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南硕】《我家傻攻是大佬》C6



*AU | 重度OOC

*当148变成14.8

*小抠门遇到小傻子


-6

金硕珍这个人,温柔善良,从不和轻易和别人发火,认识他的都知道他是难得一见的好脾气,其中自然包括从开业以来就在这里打工的田柾国。

话是这么说没错,温柔善良也是百分百的肯定句,但要是涉及到钱这方面的问题可就不清楚了。

根据目前脖子上暴起的青筋和红成一片的肤色来看……八成儿是十分生气的。田柾国没遇见过这种情况,只能默默替南俊捏一把汗,跟自己做错了似得,不敢吱声。

“柾国啊。”金硕珍长叹了口气,松开遮住眼睛的手挫败的说。“等下把这里收拾干净吧。”

“啊?啊……”田柾国怀疑自己听错了,迟钝的应了两声。

“对了。”金硕珍又想起了什么,向前一步捏捏还在反省模式的南俊的肩膀,随后将他推到田柾国身边。“在我忙完之前,你看好他,除了刚才那种事以外,让他干点什么都行。”

实在没有难为南俊的必要,加之店内听到动静眼睁睁围观的还有很多客人,原本排好的队都散开在看热闹。

金硕珍无论多肉疼也不得不忍住,说完还不忘勉强的朝南俊笑笑,转身回到了工作间。内心的跌宕起伏波澜壮阔远远超出演出来的潇洒。

在场的所有人里唯一不会撒谎的也就是南俊了,一举一动都表现出他是真的害怕,站在田柾国边上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样子看上去相当委屈。

突然就接手了一块貌似很烫手的山芋,田柾国是发愁且拒绝的。想吐槽金硕珍一句早知道这样不如提早把他送到派出所,能省去多少麻烦。

收银台前没热闹可看的顾客们此时也重新排队催促着。田柾国微微鞠了个躬陪笑道歉。快速的跨过狼藉一片的地板,从工作间拿出垃圾桶和纸巾交给了傻站着的南俊。

“你不用担心,硕珍哥没生你的气。”田柾国觉得自己有点睁眼说瞎话的嫌疑。“我还有很多事要做,你能把这个收拾干净吗?”

把地板上的蛋糕擦掉丢进垃圾桶没什么难的吧。

田柾国耐着性子给南俊示范了一遍,南俊认真的看着,之后点头接过了田柾国递给他纸巾,大有除了金硕珍以外坚决不和陌生人说话的意思。

一段不怎么愉悦的小插曲在金硕珍的大度中安然度过,跟终于换了个清净的他相比,田柾国基本都在一心两用,既要工作还要帮南俊善后,反倒更忙了。

南俊不算太傻,至少没有田柾国开始想象中的那么傻,什么东西教一遍就看的懂,只是过分毛躁了些。稍不留神就得闯祸。

比如帮忙收拾完地板弄了自己一裤子奶油,帮忙打包时会撕坏包装的纸盒子,帮忙收拾桌子却把杯子里剩余的咖啡不小心撒到布艺沙发上。

堪称帮倒忙之中的标杆,搞破坏之中的大神。田柾国恨不能整个佛龛给这位供起来,其心境怎一个服字了得。

不过个把小时的时间过得比前半辈子还漫长,田柾国瞅了眼墙壁上的钟,将将到11点。好容易熬到了金硕珍完成了所有的订单后从工作间出来,他干脆趴在收银台上,连告状的力气都没了。

我到底是为什么要让他留在这儿的?再这样下去能不能把心脏病给我勾出来?

生无可恋的田柾国,展柜后放着的一堆坏掉的包装盒,坐在小板凳上窝着的无辜南俊,无一不提醒着金硕珍要好好思考这个问题。

对面的火锅店这时才到了真正营业的时候,猝不及防的放出了让人听了想蹦迪的糟糕音乐,金硕珍朝那边望过去,门口两个无风也招展的气球人晃得他直眼晕。

同时也给正愁眉不展的他提了个醒。

“诶,柾国。”金硕珍眼里的亮光看的田柾国毛骨悚然的。“咱刚开业时候那套衣服放哪儿了?”

“你说的是你从旧货市场淘的那个?”

田柾国对那套又笨又丑的玩偶装印象之所以深刻,大部分原因就是因为那东西有股子说不上来的味道。而他穿着那个在门外生生发了一礼拜的传单,窒息的回忆至今无法抹去。

“就是那个,快给我找出来。”金硕珍着急之余还有些兴奋的样子。

“你不是吧哥。”田柾国领会了金硕珍的意思,难以置信的挺直了腰。“外面可小四十度呢。”

“这都快十二点了,等咱忙完这阵我立马就让他进来,没事儿。”金硕珍一边保证,一边用眼色示意田柾国赶紧去找那套玩偶服。

话说到这份儿上,田柾国说白了也是给人家打工的,自然没有一再反驳的道理。他去储藏间里翻出装了那套衣服的压了箱底的纸箱子。

幸亏有这层箱子罩着,里头完全没落上灰。田柾国弯腰把它抱了出来,味儿还是那个味儿,估摸着只增不减,仔细闻着熏人。

跟紧皱眉头的田柾国相反,金硕珍凭借着昨天给南俊洗完澡后帮他穿衣服的那点经验,轻而易举的给他套上了笨重厚实的玩偶服,拿上一沓子宣传单就拽着他出了门。

“你等下就把这个发给过路的人,一个人给一张就行,别一次性都给了。”金硕珍给南俊戴上熊样子的头套,仔细叮嘱道。“一会儿要是受不了了你就自己进屋。听明白了吗?”

戴了头套的南俊只能从熊的嘴里看见外头,闷热不已。想点头回应时判断错了头套本身的重量,头垂下去容易抬起来困难,结结实实的砸在了金硕珍的脑门儿上。

棉花的脑袋砸着自然不痛,金硕珍帮着南俊把头扶起来,看他这幅模样只觉着怪可爱的,眼笑成弯弯的一条缝儿。

解决了心腹大患,金硕珍吹着口哨回了店内,得意的朝着田柾国比了个ok的手势,转头去了靠里那片区域的位置。

左右眼下没新的订单,金硕珍躺到双人沙发上休息,许是昨儿晚上没睡好的原因,忙碌加累心导致他疲劳的很,片刻功夫上下就开始打架,坚持抗争了几次后还是睡了过去。

睡了多久没个具体概念,醒的时候则是被田柾国少见的大嗓门儿吵醒的。

“哥哥哥,醒醒!别睡了!”

田柾国使劲推了金硕珍几下,听着语气焦急得很。金硕珍这才醒过来,他揉揉眼睛醒神,还没等问出什么事儿了,田柾国便抢先解释。

“你快去看看吧!那傻子在外头站了仨小时了!我怎么叫都不进来!”

“你说什么!?”

坏了,完全把这茬儿给忘了……

金硕珍显然想不到自己这一觉就睡了三个小时之久,更想不到南俊能顶着大太阳在外面一站就是三个小时,他腾的起了身,小跑着往门外去了。

中午天儿最热,满大街上也没几个路人,南俊依旧杵在那儿,带着手套的手上攥着发完一半的传单,他没察觉到金硕珍靠近,还背对着店门口的方向。

“这么热你都不回去,你是不是傻啊。”

金硕珍上前摘掉此刻不能再碍事的头套扔了出去,圆滚滚的轱辘出老远,再一瞧满头大汗,脸色发白的南俊。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金硕珍想想也是气糊涂了才问南俊是不是傻,可不就是傻么,不傻能干出各种匪夷所思事儿么。

“这个,还没发完。”

南俊晃了晃手上的传单,说话突然不打结巴了。低着头没底气的辩驳。

“我再也不闯祸了,能不能让我留下?”














评论(7)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