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飞咻】《动荡》C24



*OOC×一个亿

*黑道继承人和他的导师

*小奶狗变身小狼狗的全过程


《动荡》


24

“首先你要清楚,闵玧其对你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金南俊对金泰亨和闵玧其的故事了解不多,自认有绝对旁观者清的姿态。他撇开其中的因果关系先不谈,最先关心的便是他本人也思考过许久的问题。

“是我活下去的理由。”

金泰亨迟疑片刻,随后肯定的回答。

世界上不会再有任何词汇比这句更适合金泰亨眼里的闵玧其。

更适合形容这个让他意识到自己怕死,改变他的人生,让他拥有喜怒哀乐,带他领悟世间万物,却又教他如何不畏生死,最终误打误撞,变成只为他一个而活着的男人。

“也是我的第四根肋骨。”金泰亨指着心脏的位置补充道。

是靠近心脏的第四根肋骨,是跳动的脉搏,是绝望时坚持下去的信仰,是提及死亡都不想去伤害的人。

一切都可能在瞬息间改变,只有金泰亨始终还是可以为了闵玧其而拼命的疯子。

果然牵扯到比爱情更深刻的意义后都是无解的局,金南俊无奈的摇头,竟有些类似于同病相怜的感慨。

“我花了六年圆一个谎,每天都在担心会不会被别人拆穿,甚至有时候自己都分不清自己到底生病了没有。”

“我小心翼翼过着病人的生活,成功的骗过了所有人,也只差一点,我就要被罪恶感压垮了。”

“我以为我会害怕有天秘密被他发现,可真到了这天,我反倒感觉松了口气。”

谎言重复一万遍就会变成真理的理论对于撒谎的人本身显然是不存在的,比起如今金硕珍的不原谅,金南俊认为隐瞒他的那些年才最难捱。

“坚定的感情只会在争吵和隔阂中得到增进,比起无休止的隐忍不发,或许现在的状况对你我来说,不能算是坏事。”

“就把它当做重新开始吧。”

金南俊宽慰金泰亨的同时也在宽慰自己。

“抛开过去的种种,以真正的金南俊,全新的金泰亨,重新开始。”

“真的可以重新开始吗?”

金泰亨目光毫无焦距的看着酒瓶上的标签,金南俊短短几句话的结论无法轻易推翻他长久以来为之挣扎的抉择。

在他曾重重伤害过闵玧其之后,真的还可以重新开始吗?

“你也可以选择像爸爸一样,娶一个完全不爱的女人,生一个正统的儿子,然后却把最重要的信物留给私生子。”

金南俊说话时视线停留在金泰亨习惯戴着的项链上。如果非要选出能感激金羿的地方,大概只有他发现自己的父亲从始至终都是爱着另一个女人的。这起码让他在选择放弃整个金氏的时候有种不过是把不属于他的东西还回去的心安。

“非要这样不可的话,我想我会的。”

牵扯到上一代太过繁复,金泰亨意识到世事难两全后便没有那么恨金羿了,虽然他们要面对的状况大不相同。

多说无益,只是徒增烦恼罢了。

作为同样陷入困境的兄长,金南俊也实在想不出更好的法子改变自己百分之九十都依附了闵玧其的弟弟。他点燃一根烟反手递给金泰亨,金泰亨倒不嫌弃,拿过来吸了一口。

本意为了消愁而喝的酒变得越来越郁闷,兄弟俩难得默契的噤声,把千言万语有苦难言都融进了酒里,大有掏空金羿酒柜的架势。

客厅里摆放的古董钟叮叮哒哒的响过几次,转眼已过了凌晨三点。不会停止的时间就像金泰亨克服不了的酒精过敏,积攒下满满一烟灰缸的烟蒂和皮肤上大片的红斑。

深夜里人的状态是最为懈怠的,电话铃声响起无疑会比白天更加刺激神经。

金泰亨循着声音起身从门厅的鞋柜上找到手机。来电显示着郑号锡的名字。根据经验,金泰亨直觉肯定没什么好事。

“关人的场子出事了,我现在马上派人去接你。”

电话接通,确实没有好事发生。郑号锡的语气急迫,伴着嘈杂的警笛声。挂断后金泰亨才反应过来那貌似是消防警笛的动静会有的动静。

“要我陪你一起去吗?”

金南俊正好喝完计划内的最后一杯酒,从金泰亨的表情上就把事态的严重性看了差不离,十分真诚的询问道。

“不必了。”还没到一人之力不能解决的地步,金泰亨干脆的拒绝,焦虑的栽倒在沙发上。“日后肯定有很多需要你的时候。”

金南俊在金泰亨看不到的身后耸耸肩,不可置否。

郑号锡的人来的比预想中快了很多,金泰亨在车灯照进屋内时便出了门,动作毫不拖沓。

一路上畅通无阻,出事的地点处于闹市,隔了老远就能看到停在路边的消防车,少部分附近住宅的住户站在对面看热闹。

大火已经熄灭,还连累到了周围的两家商铺。金泰亨穿过人群走进事故现场,先行赶到的郑号锡站在一具具尸体前等待着他的到来。

“绝不会有这么巧合的意外。”

见金泰亨过来,郑号锡快步上前提醒。浓烟刺鼻的味道还没散去,郑号锡还是闻到了金泰亨身上的酒气。他皱了皱眉,却因着不合时宜的缘故并未过多表现什么。

尸体还在陆陆续续被抬出来,烧成焦黑的外观下已然分不清身份,金泰亨沉默的看着眼前的一片废墟,脸色凝重。

“帮派里肯定还有内鬼,下一步该怎么做?”

郑号锡最先想到的就是那些德高望重的老家伙们,怀疑也不是从今天才有的,苦于证据不足迟迟无法下手。

葬身火海的全部都是近期抓到的崔承元余党,这种的做法无异于警告。其中的深意可想而知。

“下一步……”

金泰亨撇了脚边的尸体一眼,嫌恶的转过身。

“把这里处理干净,跟我回趟故乡吧。”



















评论(4)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