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南硕】《我家傻攻是大佬》C20



*AU | 重度OOC

*当148变成14.8

*小抠门遇到小傻子


-20

金硕珍静下心来听了听,外面果然是下雨了。

也或许是早就淅淅沥沥的下着却没被人发现,这会儿开始变大了,滴滴答答的砸在玻璃上,极有可能成为入冬前最后的雨,偏偏总要赶在这种时候来下。

南俊依旧从背后抱着金硕珍,讨好似得用脸颊摩挲着他的背。金硕珍僵直了身子忍耐了一会儿,还是没忍心推开,就这样由着他抱。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这样抱着了。

从前他在清晨醒来,也总发现南俊这样抱着他,或者干脆他窝在了南俊的怀里,他老嫌弃南俊的腿毛会扎人,可每次两个人还是只穿着内裤和T恤睡觉。

大概问题就出在这里。是过于不计后果的习惯让整件事情的走向变的奇怪了。等到金硕珍意识到出了问题,却又感觉不出到底是哪里不对了。

“哥。”

南俊的声音比平常更低些,语调不像之前那么幼稚,许是因为脸埋在金硕珍的背上,说话时还带着些鼻音。

“让我收回之前的话好不好。”

“我不知道什么感情要归进哪一类,也不要变聪明,你不喜欢的事我就不会做,会乖乖听你的话,帮你的忙,不惹你生气,你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好不好?”

不变聪明,对他的喜欢被无视,永远做他的弟弟,这些只要和能不能留在他身边相比,不需要也都好。

每说完一句,南俊环住金硕珍的手臂就慢慢收紧一份,像怕他跑掉似得,束缚感让金硕珍都有些喘不过气。

他听完南俊的话,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就像是走路时不小心踩了颗钉子,偏偏他怕痛,还舍不得拔掉它。就这么陷入困境。

在雨声中静默了不多时,金硕珍拍了拍南俊箍在他腰上的手示意他松开,南俊听话的收了力,他才转过身来,与他面对面。

“南俊啊,哥不能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也没有生你的气,更不会因为任何事情就不要你,你可以犯错,可以不听话,那都是人之常情。”

“世界上没有完美无缺的人,喜欢谁讨厌谁也从来都不是活着最重要的东西,你要变得更聪明才能看到更远的地方,找回之前的记忆,做出真正的,属于你自己的判断。”

喜欢南俊吗?爱情的那种。

金硕珍伸出手抚了抚南俊凌乱贴在额头上的刘海,觉得或许是喜欢的吧。

只是他总无法随便的去接受这一份喜欢,因为南俊早晚要回归原本该有的人生,不再是这个没有身份,出不了远门,目光所及只有他和这一小块地方的傻子。

想想分离或许哪一天甚至下一秒就要到来,实在是太令人难过的事。

“那我还可以喜欢你吗?”南俊把金硕珍还在摩挲他头发的手拉过来握住,比任何情况都要正经的问道:“就算是哪天回到原来的生活也不会改变,随便你要不要相信的喜欢。”

“我相信你的。”

金硕珍柔和的笑笑,也许别人的或善意或恶意的欺骗过他,但他无条件的相信南俊不会,从眼神就看的出来的不会。

盲目的纠结些目前解决不了的问题只是在浪费时间,金硕珍认为有些混乱的,搞不清状况的,还是要放到头脑冷静下来再去解决,索性暂时不去想他,淡淡的对南俊说。“睡吧。”

南俊刚讲过自己要听话,不惹金硕珍生气。他乖乖的点点头闭上眼,金硕珍也转了个身,再次背对着南俊。

窗外的雨还在下着,淅淅沥沥却整夜不停,两个人各怀着差不多的心思,谁都没能睡得着。直到定时的闹钟响起,迎来反复的一天。

天一亮起来,昨夜好容易缓解不少的尴尬再次卷土重来,沉默着起床洗漱,金硕珍去厨房准备了早餐,突然谁都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全程安静的坐在餐桌前吃完。

按原来的习惯,雨天通常都是不营业的,可气氛实在是冷的可怕,金硕珍等到了接近八点于还不停,干脆换了外出的衣服打算出门。

“我去店里一趟,你留在家里,如果到了中午雨还不停我就会回来了。”

刚好借着雨的由头,金硕珍没让南俊跟着去店里,南俊心里清楚金硕珍这样是为了什么,一言不发的递了伞,站在客厅的窗前看着远处他撑伞离开的背影。

整条街都冷冷清清的,金硕珍到了店里直接坐在了靠窗的位置,拿出手机给不是周末不会来工作的田柾国打了个电话叫他过来。

田柾国的学校离这里不远,金硕珍特意的给他准备了一杯热奶茶,等了不多时,田柾国便撑着伞一路小跑进了店。

“哥,你叫我来到底有什么事啊。”

田柾国脱掉淋湿了肩头的外套坐在金硕珍对面,用搅动着面前的奶茶杯,见金硕珍久不开口,忍不住先问道。

“那个,你觉得……现在应不应该多教南俊一些别的东西?”金硕珍支支吾吾的,短短一句话竟停顿了几次。

也实在是没其他人可以帮他出出主意,闵玧其又太容易看穿别人的心思,甚至还能猜得出发生了什么,怎么说田柾国都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南俊哥?”田柾国不能理解金硕珍着急的把自己叫过来就是这种原因,但还是认真的回答了他。“南俊哥现在会的已经很多了啊,没有什么特别需要教得了吧。”

奶茶里不知道被金硕珍失神放了多少的粉圆进去,满满当当占了半杯,田柾国喝了一口居然堵住了吸管,抬头再看一眼金硕珍满脸复杂的表情,更加疑惑起来。

“你到底想说什么啊,要教南俊哥什么?”

“就是……性,性教育。”

“你说啥!?”

田柾国本是不着急知道答案的,他正想着要不要拿个托盘把过多的粉圆挑出来,金硕珍就在这时犹豫的说出了想法,语出惊人到田柾国的表情比听到明天会有大地震还难以置信。

“你这神奇的想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田柾国从金硕珍刚刚的话里缓了一会儿才想起来反应,依旧是理解无能,玩笑般说道:“那个也得身边有女人再说吧,都是些男的,教给他……有用吗?”

“………………”

要是有个女的那就不用着急了。

金硕珍扶额叹了口气,后悔自己开始为什么没找闵玧其来问。

此时的闵玧其正在浴室准备洗漱,莫名其妙的打了个喷嚏,倒也不会疑惑是不是有人在念叨他,揉了揉鼻子继续刷牙。

门铃声响起,闵玧其含着牙膏沫子撇撇嘴,想也知道肯定是对面的那哥俩,直接咬着牙刷去开了门。

“玧其哥,你在什么感情下才会想吻一个人?”

门刚一开,南俊站在门口迫不及待的先问了出来,透过眼神都看得出他很着急的想要听听闵玧其的回答。

“啊!?”

闵玧其睁大了眼,震惊的差一点儿没把嘴里的牙膏咽下去。
























评论(7)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