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飞咻】《俗事》1-2



民国AU | OOC

戏子泰×军官其

我只是单纯想看kth喊二爷




又一年冬,朔风凛冽。

今儿个正逢冬至,天短夜长,不过五点左右,天色就近乎黑透了。雪还未停,披着满眼的白,青石板的路面儿滑的很,街上连个人影子都不见。

轿车昏黄的灯敞着,虽说畅通无阻,也因着雪的缘故,开的缓慢,最终停在一处颇具风雅的楼阁前头。

副驾上的人匆忙的下来,一身军装,看肩上的章是个副官的衔头,他拉开后座的车门,撑开一把伞:“少爷,请下车吧。”

车内的青年至多二十过半,也着军装,级别自是高些,却没理会副官口中改不了的少爷称呼,仰头看了眼楼阁牌匾上簪星楼三个字。

簪星曳月,倒是个好名字。

青年摆摆手,示意副官撤了伞,军靴踩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一级级迈上台阶进入楼内。

恭候多时的小厮立马上前招呼着,接过青年的大衣抖了抖雪。半弓着腰跑到青年前头,引他去往二楼的厢房。

“我的二爷,您怎么才来啊。”厢房内的人见青年进来,起身揶揄道。和青年年纪相仿,瞧着是个纨绔公子哥儿的模样。“再晚来一步就赶不上名角儿出场了。”

簪星楼便是近几年新起的戏楼,在整个英租界名气大的很,台上正咿咿呀呀的吟唱着,显然不是名角儿的场子,底下呼声不高,倒也心静。

“上次才告诉过你,别叫我二爷。”青年对戏曲兴趣不大,他坐在靠左的位置上,从各色糕点水果的盘中摘了颗葡萄扔进嘴里。“我没名字吗?以前怎不见你这么酸气。”

“那还如小时候喊你松月?”另个询问一句,随后便笑了。“我忘了,您可是留洋回来的,改了名儿,叫玧其了。”

青年自然听得出调侃,脸色沉了下来。

“二爷叫着顺口,不然叫你闵二爷,成了吧。”另个察觉不对,赶忙改了口,暗里则在腹诽也不知到底是谁酸气,留洋几年染了一身洋做派。

闵玧其撇他一眼,不再接茬儿。念着横竖也是世交李家的少爷,彼此再了解不过,忽又懒得计较了。

留洋留洋,这洋人的地界儿未必好,可若不是不得已,闵玧其也不愿回来。

守着祖宗,继承衣钵,旁人眼里无非是这种想法,如今确实因着父亲的关系任了个少将的位子,想想更是烦闷不已。

北平不似从前那个北平了,闵玧其归家不足半月便如此觉着。灯红酒绿的场所增多,处处都添了几丝风月。比方这戏楼,明里暗里就数不清有多少见不得人的勾当。

耐着性子听了不过片刻,闵玧其依旧欣赏不来一板一眼的唱腔,拿起茶杯浅尝一口,味道有些发涩,苦哈哈的品不出个好歹,便顿时觉着无趣起来。

好容易等到一曲唱罢,闵玧其扯好了由头想先行离去,可这话还没来得及出口,周围的呼声便此起彼伏的响起,热烈非凡。开锣鼓的声音都盖了过去。

“快看快看,星眉上场了。”李家少爷兴奋的摇了摇闵玧其的胳膊,眼珠子一秒都舍不得离开台上。

星眉怕是那位名角儿的名号了。

闵玧其将目光移到台上,旦角儿装扮的人已到了中央,亮相便又是个满堂彩。每个身法都展现的淋漓尽致。

星眉这艺名儿透着英气,不像惯用的那些字眼,清新脱俗。这簪星楼的名字估摸也是按着他的来取的,因此显得格外雅致。

“瞧见了吗?”李家的少爷兴致盎然,翘着二郎腿,手指在桌案上打着拍子。“漂亮吧。”

许是离着戏台太远的缘故,闵玧其瞧不真切,五官模模糊糊,全凭着自己一贯对戏子的认知,随意接道:“也就那么回子事吧。”

戏子伶人要想出头,想有人捧着,背地里少不了那些难以启齿的法子,因此在闵玧其看来,无论好看与否,权当他也就那么回事吧。

“你在国外见多了洋大妞,这眼神儿出问题了?”

李家少爷对闵玧其的想法不能苟同,转念又想到可能是戏台离的远,遂不多计较,摆手唤来了随从,附耳交待几句,表情得意洋洋。

“待会儿等眉先生下了戏,我把他叫过来让你仔细瞧瞧。”

闵玧其没接话,无需动什么脑子也能想出是今儿来这一遭是为何。左右短时间内走不了了,干脆专注听起台上的人的戏文来。

偶然间人似缱,在梅村边。

似这等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无人怨。

待打并香魂一片,阴雨梅天,守的个梅根相见。




这出戏不算太长,闵玧其到最后竟听出几分意犹未尽来,更甭提专门奔着星眉而来的看客,吵闹着偏要再加上一段儿。

被捧着的那位似是已经习惯,朝台下鞠了个躬后退场,不消多时便踏着轻盈的步子上了楼。闵玧其望着他的步伐,绝不同于其他戏子扭捏造作,心下多了些好感。

“李老板。”星眉走到厢房的门口儿站定,先朝着面熟的李家少爷微微欠身问好,声音与台上判若两人,音色低沉,脸上没有半分笑意。

李家少爷此刻顾不上计较,眼里尽是光亮,得意的很,冲着闵玧其显摆:“怎么着?是实打实的美人儿吧?”

闵玧其对他这幅德行鄙夷不屑,轻浮色胚几个字就差没写到脸上,却也不好当众让他抹不开面子,做个样儿上下打量了星眉一圈儿。

妆涂的粉白一张小脸儿,辨不清原样,扮相是极好看的,暂且算他个美人胚。加之以往得见的戏子通常个头儿不高,软软糯糯,星眉则不然,本身的男子做派给人感觉清爽。

闵玧其端详过后点点头,不可置否:“确实好看。”

“二爷。”

得了闵玧其的夸奖,星眉这才问了声好,礼行的比适才恭敬了些,嘴角仍不带丝毫上扬的弧度。

“你认得我?”闵玧其很是诧异,连自己刚刚强调过不喜欢二爷的称呼都忘了个干净。

要说认识必然夸张,星眉与他今日头回得见,名字称呼不过是来前得了班主提醒,嘴上却无法照实了说:“闵将军家的二少爷,文武全才,星眉怎能不认得。”

“哦。”果然是因为有个体面爹,闵玧其难免不悦,应声已是客气。

这举动不知哪里讨好了星眉,勾了勾唇,虽没笑开了,却也是那么个意思。双眼微眯着,衬得容貌愈发养眼。

闵玧其不以为意,在旁的李家少爷被这一笑勾了魂魄,忙不迭上赶子讨好:“不知待会儿眉先生是否有空,赏光去簪星楼外一聚。”

“李老板这么说,可就折煞我了。”星眉恢复了面无表情,接着婉拒道。“只是今日实在多有不便,天色已晚,光是卸下这身行头就要花不少功夫,不如等改日我闲下来,亲自去府上邀您。”

明明拒绝的彻底,字里行间还让人挑不出毛病,凡不是个耍泼无赖之徒定连个不应允的由头都找不着。

“那便改日再提吧。”李家少爷平日装个浪荡不羁的纨绔样儿,内里终归是个读过圣贤书的君子,也不好多做纠缠,免得掉价儿。

闵玧其戏园子来的不多,记忆还停留在儿时,通常到了这种时候,哪有伶人拒绝的份儿,今儿这一出互相客气属实难懂。

“如此还请李老板切莫计较,今日以茶代酒敬您和二爷一杯,全当赔罪了。”

星眉说着一步迈到桌前,案上搁着两盏茶,都被人饮过,只剩半杯上下,身后李家少爷的随从见了,有眼力的上前,却被星眉摆手拦住。

“若不嫌弃,能否借二爷的茶杯一用?”

闵玧其嫌那茶苦,大半杯还留着不打算再碰,自然答应:“先生随意。”

取得应允,星眉拿起闵玧其那侧的杯,搁置的微凉,使水袖遮着,一饮而尽。满头珠翠跟着仰头的动作叮铃铃响着,杯沿儿染上了个正红色的唇印。

“星眉还有事,不多叨扰,先告辞了。”

星眉将杯放回原处,说完便走,好不潇洒李少爷还想多留,奈何没找着时机开口,看着人下了楼,遗憾的叹了口气。

“甭瞧了,走远了。”闵玧其喊回李家少爷的心神,星眉一走,连着周围的脂粉香也一并散去,确实觉着空落落的。

“你个不识趣的,亏得眉先生还给了你个笑脸儿,怎么不留他多待一会儿。”李家少爷的怨气一股脑朝着闵玧其过来。“这可倒好,白费了我一番苦心。”

“那有什么好稀罕的,随他去呗。”闵玧其不以为意的辩驳道。

“你啊你。”

李家少爷被闵玧其的表现气的急了,伸出手指他几下。

“这眉先生一笑有多难得?多少人大把的银元成堆的稀罕玩意儿都换不来,我要是你,怕是做梦都笑的出声。”

“你以为这眉先生与那些寻常戏子床上的玩物一般?大错特错!你你你……日后有你后悔的时候!”

李家少爷越说越气,甩一把衣袖,背过身不再理闵玧其。

只可惜生再大的气也换不来闵玧其在意,他听着李家少爷的怨怼中对星眉的介绍,拿过星眉用过的杯,抹掉上头的印迹,双指一捻,指尖染红。

“这样说来,倒是我错怪人家了。”


















评论(1)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