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请向我走来(5)

又是没什么营养的一章……


我自己都想知道到底还要写多久才能让他俩在一起……


+++++++++++


Chapter 5

朱戬早上睡眼惺忪的趴在课桌上,打算一会儿上了早自习就好好的补个眠。可是当他看到查杰的时候,瞬间就精神了。

“查杰,你咋了呀。”朱戬有些紧张的捧起查杰的脸,看着查杰嘴里的淤青和脸颊的擦伤。

“没事儿。”查杰有点儿烦躁的移开脸,把书包塞进桌斗里。

“到底咋了啊,昨天还好好的啊。”

“摔的。”

“你当我傻啊,啥姿势能摔的嘴角淤青啊。你这是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呢。说,跟谁打架了。”

“就你明白是吧。知道你还问。”查杰简直不想理他了。

“跟谁打起来了这是。”

查杰觉得朱戬不是一般的吵,索性带上耳机趴在桌子上不搭理他。

对于打架这件事,查杰很莫名其妙,因为在回宿舍的路上堵住他的,就是昨天那一伙人。并且口口声声的说他勾引自己女朋友来着。

查杰感觉这地方可能克他,跟他八个字儿里有十六个都不合。不然他以前的学校怎么没有这么多中二病。说他勾引别人女朋友。是个人都不能信。

于是,查杰一脸坦荡荡的沉默又被曲解成赤裸裸的挑衅,成功的燃起了周炎的怒火。

查杰也不是个会老老实实站在那儿让人收拾的傻逼。可到底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在这种干什么都要拉帮结派的学生时代里,打架又怎么可能只是四手就能解决的问题。所以查杰毫无疑问的挂彩了。

挂不挂彩查杰倒是没那么在乎,在查杰眼里,一场本来就不公平的战争里,没吃大亏就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事儿。

查杰趴在桌子上听着一首相当催眠的音乐,迷迷糊糊的已经快要睡着了,结果就被人扯下耳机轻轻推了一把。

“是周炎那个傻逼是吧!?他是不是找人收拾你了。”朱戬说出来的是疑问句,可语气确实十分肯定的。

查杰是真的觉得烦了,还能有谁呢。他才来这里不到一个月,除了昨天脑子进了肉饼被拐到篮球场之外,他特么还能得罪谁呢。

“说话呀,让人打傻了啊你。”

“我说你特么是不是有病,我的事儿跟你到底有什么关系啊,你能不能别烦了,还是那句话,咱俩熟么!你以后能不能受点累离我远一点儿!我谢谢你了成么!”

查杰的声音稍微有些大,在班里的同学都转过头看着他俩,刚进教室走到座位的虞祎杰状况外的站在了原地。朱戬楞在那里看着查杰烦躁的皱着眉冲他低吼。吼完之后看都不再看他一眼,把耳机塞回耳朵里用原来的姿势趴回了课桌上。

“这是咋了啊?”虞祎杰坐到座位上,回过头低声的问。

“一两句话不清楚,下了自习跟我去找一下梓淇,到时候再说吧。”虞祎杰也看的出来朱戬被吼的情绪不高,点了点头没有追问。

下了早自习,查杰依然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一看就是真的睡着了。朱戬爬上桌子,用一种相当不可描述的姿势绕过查杰爬到前排走了出去。虞祎杰有些感慨。朱戬这哪是多了个同桌,这简直是多了个祖宗。

去到熊梓淇班里的时候,熊梓淇和刘彤跟一个姑娘聊的正欢,朱戬和虞祎杰喊了好几声他俩都没听见。

“熊!梓!淇! 刘!彤!”朱戬觉得自己长这么大,也就刚出生的时候发出过这么大的声音,嗓子都要喊劈了。才终于把二位耳朵不好使的给叫出来。

“你们俩耳朵里是塞了兔子毛了是吗,我喊的我妈在家里都快听见了。”朱戬没好气儿的说。

虞祎杰点点头表示很认同。顺便朝熊梓淇和刘彤使了个眼色,可是状况外的两个人并不能领会精神。

“这是咋了啊,你俩让狼撵了啊,直接进去说不就行了么。”熊梓淇看看朱戬和虞祎杰,有些不明所以。

“是没让狼撵,可是为了防着你们班儿大母狼啊。”虞祎杰有点儿无奈,他刚也想直接进去来着,可是被朱戬给薅出来了,要不是他体重达标,这一下子估计能顺窗户甩到楼下去,可是朱戬除了说不能让穆朗听见之外就没多说一句,他至今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为何而来。

“防她干啥,她得传染病了!?不是吧?”

刘彤这句话成功换来朱戬的一记眼刀,他立刻做了一个我闭嘴的动作,然后不再说话。

“查杰让周炎给削了。”

“啥!?”

三个人异口同声的说,不可思议的表情都一致的有点儿不像话。

“具体什么情况查杰也不和我说,看这样儿也是不打算让我管,刚还冲我吼了一顿。不过百分之九十就是因为昨天你们班穆朗跟查杰说话来着,昨天跟打球的估计也是因为这个才故意找事儿。”

“那现在你是打算……削回去!?”熊梓淇试探性的问着,其实内心里早就把手刀都磨好了。

“这事儿跟你们没关系,就别给自己找麻烦了。梓淇刘彤,你俩就帮我找穆朗让她把周炎约出去就行了。一姐你就当没听见,别再查杰面前给我整露了馅儿。”

朱戬在刚才早自习的时候就已经把计划想好了,校内不方便,周炎家不近,每天都骑着一辆特别骚包的自行车,朱戬两条腿怎么着也堵不上骑车的。不然他压根儿就不打算让他们几个人知道。

“朱戬,你这是啥意思,你把查杰的事儿当你的事儿,你的事儿难道就不是我们的事儿了!?横竖都是在校外,能有什么麻烦。”熊梓淇有点气结,手刀都磨半天了,结果给他来了一句跟你没关系。

“就是啊,平常就算不对付,好歹也是井水不犯河水,见了面还能凑合着说句话,这一次他们就因为这个挑事儿,难道我们就装没看见让你自己去啊。”刘彤表示相当赞成熊梓淇的话。

“对的。”虞祎杰附议。

“可是…………”

“驳回,放学校门口集合,你就等我信儿吧,好了,无事退朝。”

熊梓淇听到朱戬开头的可是两个字就赶紧打断,然后拽着刘彤进了教室。朱戬看了看虞祎杰,虞祎杰直接把头转到一边,一副你什么都不用说我意已决我听不见的样子。

朱戬觉得自己是幸运的,每个人在十七八岁的时候都有一种特别的义气,这个年纪衣食无忧不需要朋友伸出援手救你于危难,用大人眼里浑身都散发的傻气的两肋插刀,只为了换那一句兄弟。

也许多年后回想起来,拉帮结派的去打架大概是青春期做过最傻的事情,可是你也会发现,那以后也再找不到那样直白不做作的友谊。


++++++++++++


下一章终于是有个转折了,写的心累……


大概开个外挂!?也可能不会……

毕竟人在江湖飘,有谁不挨削……


评论(8)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