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飞咻】《蜜月企划》13-14



双明星 | 同性可婚 | OOC


大势男演员×三线rapper 


这绝对不是什么正经节目

 

13.

 

    闵玧其怎么能连害羞也这么可爱。

 

    只是看着他惊觉后把脸又转向另一边,皮肤上覆着一层淡淡的粉色,不自在的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就叫金泰亨想要再出言挑逗他几句,看看他的脸色究竟还能变红成什么样。

 

    “哥如果真的买回家的话,或许后期会把这段剪辑掉的。”

 

    金泰亨贴近了闵玧其的耳朵,离着他只剩不到一公分的距离,趁着收银员结账时机器的滴滴声,呼吸都尽数洒在闵玧其的感官里。

 

    成功的让他的脸又红了一个色号。

 

    站在收银台前的工作人员是个小姑娘,这会儿虽然听不到他们的对话,却努力装作敬业又胆怯的时不时撇上他们几眼,闵玧其一贯是不愿意在大庭广众之下与人计较的,何况是无形中掌握了他的经济来源和新专辑命运的人。

 

    什么苦都吃过,为固执付出过许多代价后就变得凡事都不那么爱较真了,他抬起头瞧着金泰亨,连一点生气的意思都没有,面无表情的说:“我去外边等你吧。”

 

    谁活着还不受点儿磋磨呢,现在恐怕还在上学的孩子都知道钱难挣屎难吃的道理,闵玧其站在超市门口吹了阵夏天的热风,长出了口气,突然间就想开了。

 

    人家那么大的腕儿一天被他警告了几回都还没急眼呢,他一个站在人堆里都没人认识的还计较个什么劲儿啊。

 

    适应能力强,应该也是身处过绝境带给闵玧其最大的好处。再不顺心的事儿也能自行的雨过天晴。

 

    不到两分钟的功夫,金泰亨也拎着购物袋走出了超市凑到了闵玧其面前。比起刚才出口便叫人脸红不同,反倒小心翼翼的。“哥,你生气了?”

 

    “没有啊。”闵玧其是真的一点儿也不生气了,坦坦荡荡大大方方的接过一只购物袋提在手上,晃晃自己空着的那只手对金泰亨说:“怎么,回去的时候还牵着手?”

 

    想让金泰亨这种故意招惹他好玩儿的人觉得无聊,直接有效的办法就是配合,闵玧其为了见效快一些,更是把配合升级成了主动,问过还不等回答,就主动的牵过了金泰亨的手。

 

    画面看上去恩爱又诡异,实则闵玧其心里想的却是以后再也不和金泰亨一起出门了。

 

    另一位当事人的心情却没闵玧其的这么‘沉重’。知道闵玧其没有生气便彻底放下了心,又被突如其来的牵手搞了个受宠若惊,心安理得的一路拉着小手,在由摄像机吸引过来的路人眼光下步行回了家。

 

    “要我在旁边帮你的忙吗?”

 

    到家换了鞋,金泰亨把购物袋拿到了厨房,边一股脑往冰箱里塞,边问着身后提了另一个购物袋的闵玧其。

 

    闵玧其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他把所有用不用的着冷藏的都放进了冰箱里,僵在原地,无语的很。

 

    “那个……泰亨啊。”

 

    乍一叫金泰亨的名字还真是别扭,闵玧其实在无法忍受他这种连标签都不看就胡乱规划的作风,犹豫着开口制止了他。

 

    “你现在离开厨房乖乖等着吃饭,就算是帮我的忙了,好吗?”

 

    这是真的发自内心的柔和的商量,闵玧其想起昨晚拉着他参观房子时的一举一动就怕了金泰亨了,他可不想做个饭还要等着这位跟他家的东西重新认识一遍。

 

    “啊……好。”

 

    一百八十度大转弯的态度改变太突然了。

 

    突然的金泰亨都已经随口答应了,还没想出理由拒绝。

 

 

 

14.

 

    吃过一顿闵玧其亲手做的午饭,厨艺竟然出乎意料的不错。

 

    金泰亨的心情变得格外好,收拾完碗筷后窝在沙发里陪他各自读着一本从书架上随意挑出来的书。

 

    闵玧其是很享受这一刻的安静的,总不能未来的29天里老用睡觉来躲避交流,白天金泰亨肯消停一会儿让他撑过极其容易犯困的中午,晚上才能早睡一会儿。

 

    听着音乐读书,把身边的金泰亨当空气,不算翻书的动作看上去就跟静止画面似得,整整持续了超过一个小时,看的监控室里的工作人员都困了,依然保持原样。

 

    后来门铃响起来的时候,闵玧其是没听见的,金泰亨起身去开门的动作才引得他注意,巴巴朝着门口的方向张望了片刻,才瞧见金泰亨和他的助理拖了个大箱子进来。

 

    往返了几趟才搬运完毕,闵玧其没凑上去帮忙,助理完成任务后不多做停留直接离开,金泰亨知道闵玧其在看他也不搭腔,面对着他坐在地上,拆着最近处的箱子。

 

    “这是些什么东西?”闵玧其摘下耳机问道。

 

    金泰亨要的就是闵玧其主动开口来问,以证明或许闵玧其对他还是存在好奇心的。当即抬起头回答他道:“粉丝送到公司的礼物,你要过来陪我一起拆吗?”

 

    “哦,不用了,你自己拆吧。”

 

    闵玧其随口便是拒绝,想着别人的礼物他跟着凑什么热闹,实际却搁下了手里的书,坐在原处定定的瞧着。

 

    金泰亨的粉丝基本都是些姑娘,送的礼物大多还是透着可爱或者适合金泰亨的,闵玧其看他拿出的礼物都带着精致的包装,有些还用少女心十足的粉色信封装了亲笔信,心里不由得感叹一声小女孩儿们的心思真是细腻。

 

    “哥,你有收到过什么印象深刻的礼物吗?”

 

    不是不知道闵玧其默不作声的围观很久了,金泰亨倒是不在意什么播出分量的,纯粹为了闵玧其考虑……好吧,虽然他打心眼儿里也确实想了解这些。

 

    “我?”没料到金泰亨会突然问到这些,闵玧其惊讶一声后竟真的开始回忆起来,左右身为不比演员来的大众,细想想好像没什么粉丝给他送过礼物,要说起印象深刻的话,恐怕也只有多年前那一桩了。

 

    “我记得最清楚的应该是我送别人礼物了。”

 

    严格来讲算不上礼物,闵玧其之所以记得这么清楚,大概就是因为当时的情形,和那条对于放在以前他经济能力真的很难承担的方巾。

 

    那是他高中毕业前的一次公演,狭小简陋的场地也没引来几个人看,却是他公演以来最多的一次。他在不过半米高的舞台上,台下站在最近处的男孩儿,直直的看着他掉眼泪。

 

    “我看他哭,就把方巾解下来递给他擦眼泪。”闵玧其整个人侧身蜷在沙发里,语气懒洋洋的。“那条方巾对于那时的我来说,是真的很贵。”

 

    事后很久闵玧其想起这件事都不免觉得肉疼,但却从来都没有后悔过。

 

    有人在认认真真听他的音乐,在某一句歌词中产生共鸣甚至流泪,对于那时的闵玧其是只在梦想里出现过的,像在看不见前路的迷雾里给他亮了盏灯,让他伴着这丁点儿的希望一路撑了下去。

 

    “这么久以前的事儿你都记得这么清楚啊。”

 

    金泰亨这句并非疑问,他语调不易察觉的带着些颤音,看着闵玧其的眼神轻柔而深邃,仿佛可以化成一汪水似的。

 

    “也就只记得这一件了,我还记得那个小男孩儿穿的土里土气的,带着副眼镜,一看就是个好学生的样儿。”

 

    “那次以后我就没再见过他了,不知道他现在还会不会听我的音乐。”

 

    具体的长相早就已经模糊了,特征闵玧其也只记得最明显的,他说的起劲儿,人也不像刚才一样懒趴趴的,挺直腰身,正对上金泰亨的眼睛,莫名的一阵心悸。“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

 

    金泰亨红着眼含着泪,多感动一样,模样让闵玧其莫名的浑身不自在。

 

    表情管理在闵玧其面前永远只有失败的份儿,金泰亨清了清嗓子,收敛了情欲,很快便回复那副在闵玧其看来很不怀好意的表情。“如果他现在还喜欢你呢?”

 

    “啊?”闵玧其没想到一个人的脸还能变的这么快,愣了一下后回答道:“那我当然就要好好谢谢他了。”

 

    “就这样?”金泰亨把手里的礼物盒子按照原样放好,他啧啧两声,语气略带遗憾。“我还以为你得激动上去抱住他呢。”

 

    “………………”

 

   相处一天的经验告诉闵玧其,谁再拿金泰亨的话较真儿谁就是傻子,他笑了笑,当即同样调侃般的接了茬儿。

 

    “嗯,没准儿我还得亲他两口。”

 

 

 

 

 









评论(18)

热度(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