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飞咻】《蜜月企划》3-4



双明星| 同性可婚 | OOC

大势男演员×三线rapper

这绝对不是什么正经节目


-3

因为每组cp都要在先导片里占一些分量,所以录制的时间不算太长。

闵玧其顶着一张迟到来不及化妆的纯天然素颜,用看上去就没睡醒的状态,拼命精神抖擞的接受完各种提问,在结束时脑袋里近乎无念无想,只剩下一个字:困。困到恨不得躺到现在踩着的地毯上睡着的那种困。

好不容易撑到所有工作人员包括金泰亨都逐个感谢完,闵玧其感觉自己就还剩下半条命,鬼魂似得跟在经纪人身后。

与闵玧其形成明显对比的,经纪人的表情全是板上钉钉的喜悦,先导片都录完了,双重保险,拿着车钥匙走在前头,嘴里还情不自禁的哼着小曲。

“前辈!”

有些不顾形象的喊声伴着皮鞋快步敲击地板发出的咔哒声在闵玧其身后响起,闵玧其立刻垮下了肩,除了初次见面的金泰亨先生之外,恐怕没人会在电视台的大楼里叫他前辈了。

闵玧其转过身,看着这位一线的明星一路小跑着到他面前,他微微的勾勾嘴角,挑眉问道:“你还有什么事吗?”

“其实也没什么事。”金泰亨在离闵玧其三步之外的地方站定,完全不理会旁边还有两位经纪人杵在那里。“明天你就要搬到我家里去住了,想问你有什么特殊的生活习惯和要求吗?”

“………………”

这突如其来的体贴入微还真是让人猝不及防。

闵玧其庆幸自己一旦接受了某种设定之后特别就容易适应的性格,对这位大明星的问题给出了发自内心的回答。“我没有任何的要求,有地方睡觉就行了。”

毕竟他现在能想到的也只有睡觉。

“好。”金泰亨闻言笑了笑,像是早就料到他会这样说似得,本身高冷的面孔透出些可爱的稚气,连低沉沉的声线都显得甜了几分。“那我就在家等着前辈过去了。”

约定好的时间在明天傍晚,闵玧其点点头,由经纪人恭顺的再倒一次别,边往门口走边快速计划着回去睡到半夜,然后尽量找找灵感把做了一半的曲子完成,花上十分钟收拾行李,最后再出发。

金泰亨跟着出了电视台,幸好节目还非公开,没什么粉丝得到消息追过,他光明正大的站在那儿,看着闵玧其转弯进了停车场。

“已经都走远了,上车吧祖宗。”

金泰亨的咖位可不是需要经纪人代理司机,还要自己走去停车场的,才不过一分钟的功夫车已经候在了门口,经纪人拉开车门,话里有话的等着他上车。

“我真是搞不懂你为什么要上这种节目?你缺热度吗?”经纪人上了车嘴也不闲着,这几句话从签约那天起抱怨到现在。“到时候一捆绑,我看你怎么拆。”

“你非要坚持的话,找个有人气的人不行吗?找一个听都没听过的人,我要是告诉你的粉丝她偶像也是个追星追坏了脑子的,怕不是要来个大型脱粉现场。”

经纪人作为一个三十出头的男人,罗里吧嗦的讲些饭圈词汇实在太过违和,可奈何金泰亨怎么说都是无所谓的模样,难免的生气。

“你看看那位的经纪人,刚才一直坐在我旁边,高兴的嘴都快咧到耳朵根儿了,你知道我心情么!我心里苦!”

“要捆绑就捆绑一辈子吧,如果以后说起闵玧其就能想到金泰亨最好了。”

金泰亨这时才稍显疲惫,他靠在椅背上闭上眼,语气带着不耐烦,打断了经纪人没完没了的抱怨。

别人或许不知道,金泰亨也懒得解释。一定要讨论出是谁成就了谁的话,他也只能说。

没有闵玧其就没有今天的金泰亨了。



4.

隔天傍晚,闵玧其拎着一个小号且还没装什么东西的行李箱,真的趁着天还差一点点就黑透了的时候,如约而至。

就在下午三点左右,一年都见不到几次面的公司社长大人突然叫他去语重心长的谈了话,字里行间慷慨激昂全是鼓励,放着光的一双眼睛表达着他对这个节目到底有多么重视。

“你好像很久都没发专辑了吧,等这次录完节目回来,也该准备一下了啊。”

“………………”

社长大人一句话就戳中了闵玧其的命门,上次发专辑好像都是上辈子的事儿了,这期间他写了几百首歌存着,机会实在是诱人的不行。

闵玧其就冒着自己要好好表现才能出专辑的风险,压力山大的出了门,摄制组从上车就一路开始跟拍,生活都被全程监视的感觉他暂时还无法适应,一直到进入看地界就贵的吓死人的高级公寓都显得拘谨的很。

暗响门铃的手是十分机械化的,只响了一声就快速的开了门,门内没有开灯,只有还没落尽的太阳透进去的一点点亮。

金泰亨穿着居家服光脚站在门口,看起来等了他很久的样子。一手接过他的行李箱,挂着笑淡淡的说道:“你来啦。”

看上去仿佛闵玧其之前出了一趟远门,等到了归来这天他便迎着,甚至弯下腰替他摆正了拖鞋,一切都自然的可怕。

闵玧其惊愕于眼下的场景和出乎意料的快速为他敞开的家门,原地怔愣了几秒后被天花板上安装好的摄像机划过轨道的声音拉回了神智,也错过了回应金泰亨的最好时机,只能一言不发的跟在他身后进了门。

“光明正大的告诉你哦,我准备了惊喜给你。”

走过透不进光线的门厅,金泰亨先把行李箱靠墙放到了一边,拉着闵玧其的手腕带他到了客厅沙发前坐好,茶几上只摆了一个装饰特别简单的蛋糕,看上去怎么也算不上惊喜。

跟拍过来的摄像还兢兢业业的扛着机器,找了个好的角度拍摄着,金泰亨坐在对面的地板上,拿起一旁烟火棒制成的蜡烛插在蛋糕上,实际上他是在脑子里构想过无数种惊喜的,可加到闵玧其身上之后总觉得他不会喜欢,干脆通通作废,只满足自己私心的想要追求些小小的仪式感。

“虽然说起来好像只是合作的关系,但毕竟未来你要跟我一起生活,所以这就算是全世界最简单的婚礼了?”

金泰亨说到了未来,刻意避开期限只有短短一个月的同时点燃了蜡烛,明黄色的焰火渐渐地升上来,映的聚光灯下那张棱角分明的脸柔和了许多,趁着逐渐上升的光亮看着不知是冷静还是又在出神的闵玧其,眼神和语调都温柔至极。

他说:“新婚快乐。”

金泰亨能火起来真的不是没有原因的,闵玧其面无表情与他对视的时候这样想着。

不单是长着一张好看的脸,连演技都能逼真成这样,如果不是到处都有摄像机在提醒着,闵玧其感觉自己没准儿真的就相信了。

这场景像极了寒冬中撑着最后一口气点燃火柴的小女孩,只不过不清楚此刻的火光一熄灭,清醒的是他和他哪一个建筑多年的梦想。

“嗯,新婚快乐。”

烟火棒还没燃尽,闵玧其对金泰亨笑着,同样的话也还给他来听。

当做是敬业吧,闵玧其这样告诉自己。




















评论(5)

热度(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