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南硕】《我家傻攻是大佬》C16



*AU | 重度OOC

*当148变成14.8

*小抠门遇到小傻子


-16

我确定三个字说出来容易,可其中包括的决心连闵玧其调查了一整个下午的努力直接变得不值一提。金硕珍在未来的某日里回忆起来,也觉得自己有那么一点儿疯逼。

车在小区的停车位停下,一路无话的走进走廊爬上了楼,金硕珍在闵玧其已经拧开门锁之前开口,带着几分请求似得和他商量:“南俊的事儿,既然你查不到什么的话就放弃吧。”

“他现在离开我会害怕,所以我想自私这么一次。”

在金硕珍的记忆里,自己是从没说过这种肉麻又煽情的话的。

或许在小男孩时代幻想过对着自己未来的妻子说些中二又幼稚的甜言蜜语,然后过上幸福快乐的小日子。总之无论怎样都不应该在没几年就奔三的年纪,为一个才收留不久的傻子说的。

金硕珍不好意思的低下头,不敢直视闵玧其回身看着他的眼神,甚至夸张到耳根到脖子都红了一大片,生怕向来现实的闵玧其又说出什么打击他的话来。

“嗯。”闵玧其也是头一次见外表大咧咧又好脾气的金硕珍有这种表现,再加上旁边一直抱着个大水瓶子看着他的南俊,本来就没打算拒绝的内心更是打击的话都说不出来了,无力的继续说道:“本来我也没那么多时间。”

这意思基本等于你随便吧我以后不管了,金硕珍暗自松了口气,仰起脸刚想要道声谢,闵玧其就赶紧摆摆手示意他免了吧,接着走进房间带上了门。

明明就帮了忙却还怕别人和他道谢,金硕珍对闵玧其的性格也已经很能习惯了,无奈的摇摇头,拿出钥匙开门带南俊回家。

打开那盏因为年头久而不算特别明亮的灯,偏暗的光线和整晚至今一言未发的南俊都让世界观稍有崩塌又快速重建的金硕珍有些迷之尴尬。

南俊跟在金硕珍换了鞋,顺手把怎样都没忘记拿回来的水杯放在餐桌上,两个人并排坐在不大的沙发上,一个挺直腰做的笔直,一个弯腰若有所思的抠着自己的手指甲,周边安静的呼吸声都听的见。

如果想指望着南俊先讲话是不太可能了,金硕珍想也知道今天的话里他听懂了多少,最后只能自己先打破沉默:“南俊啊,跟哥说一说,我们今天去动物园都看见什么了?”

金硕珍一双温柔的眼睛笑的半眯着,无论是语调还是面部表情都像压根儿没发生过什么一样。南俊暂时放过他的指甲抬头瞧了瞧金硕珍,不带什么表情的脸却是委屈的模样,轻轻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你怎么了?”这个问题明显是明知故问,金硕珍想尽量的掩盖心虚,但还是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我……我再也不喜欢玧其哥哥了。”南俊的声音闷闷的,含糊的吐字完全能听出他不满的抱怨。

“啊?”

这是什么没头没尾的话?金硕珍没想到居然会有这样的开展,心虚和尴尬通通抛到了一边,疑惑道:“为什么不喜欢玧其哥哥了?”

“因为他和你说,想让你不要我了。”

“………………”

南俊本来一开始是不怎么喜欢闵玧其的,看着凶巴巴的,现在好不容易喜欢了一点,又经过刚才那一出儿,好感度快速的一夜回到解放前。

“你不能这样想知道么。”

金硕珍听到南俊认真的言论后无力的靠在沙发上,觉得自己还要替闵玧其来挽回印象实在是令人头大,可到底低头不见抬头见,关系又确确实实不算差,只能跟自家还是缺逆向思维那根筋的南俊耐心的解释。

“他没有说过让我不要你呀,而且你想啊,玧其哥哥平时对你多好呀……”

是挺好的……吧,金硕珍停顿了一下,结合闵玧其一贯外冷内热的待人接物,似乎对捡来的南俊真的已经不算太差,这才充满自信的说下去。

“我不在的时候他还会陪你说话,送你礼物,还教你写字,带你去吃饭。他也没说过让我不要你了呀。”

“而且……你放心,哥不会不要你的。”

金硕珍把闵玧其对南俊好的地方都总结一遍,最后也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的为什么突然要来一句类似保证的话,倒是一直兴趣缺缺还耐心听讲的南俊听了才打起精神,像得了啥宝贝似得冲他哥来了个大傻笑。

“所,所以,你不能讨厌玧其哥哥,知道吗?”

“知道了!”

这是金硕珍转移话题最生硬的一次,好在身边没有其他人看见,唯一的当事人南俊顾不上喜欢不喜欢闵玧其这种无关紧要的话题,随口应了声,满脑子想的全都是我哥怎么这么好,他怎么这么温柔……

南俊脸上的笑容就是雨过天晴的标志,今天这段插曲算是彻底过去了,金硕珍做完善后安抚的工作垮下肩膀放松下来,这时才发现自己身心俱疲。

抬头看一眼墙上的挂钟,不过十点过五分,按理来说正是每晚的例行学习时间,可以金硕珍现在一点劲儿也提不起了,拍拍南俊的肩对他说:“洗洗睡吧。”

一整天的累腿又累心换回了一夜无梦的好眠。

拖了睡得早的福,闹钟还没来得及响,金硕珍就已经睁开了眼,伸个神清气爽的懒腰后翻身面对着跟他一样睡醒了但依然半眯着眼的南俊。

习惯这玩意儿也是无意识中培养出来的。

好比金硕珍此刻相当顺手的掀开南俊充当睡衣的t恤下摆,在找不出赘肉的小腹上掠过,握住肚脐周围仅有的可以捏起来的肉轻轻捏上两下,惹着南俊发笑闪躲,新的一天才算正式开始了。

为了节省时间,金硕珍和南俊习惯了一起挤在卫生间里刷牙洗脸,低下头捧水时数不清多少次撞到对方的头,然后抹去脸上的水,揉着自己的脑袋。

金硕珍先看着南俊笑,南俊找不到笑点,只知道他哥开心他就开心,也陪着他一起笑,等到笑够了走出卫生间,换好衣服出门。

小区门口有个比金硕珍来这里要早很多年的早点摊子,金硕珍出门太早,慢慢习惯了在这儿买一杯豆浆,如今再加上南俊的一份,摊主习惯给这位来的最早而且健谈的客人多加上两勺糖。

金硕珍每次都要道谢,然后拿着这杯豆浆,跟南俊刚好喝完这一路,把一次性的塑料杯丢进店门口每天环卫阿姨都会清干净的垃圾桶里,打开那扇锈到闹心的卷帘门。

日复一日,平淡到无聊,不过还好,他们都习惯了。















评论(5)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