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南硕】《我家傻攻是大佬》C7



*AU | 重度OOC

*当148变成14.8

*小抠门遇到小傻子


-7

下午三点一刻,好容易熬过了中午的冷清,店里却挂上了暂停营业的牌子。

开店做买卖的,一日三餐都没个准时候,到了这会儿才吃上饭,南俊被领进了屋脱了那身厚重的玩偶服,头发叫汗染的还湿乎乎的。

南俊不会使筷子,全程用勺子吃的慢吞吞的,跟对面坐着的田柾国对比鲜明,不是一个速度。

至于金硕珍……以前要说起吃饭,比谁都积极。今儿因为从早晨到现在受了不少刺激,蔫儿了吧唧的趴在桌子上,宽肩膀就占了半张桌子,心里那叫一个愁得慌。

明知道南俊笨手笨脚,澡都不会洗,还叫人家帮着干活。明知道南俊怕陌生人,连闵玧其和田柾国都怕,还大热天的让人家跑出去发传单。

他干活能不闯祸么!他出去能不害怕么!金硕珍你是人么!

缺德啊,缺了大德了。金硕珍侧头看着身边的南俊拿着个勺子跟三岁小孩儿似得吃饭,更觉得自己良心受到了强烈谴责。深深地叹了口气,换了个方向背对着他。

南俊明白金硕珍这是因为他而不高兴,却也不知道怎么算安慰,只能放下勺子,低着头安安静静的陪他一起丧。

“哥,实在不行你就留下他吧。”田柾国也不像刚开始那么不待见南俊了,这年头上哪儿也找不着一这么听话的傻子。

“他又花不了多少钱,占不了多大地儿,而且也没多笨,好好教教应该……”

田柾国百分之百是真心实意的替南俊说好话,只不过越说心里越没底,完全不能确定南俊将来是不是真能中用。

这些听在金硕珍的耳朵里,简直跟没说一样,他扬起头看田柾国一眼,依旧是长叹一口气,不过改换了个姿势,倚在了沙发背上。

“要不这么着吧……”

田柾国说着撂下筷子站起来,从衣服上各个兜儿里摸索了个遍,好不容易找到一枚一块钱的硬币。

“咱就把他交给命运吧,字儿呢,就留下他,花儿呢,就送派出所。”

田柾国也不等金硕珍回应,用拇指一弹,硬币转着圈的腾空出老高,降落到半截儿时被他拦住,按在了手背上。一看就是经验丰富,准头大极了。

南俊看不懂这是搞什么名堂,只能默不吭声。反观金硕珍始终睨眼瞧着,还没等田柾国把按住硬币的手拿来,便起身绕过南俊,离开了座位。

“诶,干嘛去啊。”田柾国还举着那枚没揭晓答案的硬币,忙不迭追问。“你猜是字儿还是花儿啊。”

“字儿。”

金硕珍头都不带回的,径直去了储物柜子拿出了包。田柾国对他敷衍的态度表示扎心,偏不信邪,打开遮住的手一看……我去,还真是字儿!?

还没容田柾国感叹完金硕珍能掐会算般的一蒙一个准儿,这哥就又给他来了个双重刺激,一个金灿灿的影子由金硕珍手里飞出来,正砸田柾国眼前的桌面上。

这别是电视广告上闻名不如见面的八星八箭至尊土豪大金表吧。

田柾国用震惊的下巴来表达他看清金硕珍丢过来的东西本体后的直观感受。

“这个。”金硕珍指了指那块表,而后指向南俊。“他的。”

“这要是真的,都能值半间房了吧。”

田柾国跟金硕珍待的久了,最擅长的就是用房子和砖来衡量价码,毕竟想当初他能顺利的被聘用,也是因为金硕珍听说他是学建筑的。

“所以你现在觉得他还能留么?”金硕珍一点不吃惊于田柾国的表现,面无表情的坐在斜对面反问道。

“真是……我的!”南俊隐约觉得话里的苗头不对,赶忙插嘴解释。非常后悔起初拿出那个自己不认识的东西给了金硕珍。

“诶,我知道,是你的!”

金硕珍就算再愁的不行,还是下意识顺着南俊的话说。只不过这次声音大了些,稍微有点儿不耐烦的意思。看着脸色的南俊立马闭了嘴,老老实实不再发言。

田柾国这会儿的功夫也考虑了一番,到底性格不像闵玧其那样,加之跟南俊也相处了大半天,实在无法轻易给出定论,犹豫再三后又拿过了刚才的硬币:“哥,要不咱三局两胜?”

“你还是省了吧,好好给我看着店,我带他出去一趟。”

用一个钢镚儿来决定命运并不能让金硕珍信服,提出这建议的田柾国显然也不靠谱。

金硕珍瞬间放弃了征求别人的意见,这回果断的很,拽上南俊的胳膊就往门口走。田柾国想问一句去哪儿都没找着合适的机会。

金硕珍想带南俊去的地方既不是派出所也不是收容站,而是医院。

平常有个头疼脑热连社区医院都不去的人这回一路领着南俊连经济实惠的公交车都放弃了,直接打车奔了市内最大的医院。

时间远不到晚高峰,一路畅通无阻。

南俊不明不白的被金硕珍牵着手东奔西跑,却依旧相当听话。又是排队挂号又是见医生,围绕着有关脑子的各项检查,通通做了一个遍。什么怨言都没有。

金硕珍则一边等南俊做检查,一边数着缴费单心疼自己的银行卡。反复叨咕破财免灾这个词儿自我安慰。

“从结果上看是没有问题的,估计之前受过伤,失忆了。”折腾了几个小时才把所有的结果取回来,送到医生手里挨个研究了一遍,最后给出了结论。

金硕珍刚知道医生看病原来也有估计这一说,却不好当面质疑,紧接着问道:“那怎么才能恢复呢?”

“这个说不好,有可能慢慢恢复,有可能受到什么刺激突然恢复,当然,也有可能一辈子都恢复不了了。”

“…………那谢谢您了。”

估计,说不好,有可能,医生这仨词儿用的让金硕珍感觉自己简直看了个假大夫。

再说什么也是无用功,金硕珍道完谢便出了诊室,和南俊并排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忽然发现这一趟下来不仅没解决问题,反而更纠结更压抑了。

“你真的什么都想不起来了?”金硕珍不死心的再问南俊。

南俊肯定的点头,在来来往往的生人面前不敢说话,从之前上了出租车开始就抓紧了金硕珍的手,到现在都没松开。

“那你真想跟着我?”

金硕珍稳住自己那颗动摇的心又朝南俊确认,南俊这次一连点了几次头,更确定了。

得,全军覆没,一败涂地。

金硕珍用空着的那只手把自己的头发揉了个乱七八糟,万般纠结,放手时脑袋上都揉出了一撮趴不下的呆毛儿,终是下定决心。

“那就别在这儿待着了,走吧,回家。”














评论(3)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