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飞咻】《动荡》C26



*OOC×一个亿

*黑道继承人和他的导师

*小奶狗变身小狼狗的全过程


-26

“金家的产业还不能满足你吗?”

郑号锡很快适应了刺骨的海风,背对大海靠在栏杆上,对金泰亨的举动仍是不解。

“你是教过我的。”还不到说明用意的时候,金泰亨含糊其辞道:“所以你一定知道我想要的根本就不是金家。”

金泰亨声音不大,又被吹散在风里,身边的郑号锡却听的清清楚楚,只得摇头无语的笑,根据以往的经验选择不再追问。

傍晚落日的余晖自西打在金泰亨的侧脸上,映的轮廓更为清晰,郑号锡就这么歪着头瞧着,总觉着这个金泰亨与过去是不一样的,年少时迷茫,成长时无畏,如今倒也彻底长成个男人了,可总觉得缺了些什么,自成一道屏障。

“回去吧,不然十二点之前到不了家了。”金泰亨松开栏杆向后靠了一步,似是欣赏够了这片汹涌无趣的大海。

“来都来了,你不去看看你妈?”郑号锡跟着站直,这次外出耗费了几小时的车程,买了栋房子后才两小时不到就要回去,简直莫名其妙。

“有什么好看的。”金泰亨不等郑号锡一起离开天台,先行一步,稍微提高音量道:“她有她自己的生活。”

“我也有自己该解决的事情要做。”

后半句出口时金泰亨已经走远了,彻底的吹散在风里。是他说给自己听的。

这栋即将变成民宿的房子刚刚换了主人,但依旧没染上几分人气就匆匆落了锁,装了合约书的文件袋由郑号锡收着,连钥匙也一并装在里面。

来时车一路由他开着,这次金泰亨主动走到驾驶的位置,郑号锡乐得休息,二话不说打开副驾驶的车门。

此时透过玻璃的反光正好能瞧见斜对面的房子一侧有人站着,好像早有预谋,怕暴露似得赶快缩回了墙边,古怪的很。

郑号锡停顿了至多三秒的功夫,随即跨进了车内关上门,虽然有车窗隔热膜的遮挡也只用余光瞥向那边,不消片刻对方果然再次冒了个头,自言自语着,多半戴了对讲机,不知跟什么人正在汇报情况。

踩在刀尖上生存的人自然对身边的一切都持有警惕性的,直觉告诉郑号锡那男人百分之百有问题,其目标绝对是冲着他们来的。

“反正路上要走很久,你可以先睡一会儿。”

金泰亨先一步上车,明知郑号锡行为反常却装作毫无察觉的发动了车,这般好心提醒放在往常,更是少有的事。

无需多言,郑号锡心下已经大概猜出了前因后果,不过不敢轻易笃定,犹豫后选择不动声色,当真靠在座椅上闭上眼,淡淡道:“那就辛苦你了。”

从不在预感中一定会发生的事前做无用功,郑号锡和金泰亨都在闵玧其身边受过类似的教育,行事方法虽略有不同,到大致方向如出一辙,很容易达成无声的默契,金泰亨神色如常的松开手刹,驾驶着汽车离开了海岸。

冬日天短,等到了高速路的路口天都黑透了,来往车辆的远光灯十分刺眼,金泰亨保持着精神的高度集中,一旁的郑号锡始终紧闭着眼假寐,实际思维却在快速的运转,把全部可能会发生的状况与应对方式都慎重的考虑了一个遍。

金泰亨昨天交待过他不要把此行告诉任何人,车子也不是他常开的那辆,来前郑号锡没顾上多想,理所当然认为这趟出行是保密的,可眼下突然有人跟踪,郑号锡忽觉自己竟是大意了。

虽然金泰亨目前根基尚且不稳,但绝不至于到想隐瞒一次出行都做不到的份上,除了故意为之,郑号锡实在想不出其他更好的解释。

以一已之身做诱饵铲除隐患,这种做法未免太草率太冒险了点。

郑号锡自进入金氏的内部之后,常年里枪都是不离身的,这次当然也不例外,能做的只有盼着最好安然无恙,退而求其次也希望金泰亨如他所想,真的做好了万全准备。

思绪至此,郑号锡靠近腰侧枪夹的手也不自觉的握紧了几分,金泰亨在这时放慢了车速腾出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

“前面的路段出了车祸,过不去了。”

郑号锡抬眼看向前方,两辆相撞过后的大卡车正横在路上,堵的严严实实,警察正在忙碌的疏通交通,把车辆往旁边下高速的匝道口引领。

郑号锡看了看路标,心猛的一惊,唯一能同行的路通向的市区居然恰好是崔成元躲避出的岳父家的地盘,加上偏偏在这个路口发生了严重的意外,恐怕不仅仅是巧合这么简单。

再无其他选择,金泰亨倒一如既往的冷静,顺着交警指挥的方向,在鸣笛声的催促下,调转方向驶了过去。

下了高速不多时就进去了市内,虽不到中心也遇得见行人。郑号锡不敢放松,专注的盯着后视镜,不知是不是错觉,每过十字口便有一辆黑色的轿车跟上,片刻就集了四五辆。

接连又过了几个路口,身后统一的车辆从各个路口涌来,越集越多,多到哪怕寻常人都能发现的程度,金泰亨依然不为所动,十分熟悉这座城市般,不借助导航便能朝着人口密集的地方开过去。

事情的走向渐渐超出了郑号锡的预想,往最坏的方向发展,终是忍不住了,声音冰冷的开了口:“到现在你还是不打算主动给我一个解释吗?”

金泰亨闻言只是一笑,笑郑号锡能等到现在才开口当真不易,只可惜他本意本就没想过要继续隐瞒,随即坦诚道:“我的解释,应该跟你想出来的状况没什么两样。”

果然!

郑号锡连被蒙在鼓里的气愤都顾不上发泄,只死死的瞪着金泰亨,恨不能一拳砸在这个莽撞又冲动的人的脸上。

“但是有一部分还是和你想象的有出入的。”

后面的人还在保持距离穷追不舍,被金泰亨全然无视,他单手握着方向盘,拿出一支烟点燃,甚至不忘打开一截窗子用来透气。

“消息是我故意放出去的,目的也达成了,不过我不需要你陪我一起,等一下再过两个路口就是这里最热闹的广场,你在那里下车,有人会接应你,那些都是金南俊的人,你可以放心跟着他们。”

“你不用说任何话来反驳我的做法,你的任务只是平安无事的回到锦瑟。”

金泰亨说着用夹着烟的手从车顶放置CD的夹层里又拿出一份文件袋,丢到郑号锡的腿上。

“把这个和刚才房产证明全都交给闵玧其。”

“至于我接下来会做什么,你现在没必要知道。”














评论(5)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