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飞咻】《动荡》C23



*OOC×一个亿

*黑道继承人和他的导师

*小奶狗变身小狼狗的全过程


《动荡》


-23

互揭伤疤的感觉并不怎么愉快,尤其是对两个完全感同身受的人。

“说说吧,这次又是被什么理由拒绝了?”

金泰亨现在只要提到闵玧其,就会努力岔开话题,不愿意多说一句,可今天或许是听到太多不想听的,第一次主动聊起了这些话题。

“也没什么,无非就是要工作,没时间。”金南俊摩挲着酒杯上的纹路,早就习惯了被冷落的日常,微微挑眼反问:“那你呢?”

“他说,我只是他工作中的一部分。”

金泰亨把面前两个空掉的杯倒满,之后和金南俊无言对视了几秒,一起笑了出来。事实就是如此,没有争吵与矛盾之前,他们还从不知道余下两位有这么的热爱工作。

金南俊拿起杯和金泰亨的碰了碰,金羿的珍藏品到他们手里完全变成了排遣郁闷的工具,彻底遗忘了好酒需要细品的道理。

“哥。”喝完杯中的酒后,金泰亨待苦涩在味蕾蔓延又逐渐回甘,缓缓开口。“你现在,还想和他过一辈子吗?”

真是个让人呼吸一窒的好问题。

“你这是质疑我七年的感情或许不如你来的坚定?”

金南俊一贯是个会说话的,他通过疑问的方式间接回答了金泰亨的问题,用词中分明带着挑衅,可和善的表情却使你找不出理由生气。

七年的感情用了六年大病一场来挽留,金南俊放弃本该属于他的东西,改头换面,只是为了迎合另一个人的生活。

但归根结底,金南俊还是那个金南俊,刻在骨子里的用再多谎言也无法改变。

就像所有人的命里都充斥着惊喜与意外,阴暗的又或者阳光的,接受与不接受在于内心,固定的轨迹都不会发生任何的变化。

就像如果金泰亨那天没有听从金羿的话回家帮他拿印鉴,没有看到金南俊把一粒粒药片用热水融化倒进洗手池里,故事的走向也依然不会改变。

这件事才过去没有多久,金泰亨连当时金南俊被拆穿时的表情都记得清清楚楚,他不紧张不惶恐,自然的和金泰亨打招呼,反倒更添了几分坦然。

“能不能占用你十分钟的时间?”金南俊说话的同时打开了水龙头,把未化开的渣滓尽数冲进了下水道。“我想,你现在也很希望我解释。”

金泰亨点头答应,他确实很需要一个解释。平常有气无力的金南俊在他早晨出门时明明还因为天气转凉而无法去医院探望金羿,眼下却生龙活虎,看不出生病的样子。

金南俊没急着说话,他带着金泰亨去了自己的卧室,从上锁的书柜里拿出了一个盒子,坐在地毯上朝金泰亨摆摆手示意他过来,之后才将盒子打开。

里面的物件看上去没什么稀奇的,净是些学生用的文具,又或是折的歪歪扭扭的千纸鹤。金南俊把这些放到一旁,从最底层拿出本相册,单手递给金泰亨。

金泰亨接过打开,从第一页开始翻看,相片满满当当的排列着,主人公大多数都是金南俊和他从未见过的男人,时而搞怪,时而对镜头温柔的笑着。

开头几页的两人稚嫩的很,点滴的变化都记录在上头,金泰亨翻到一半就把金南俊和男人的关系猜出了个大概,但还是搞不懂这和所谓的解释有什么关联。

“他叫金硕珍,是我离开基地后在学校里认识的,按理来说,我应该叫他学长。”

“我刚开始的时候觉得,一个人怎么可以生活的那么单调,那么容易满足。对身边的事物都没有戒备。”

“而我在花费心思了解他之后,就想着未来要是能和他过一辈子就好了。”

介绍男人时金南俊眼里都闪着光,语气甚至比以往都柔和了不少,是他不曾露出过的模样。可惜这种神采只维持到这里,便随着接下来的话黯淡了下去。

“他说他的梦想是和他父亲一样成为一名优秀的警察,当时的我也必须像我父亲一样,继承他所谓的事业。”

彻彻底底的背道而驰,像命运跟那时只有16岁的金南俊开了个玩笑,击垮了他长久以来无奈却不得不接受的一切。

“我没有生过病。”

金南俊苦笑着承认,他从相册里抽出最后一张照片,上面的男人穿着警校的制服,比之前的肤色黑了些,眉眼依旧温柔不凌厉。

“我放弃外界眼光里求之不得的,不过是终于找到不想放弃的,那些所谓的权利与地位,一点都值得让我与他为敌。”

“我原本打算等到你真正接手了爸的位置以后再告诉你,你可以怪我因此而毁了你的平静,或者现在就一拳砸在我的脸上。”

金南俊不为自己的选择后悔,即使他用了整整六年的时间去圆一个谎言,局一般的圈进了许多人。

金泰亨期间一直安静的听着,在金南俊算不上道歉的结尾后长长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与其责怪,不如感慨造物弄人。

时至今日金泰亨都没有怨怼的力气,更多的是想着他能遇到闵玧其到底多亏了金南俊变相的成全。

也正因为这样,他走到了今天,代替金南俊爬上了同样不情不愿的位置,闵玧其说过的想要的那种安稳的生活,他再也给不了。

“想以后柾国那孩子能让我再省点心就好了,号锡和莹姐都能安安稳稳的成个家,我也要找个体贴的老婆,可以的话就去靠海的地方开家民宿,整天搬一张躺椅躺在门口,哪儿也不用去。”

“包括你啊。我还指望你哪天成为我的老板,给我开家民宿,一个月只让我汇报一次账目,就完美了。”

闵玧其描述这些的样子还印象深刻的在金泰亨脑子里,他不敢再对闵玧其提及是否要确定他们的关系,即使不该发生的事通通都发生过无数遍。

“我曾经为了闵玧其能留在我身边,一直以来都是无条件听从他的话的。”

或许是压抑的情欲独自忍受了太久,又或许是如今的他们都失去了存在的意义,金泰亨跟坐在对面一起喝着闷酒的金南俊放下学了很久的不动声色表情管理,吐露着不愿在任何人面前表露的心事。

“我是听他的话的,可是现在他说让我离他远一点,我又该怎么做呢?”
















评论(2)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