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南硕】《我家傻攻是大佬》C4



*AU | 重度OOC

*当148变成14.8

*小抠门遇到小傻子



-4

洗澡不是什么难事,帮别人洗澡也不是什么难事,但帮一个脏到快看不出模样的人洗澡,这难度可就大了。

作为一个独居的单身青年,金硕珍的家里什么都是单份,折腾了个把小时才算把南俊干干净净的请出浴室,穿好衣服吹干头发后,金硕珍撑着腰好好端详了一番自己的成果,满意的点点头。

果然不管什么人只要好好收拾收拾就顺眼多了。除了挡住眼睛的头发有点长,准备的裤子有点短以外,其他的基本可以算得上完美了。

“行了。”金硕珍长舒了口气,把沙发上的靠垫放好顺手拍了拍,跟南俊说道:“你就睡在这儿吧。”

南俊嗯了声应着,乖乖的躺下蜷在沙发里,却还不闭上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站在面前的金硕珍。见他微微撇了撇嘴角才赶紧闭上了眼睛。

“真不懂你为什么非要留在我家里。”金硕珍觉着南俊的表现倒挺可爱的,忍不住弯腰揉了一把他的顺毛。“我家什么样你也看见了,哪儿还有地方养你啊。”

南俊睫毛抖动着不敢睁眼,眉头紧皱,任由金硕珍胡噜他的头发,金硕珍对这种才躺下不到一分钟就装睡的行为无法理解,更不指望他能回答,索性收了手,去门口的拐角关上了灯。

“你好。”陷入黑暗的客厅里,南俊突然开了口。“你对我好。”

“………………”

出于善意的送了他两块蛋糕就能算的上对他好么?

金硕珍停住脚步回头看了看窝在沙发上的南俊,仅有的一点月光透过窗子洒在他身上,似乎衬的这个男人不那么傻气了。

“快睡吧,晚安。”

人生中第一次收到好人卡竟然是捡回家的流浪汉发给自己的。金硕珍实在不知道该怎么接话,疲于应付的他敷衍的道声晚安,回到卧室带上了门。

躺到床上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金硕珍从来都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生活的积极又开朗,今天对他来讲绝对是有生之年最离奇的一天,称不上太坏,也足够让他胡思乱想许多。

如果南俊真的是个逃犯,那他究竟遭遇了什么才变成现在这样的呢?他会被关进监狱吗?如果南俊不是个逃犯,那把他送到派出所以后他会被安排去哪里呢?

金硕珍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对才认识不满一天的南俊有多么上心,认认真真的替他发起愁来。

南俊是大概过了一个小时之后偷偷打开卧室的门的。金硕珍还没成功入睡,他听见了响声,出于好奇南俊想要做些什么,依然保持着侧躺的姿势,纹丝不动。

卧室的床靠着门左边的墙壁,南俊轻手轻脚的进了屋,生怕吵醒了金硕珍,小心翼翼的爬到他内侧空出来的地方,贴着墙躺了下来。

合着是怕他等到半夜偷跑?

金硕珍努力理解了一下南俊的所作所为,只觉得好笑的很,明明在他的家里还怕他跑了,看来闵玧其说的没错,南俊恐怕真的没有犯罪的能力。

跟南俊躺在一张床上睡一晚不值得金硕珍计较,干脆由着他去了,继续当作没有察觉。

后来具体怎么睡着的金硕珍不清楚,反正睁眼时天已经彻底亮了,闹钟响了三次才叫醒他,夏天夜短,时间不过才早上六点半左右。

店里营业前需要准备的东西很多,往常金硕珍都是这时起床,昨天有事耽误到太晚,直接导致了今天完完全全的睡不醒,烦躁的很。

金硕珍连闹钟都懒得去关,迷迷糊糊的调整睡姿,刚动了一下,脑门就顶在床上另一个人的胸膛上。

效果满分,金硕珍立马就清醒了。

他猛然睁大了双眼,才想起自己留了南俊在这里过夜,还纵容他睡了自己的床。而此刻他正搂着人家腰,腿搭在人家身上,脑袋还钻到了人家怀里。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但不能算最尬。当金硕珍抬起头正好对上不知道刚醒还是根本没睡的南俊的目光时,其尴尬程度绝对足以载入史册。

金硕珍慌乱的推开南俊坐起身,背对着他的方向,那个懊恼就别提了,亏得那位脑子不怎么明白,不然就是大写加粗的丢人现眼。

“对,对,对……”南俊也跟着起身,对了几次也没对出下文,对的人心里着急。

“你想说对不起?”

典型的沟通基本靠瞎蒙,金硕珍回身面对金南俊,猜测的询问。

“嗯,对,对不起。”南俊说着金硕珍的猜测又重复了一遍他的话。

撇开为什么抱了他而他还要道歉的蜜汁对话不谈,金硕珍开始怀疑南俊可别还是个结巴吧,光是缺根儿筋就够要命了。

实在做不到臭不要脸的回一句没关系,也亏了缺根儿筋的好处,无论多尴尬看见南俊状况外的表现都能很快抛到后脑勺儿,坦然的假装无事发生。

本来起的就比每次晚了十多分钟,加上还得照顾南俊,出门更晚了不少。以往周末的生意比较好,金硕珍权衡了半天,最终决定把送南俊去派出所的事先放一放,直接带他去了店里。

七点过五分,路上的行人不多,附近的商铺半数都还没开门。金硕珍领着南俊刚一拐进街口就能瞧见有个人在他店门口,半倚在自行车上,像是已经等了很久。

“柾国啊!”

金硕珍隔着老远招呼了一句,田柾国听到呼喊扭头看了看,这才站直朝他的方向走过来。

“哥。”田柾国走到近前,稍有埋怨的说道。“你怎么来的这么晚啊。”

田柾国是附近大学的学生,每个周末都会来金硕珍的店里打工,以前总是迟到的他好容易来早了一次,还正赶上点儿背,溜溜的等了快一个小时。

“诶,这是谁啊?”

没容金硕珍把上个问题答了,田柾国便注意到他身后跟着一位他从未见过的男人,抱怨的小情绪转化成好奇,边问边打量着南俊。

“他啊。”金硕珍指了指南俊,随即给田柾国答疑解惑:“昨儿下午在路上捡的。”

“啊!?”

田柾国惊讶的看着金硕珍,只感觉自己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明白。














评论(4)

热度(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