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飞咻】《蜜月企划》7-8



双明星 | 同性可婚 | OOC

大势男演员×三线rapper

这绝对不是什么正经节目


7.

一开始说完帮忙收拾盘子的人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

金泰亨送走摄像大哥后默默的收拾好一切才回到卧室,将房间的灯关的只剩床头那一盏,空调的温度也调高了几度,接下来完成和闵玧其一模一样的睡前准备,顶着同样半干的头发上了床。

估计明早的摄像机会拍到他们两个人竖起的好几撮呆毛吧。

金泰亨刻意又不算明显的躺在离贴着边缘的闵玧其不远的地方,侧着身和他面对面,手半撑着头,不去关闭床头的灯,直直瞧着睡熟了的闵玧其的脸。

要是没有一个月作为期限,往后的日子里都是如此就好了。最好在他每次回家时都在卧室留一盏灯,闵玧其已经窝在被子里睡着了,他一定要裹着室外的风走近他,在他紧闭的眼上亲上一口。

他也许会被这个动作惊醒,也只是朦朦胧胧的睁开眼,带着鼻音笑着说上一句,你回来啦。

想象出来的画面似乎在金泰亨眼中太过美好了,等他回过神,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了闵玧其的额前。他向后退了退指尖,暖黄色的灯光映在闵玧其脸上,像极了一只慵懒到毫无防备的猫。

柔光覆在闵玧其身上的温暖像迫使着金泰亨往前似得,指尖不受控般落在他的眼角,轻轻的撩拨了几下他的睫毛。

睡梦中的闵玧其皱了皱眉睁开了眼,毫无焦距的眼神眨巴了两下又闭上,发出了一声不满的闷哼,翻了个身。

他躺的实在太靠近边缘了,金泰亨在这一秒除了怕他会掉下床之外什么都没想,一只手圈住他的腰,趁着他翻身到一半将他往里带了带。

这样都没能吵醒他。

金泰亨对着离自己比刚才近了许多的闵玧其的后脑勺,凑近些还可以闻到和他同一品牌的洗发水的香味,挂着笑意用口型说了句晚安,关上了灯。

闵玧其搬家的次数多了,养成了在哪里都能睡的着从不认床的好习惯,加上金泰亨家的床要比普通的床睡着舒服很多,这一觉睡过去就直接到了天亮。

今天上午还要去完成宣传照的拍摄,金泰亨先起了床,贴心的给闵玧其的牙刷上挤好牙膏搁在杯子上,拉开窗帘,打算叫醒还在埋头睡觉的闵玧其。

“哥,起床了,等一下我们还要出门。”

金泰亨把蒙在闵玧其头上的被子拉开,完全遵从本心的贴近,抵着他的额头,小声的叫他起床。

如果没有这些碍眼的摄像机,闵玧其又赖床不肯睁眼,那我一定会用咬住他的嘴唇的方式扰醒他的好梦。

金泰亨盯住近在咫尺的闵玧其的嘴,这样想着。遗憾的是摄像机都在,闵玧其也在他抵住他额头时就立刻醒了过来,往旁边侧了侧头躲开了他。

这孩子别是演戏演疯了吧。

闵玧其睁开眼看着金泰亨几乎紧贴着他的脸,深棕色的瞳仁儿里映着他的模样,强力克制着没有在惊讶下爆一句粗口。

“快点起床吧,我们等下要去摄影棚。”

金泰亨保持着原姿势没动,脸上挂着理所当然的笑,看在闵玧其眼里却成了故意挑衅一般,让他有了必须要教育教育这位大明星的念头。

闵玧其还了个半眯着眼的假笑,昨天还被金泰亨牵过手参观房子的事也一并想了起来,他半撑起身,张开双臂一下子环住了金泰亨的脖子。

在画面上看上去应该显得自然又恩爱,演技满分。实际上做了什么只有另一位当事人金泰亨才知道。

他贴着金泰亨的耳朵,用不易被捕捉到的气音和金泰亨说。

“小子,你再这样信不信我一拳把你钉在墙上抠都抠不下来。”



8.

闵玧其压低了声线来说话听上去是十分挑衅的,对大部分人来讲都具有一定的威慑力。

可唯独这一次,本来就碍于节目的原因不好发火,偏偏还赶上个不吃他这一套的,金泰亨听完他的话后偏过头看着他,不到两秒就露出个比方才更灿烂的笑来。

“好啊。”金泰亨说。

不等闵玧其反应过来这是答应了还是怎样,金泰亨就扶住了他的背,借着他还环着自己脖子的力,另一只手拖住他的屁股,直接把他从床上抱了起来。

闵玧其长大还是第一次被个大男人这样抱着,起身的瞬间便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瞪着金泰亨,等他想到要挣脱也已经为时已晚。

“哥最好配合一点,这可是节目需要。”

金泰亨用刚才闵玧其警告他的方式,贴在他耳边轻声反击了回去。说话的功夫几步就走到了浴室门口,趁闵玧其还忍着没有一拳砸在他的脸上,把人放了下来。

“现在还有什么需要我帮你的吗?”

金泰亨靠在门口,万一刚才那一段就刚刚好的被放进正式节目里了,那他这么一说,看上去就像刚才闵玧其要求他抱过来的似得。

天天面对镜头的人可真是难对付。

闵玧其在心里叹了口气,知道这次自己算是输了,刚提起来的斗志瞬间被金泰亨给的熊抱磨去了大半,有气无力的回答道:“不用了。”

这算是哪门子的节目需要?电视台怎么会允许有这种节目需要的节目过审?现在才过了一个晚上,一个月到底要怎么熬?

闵玧其边刷牙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别提多后悔签下这份合约,现在还要为了神他妈的节目需要和自己的专辑而忍辱负重。挣钱真的是太他妈的难了。

无声的吐槽从洗漱时吐槽到洗漱完,又持续到他从金泰亨的衣柜里找出掺杂在里面的自己的衣服换好走出卧室,看见金泰亨坐在客厅沙发上才停下。

“节目的编导等一下会过来,我刚刚点了外卖,也需要等一会儿才能吃到早餐。”

“………………”

外卖竟然从早餐就开始了?

闵玧其之前一向睡到中午,没有吃早餐这个说法,可不复杂的东西也要靠外卖来解决,还是忍不住暗自腹诽,表面上却点了点头,坐在金泰亨斜对面的沙发上。

过了大概一刻钟,编导来的要比外卖早,打算做个第一晚相处的才放,然后出发去摄影棚。

录制拜访的背景干脆直接设立在客厅,且必须要隔开两个人来确保所谓的真实性,头一个问题就是你对伴侣的印象怎么样。

金泰亨回答时毫不犹豫的夸奖,极为真诚的说:“我觉得哥挺好的,到处都挺好的。”

说完还对着镜头幼稚的比了个赞。

再轮到闵玧其回答便解散相反,他思索了半天,结合了金泰亨对他的全部表现,最终还是决定实话实说。

“我觉得他……有点儿闹心。”























评论(8)

热度(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