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飞咻】《动荡》C25



*AU | OOC

*黑道继承人和他的导师

*小奶狗变身小狼狗的全过程


-25

金泰亨模糊的记得,故乡是临着海的。

金羿去世不久的时候,金泰亨和闵玧其来过一次,原来住的老房子早已夷为平地。两个人辛苦查到了新的地址,那个成日里饮酒的女人拥有了一个新的家庭,称呼为叔叔的人不及金羿半分优秀,却是个老实又质朴的男人。

想不到金泰亨的突然造访,母亲自是亲近,她不再像之前那样爱掉眼泪,打扮的简单整洁,岁月在她留下些许岁月的痕迹,倒依旧是个美人。男人略显尴尬的看着他笑,并不排斥这个初次见面的继子。

闵玧其站在金泰亨身后偷偷拽了拽他衣服的下摆,他这才想起叫男人一声叔叔,原本计划着接妈妈去一起生活的想法自然也泡了汤。

放下令人难过不堪的过往,重新开始过新的生活,即使她曾经选择放弃了自己,金泰亨依旧是很为她而感到高兴的。

唯一遗憾的就是他没能带闵玧其去看一看大海。

烧毁的场子里除去被关押着的,还有几个自家的人手,需要联系安抚他们的家人。各项财务损失虽然不值一提,但也得整理出个准确的数据,这些金泰亨全部交给郑号锡去处理,自己打了个过场便回了家,睡了近期难得的安稳觉。

隔天一早,珍藏的酒都不给人留下宿醉,金泰亨只觉得多日的疲劳消减不少,像往常一样准时去了公司。

郑号锡还没回来,想是事情还没处理完毕。金泰亨也不着急,首先吩咐秘书叫金氏的律师准备好锦瑟的产权转移书来办公室找他,之后就坐在金羿留下的办公椅上,又开始闭目养神起来。

律师的效率高的很,不到中午便拿了文件过来,金泰亨潦草看了几眼,拿起钢笔签好名字,装回牛皮纸袋放进桌子的抽屉里,不容律师多问,两句话打发他回去。

直到傍晚临近下班时间,郑号锡才满脸疲惫的回到公司,瞧见金泰亨一反常态的懒散样子,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我以为一天的时间里你至少查清了公司里哪个老东西在背后搞鬼。”郑号锡坐到一侧的沙发上,语气严肃道:“可你竟然什么都没有做。”

“事情发展到现在,做什么都没用了不是吗?”

金泰亨收回搭在办公桌上的腿,坐直了,不把郑号锡的责备放在心上,事实确实是如此,即使对家已经发难挑衅,可他却什么都没有做。

“我要做的,比清理那个半截身子埋在土里的老东西重要。”金泰亨拿出烟点上一支,把打火机塞进烟盒里扔给了郑号锡。

郑号锡接过烟,没那个心思和金泰亨吞云吐雾,直接丢在茶几上:“比如陪你回一趟老家?”

这太过荒唐,郑号锡难以接受,金泰亨也不解释,只肯定的点头。而后补充道:“今晚你回去好好休息,明天上午出发,一个人都不要带,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还有……”金泰亨欲言又止,熄灭还剩一半的烟,语气沉闷的说:“在这趟回来之前,你也不要告诉闵玧其,算我求你。”

“………………”

兜了个圈子最终又回到闵玧其身上,郑号锡实在厌倦总是卷入其中,干脆不做声算作默认,片刻不愿多做停留,道别也一并省下,起身离开了公司。

郑号锡走后不久,金泰亨趁着还没下班,用内线通知了秘书,交待他务必告知所有人自己明天要外出的消息。跟之前和郑号锡讲的完全不同。

安排完一切,金泰亨靠在椅背上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不像基地训练场里摇晃着的廉价吊灯那样刺眼。比起那样灯光照射下的迷茫,如今则添了几分淡然。

无论如何天都是要变一次的。眼下刚刚好,他已经没什么好失去的了。

与金泰亨刻意的言而无信相反,郑号锡信守承诺的没有告诉闵玧其短短一天时间内所发生的,甚至为了防止追问连锦瑟都没回,在公司附近的酒店里过了一夜。

出发的时间在上午九点左右,计划内的只有金泰亨和郑号锡两个,开着金泰亨准备好的车,朝着故乡的方向一路向前。

长途的驾驶枯燥无聊,金泰亨播放的净是些和闵玧其车上相同的音乐,加上沉默的气氛,衬得异常压抑。

“我现在可以知道你突然的要回去的原因了吗?”郑号锡打破沉默,单手扶着方向盘,回头扫了一眼副驾驶上的金泰亨。“你可别回答我是因为想你妈了。”

自从金氏的问题层出不穷的发生,郑号锡很久不曾这样开过玩笑。可惜金泰亨完全不为所动,照旧看向窗外,淡淡回答:“去看海。”

在十一月去看海的是哪里来的神经病。

郑号锡很想要这样吐槽一句,可转念发现早来到了半路,自己必须被迫当神经病中的一员。不得不忍了下来。

市区到故乡的县城需要将近五个小时的车程,抵达时时间已过了中午一点,凭着车内的导航顺利的找到了金泰亨记忆中的那片大海,冰冷的海风在脸上刮的生疼。

说是要来看海,金泰亨却不往海边靠近,郑号锡跟在他身后,径直去了临海不远的商业区,建在沙地周围的房子个个透着整洁干净的感觉。

这一趟是金泰亨昨晚就联系好了的,位置居中的一幢三层的洋房前早有人侯着。老远瞧见金泰亨就迎了上去,带领他进了大厅,参观内里的格局和装潢。

郑号锡不明就里的跟着,只知道金泰亨似乎很满意这幢房子,简单转了转就签下了购买合同。等那人走后便拿着装订好的合同书,一个人去到顶层的天台上发呆。

占了地理位置的优势,天台的正南方是正朝着海的,从楼上望过去能看清每一层轻微的浪花卷起的边儿,风景恰到好处的尽收眼底。

“你今年才多大就急着给自己置外宅了?”

郑号锡实在想不通金泰亨此行此举的目的,犹豫再三还是追了上来,冷风对比之下更甚,置吹到骨子里。

金泰亨撑着栏杆的手指尖泛红,表情像浑然不觉冷似得盯着望不到头的海面。待郑号锡与他并排站在一起才开口解释。

“这里要开一家民宿。”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