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南硕】《我家傻攻是大佬》C12



*AU | 重度OOC

*当148变成14.8

*小抠门遇到小傻子


-12

托了一场大雨的福,隔天的天气通过手机里的预报来看,温度适宜,在夏季里出门最合适不过。

当然,这些都不足以让金硕珍丢下生意带南俊出去玩儿。

最主要因为这天是万众期待的周六,是田柾国要为了挣金硕珍给的那仨瓜俩枣儿来工作的日子。

南俊跟着早出晚归的金硕珍养成了很好的作息习惯,每天五点钟起床,简单吃过早饭,跟小区里起早遛鸟儿的大爷们踩着一个点儿出门。

街上人少到过马路连车都不用看,到了店门口合力拉开那扇锈迹斑斑的卷帘门,金硕珍换衣服进工作间,南俊拿着一块洗干净的抹布,干些尽可能不会添乱的活。

日复一日实在枯燥,金硕珍觉着一天过下来也就晚上盘点时最快乐,对比下南俊倒显得容易满足,只要跟他哥身边儿待着,干什么都成,毫无抱怨。

田柾国照例七点钟骑着他那辆自认为贼拉风的自行车来上班,近期的相处让他和南俊已经熟的很,简单打个招呼后就开始各忙各的。

整个上午有条不紊的过去,直到午饭时间三个人才好容易聚到了一起,外头的天依旧是夏天里算得上凉快的,金硕珍犹豫了半天,饭吃了个差不离后才试探着开口。

“柾国啊。”金硕珍心里骂了无数遍自己哪里还有个老板的样子,语气却依然透着怂巴巴的劲儿。“等会儿三四点钟吧,我得带南俊出去一趟。”

“哥说要带我去动物园看大老……”

南俊对于下午的外出表现的十分兴奋,急忙想跟田柾国显摆一把,可没说完就被旁边的金硕珍一个眼疾手快捂住了嘴巴。

傻玩意儿怎么什么都往外说,这显得他多不务正业啊,丢下店不管,两个大男人逛什么动物园……

金硕珍把千言万语都汇聚成一个眼神,稍微恶狠狠的瞪着南俊,南俊看完领会了意图,被蒙住了嘴只能点头示意。

再瞧从头至尾连句话都没说的另一位重要当事人田柾国,只抬头看了看对面两位,淡然的把最后一口饭吃完,搁下筷子,什么都没说。

“你要是……可以关了店跟我们一起去。”金硕珍这句话中的真心实意度很有可能不到百分之五十。

“算了吧。”田柾国摆摆手,拒绝的特别干脆,完全不想加入他们的活动,变成三个大男人傻了吧唧的逛动物园。“你这回晚上盘点之前记得回来就行,不然我就携款潜逃了。”

得到了手下务工人员的迷之批准,金硕珍也迷之松了口气,过后想想还是感觉自己的脾气也忒好了点,这么天经地义的事儿都能被他弄得像欠人家什么似得,周围明明铺天盖地的全是弟弟,而他却活的一点儿不像个哥哥。

唯一好在稍微四舍五入一下,每天过得还是挺开心的。

金硕珍只抱怨了一小小会儿就不再有这种想法,又在店里晃到下午的四点左右,本来就不强烈的太阳更没有中午那阵大了,收拾收拾打算带着南俊一块儿出门。

但凡能称的上是一景儿的地方,连矿泉水都得坐地起价卖的死贵,金硕珍可说什么也不乐意花那个冤枉钱,临走特意从店里弄了一大瓶子鲜榨橙汁。

根据分量比平时卖的比例里多加了颗橙子,打眼一瞧全是果粒,齁沉的交给南俊抱着,出街口儿直接坐上了去动物园的公交车。

这个点儿既没有抢特价商品的阿姨,也没有补习班下课的学生,更没有周末还要加班满脸丧气的上班族,车厢大半空着,金硕珍和南俊自然有了座位。

除了上次莫名其妙被弄去医院检查了个遍之外,南俊还是头回真正意义上的出门,在靠窗的位置上,跟没遇见金硕珍以前的日子里就没见过世面一样,看什么都觉得新鲜。

“看,那个是小汽车!”

“嗯,对。”

“那个是自行车!”

“没错。”

“这个是大厦,那里还有只小狗……”

“我们南俊可真棒。”

自家的屎尿孩子怎么都是香的,南俊一路把认识的东西通通说了个遍,金硕珍全程应着,时不时还夸上两句,一点也不在乎车里其他乘客看这俩大老爷们儿的眼神像在围观活体智障。

分的清大厦和小狗,却不知道大老虎和小兔子到底是不是一样大,金硕珍夸奖的同时保持着残存的理智,对南俊忽高忽低的智商无语的不行。

动物园作为公交车的终点站,到达时除了他们和司机就没别人了,下车后金硕珍在门口买了票,拿着份园内的地图,通过七拐八拐进去的安检口,顺利进到了动物园里头。

周末带着孩子来玩的家长不少,各种吸引孩子的小摊位上就七七八八的站着许多人排队,南俊抱着那一大瓶橙汁跟着金硕珍,好奇的眼睛四下张望,还没等看见动物,就被一个摊位吸引的迈不开步。

时刻留意南俊的金硕珍自然发现了异常,他停下脚步朝南俊愣神的方向看过去,一个家长正领着个至多四五岁的小孩子从围着人的摊位前挤出来,孩子的手里还拿了个接近他半个人高的棉花糖。

“你想要那个?”

金硕珍突然的问话让南俊回神,就算表情出卖了一切,却摇头不肯承认自己想要。

“哥问你一个问题,那个棉花糖要十五块钱才能买的到,那现在我有二十块钱,他应该找给你多少钱才对?答对了我就把这二十块钱给你。”

金硕珍见南俊那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就不指望他能亲口承认,索性换了个方式,从钱包里拿出二十块钱,变成奖励性质的提问。

“五,五块。”南俊停顿不过三秒以后果断的回答。

“行啊,十以外的加减法你都会算了。”金硕珍虽然对南俊抱有绝对的信心,但听到他真的答上来还是难免有些惊讶。“这钱给你了,拿去买糖吧。我就在这儿等你。”

奖励制度确实让从没开口跟金硕珍要过什么的南俊心安理得了不少,他接过钱,把怀里的橙汁给金硕珍,一个人壮着胆子去了对面棉花糖的摊位。

随时随地数学题,保留面子的奖励,和陌生人说话的锻炼机会。金硕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这个举动简直堪称一箭三雕,差点没给自己机智坏了。

摊位前的顾客只增不减,金硕珍估摸着南俊要过一会儿才会回来,干脆坐在附近的长椅上,无聊的研究手里的地图,查找着关老虎的地方究竟在哪儿。

整张地图都浏览完毕,别说老虎了,就连猴山在哪儿都看了个明明白白,南俊这才拿着买回来的棉花糖,快步朝金硕珍走来。

南俊买的棉花糖像是个小动物的轮廓,还没等金硕珍认出是哪个动物,南俊就先他一步拔掉了一只耳朵,把大的那部分连带剩下的五块钱一并递到了他面前。

“这个……给哥哥。”


















评论(9)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