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南硕】《我家傻攻是大佬》C5



*AU | 重度OOC

*当148变成14.8

*小抠门遇到小傻子


-5

“别提了,一言难尽啊。”

金硕珍绕过挡在面前的田柾国,从口袋掏出钥匙打开了门,田柾国清楚他的老板惯是个藏不住事儿的,也不急着追问,擎等着他自己过来说。

南俊瞧见金硕珍进了门,赶忙想着跟过去,路过田柾国身边的时候犹豫几秒,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往一旁退了几步后才追过去。

怎么看着跟正常人不一样呢。

田柾国对于这个男人的行为举止难以理解,他把堵着门口的自行车推到不碍事的地方放好,这才最后一个回到店里。

店里靠近门口的地方摆了一排供顾客存放东西的柜子,最下角右边是专属金硕珍和田柾国的,营业前的第一件事便是准备,田柾国摘下背包,从不上锁的柜子这次却说什么都拽不开了。

“哥,你把柜子锁上了?”田柾国还记得没什么值钱东西所以不用锁这话还是他刚来时金硕珍亲口说的。

“啊,你放包啊,我再给你打开。”正系着围裙的金硕珍说着从工作间挂订单的挂钩上拿过钥匙,放弃了以往节省时间什么都靠抛过去的惯例,亲自上前帮忙开了锁。

“我跟你说一下。”金硕珍开锁的同时探头看了看坐在不远处的南俊,小声提醒田柾国。

“那个人吧,他这儿……”金硕珍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示意。“不怎么灵光,所以如果有什么不对劲的,你不用太奇怪。”

“难怪我刚才看他就觉得不正常……”

这样一来在门口的反应就都解释的通了,田柾国把背包塞进柜子里,可转念一想又有些不对。随即疑惑道。“你明知道他脑子有问题,怎么还把他领回家了呢。”

“这不是赶巧了吗,我昨儿中午看他……”

话匣子一开就关不上,为了防止南俊听见,俩人只能蹲在储物柜前头小声嘀咕。金硕珍把来龙去脉讲的七七八八,唯独避开了金表的事儿没跟田柾国提。

今天之所以锁了柜子,也是因为金硕珍包里装着那块表,金灿灿亮闪闪的,搁哪儿都感觉不安全。要是告诉了田柾国,那谁也不用踏实干活了。

“那你还把他带到店里来干嘛啊。”田柾国弄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第一反应就是叫南俊的男人不该再出现在这里。

“我这不是想着周末生意好么,等过了这两天,我立马就给他送到派出所。”金硕珍又将柜子重新锁好,蹲了半天腿都麻了,起身时差一点都没站稳。“行了,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田柾国清楚金硕珍那个抠门又不漏财的本性,不好再多说什么,乖乖的跟着起身,开始为营业做准备。

本身来的就比非周末的日子还晚,聊天又耽误了一些时间,金硕珍嘱咐了南俊千万别到处乱跑,踏踏实实的忙活了两个多小时的,可展柜里的架子上还是空着一半。

周围的商铺尽数开始营业,金硕珍选的这个地段不远处就是一家商场,沾了人家的光,街上的人陆陆续续的多起来。

再怎么准备不足也不行了,金硕珍虽然觉着空着一半的展柜有些不像话。但也照例翻过了门把手上营业中的牌子。

三伏天的太阳来的剧毒无比,才不到十点就恨不得把人晒化了似得在天上挂着,路上的行人讨厌这样,对于金硕珍而言却是件好事。

都热成傻逼了,路过我这儿起码得来杯冰水败败火吧,那可也是钱呢!

金硕珍秉承着苍蝇再小也是肉的销售理念,给今天的天气和日期打上个近乎满分的对勾。

至于没满的那几分,大概就差在始终锲而不舍死守在他身边的南俊身上。

这人的一根筋也体现到这儿了,说了让他别到处乱跑。他干脆直接跟在你屁股后头不挪窝儿了。工作间本身地方就不大,南俊贴着透明开放的玻璃墙,看着金硕珍前前后后的忙活。

起初忍忍也就过去了,金硕珍顾不上有没有人注视着他,后面稍微轻松一点,炽热的小眼神盯的他要多不自在有多不自在。

“南俊啊,你过来。”

终于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金硕珍朝南俊摆摆手,示意他上前,一直把自己当成公司的南俊愣了一下,乖乖的走了过去。

金硕珍先不开口说明叫南俊来的意思,拿了颗蛋糕装饰用的草莓去蒂,沾满奶油囫囵个塞进了南俊的嘴里。

“好吃吗?”金硕珍还不忘贴心的给南俊擦掉残留在嘴角的奶油。

南俊点点头,对这颗草莓的味道十分满意。

“那你愿意帮我个忙吗?”心里计划好一切的金硕珍又问。

“帮忙?”南俊不是很能理解,但又怕金硕珍不乐意解释,没装什么的脑子里认为只要是他提出来的答应就好了,赶忙接道:“愿,愿意。”

“好,你把这个托盘拿出去给外面那个人,再帮他放进旁边的展柜里,能行吗?”

计划通!金硕珍忙不迭的把桌案上满满一托盘装饰好的蛋糕递给了南俊,占住双手的他只能用肩膀指了指收银台那里田柾国的位置。

“嗯。”真心诚意想帮忙的南俊再次点头,承载着金硕珍不算太高的期望转身离开了工作间。

又管吃又管住的,让他帮点忙不过分吧……

明明只是想找借口把南俊从身边支走的金硕珍换了个能让自己心安理得的理由,继续装饰手头完成到一半的蛋糕。

裱花袋刚拿到手上,就听见铁制托盘在离他不到三米的地方发出哐啷的一声脆响。

这动静是实打实的大事不妙的感觉……

不夸张的讲,金硕珍隔着玻璃看见南俊手上的托盘失踪时,绝对是一个箭步冲出工作间的,地板上惨不忍睹的现场让人窒息的摆在眼前。

压根儿没注意身后的田柾国也是听到响声后才回过头的,状况外的眨巴着两个大眼睛,不是很明白摔了一地的蛋糕,大气儿都不敢喘的南俊和满脸绝望的金硕珍三者之间的必然联系。

“对不起。”

南俊拽着自己衣服的边角道歉,对不起这句话还是金硕珍早晨起床时刚教给他的。

金硕珍这回真说不出没关系了。

从昨天认识了这位肇事者开始,金硕珍的耳边便噪音不断。不过相比之下,这一次尤为惨烈。

金硕珍捂着眼不忍直视眼前的惨状,感觉一颗心也连带着被南俊摔的面目全非。










评论(2)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