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人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南硕】《我家傻攻是大佬》C3



*AU | 重度OOC

*当148变成14.8

*小抠门遇上小傻子


-3

“干什么啊,这都半夜了。”

门在金硕珍坚持不懈的敲打下从里打开,门内的男人穿着睡衣,耳朵上还夹着一支铅笔,表情带着明显被打扰的不高兴。

能让金硕珍深夜求助的这位邻居,说起来……还真不算有什么大能耐。

搞建筑设计的,标准的黑白颠倒,宅男一枚,起初金硕珍刚搬过来能主动和他亲近,纯粹是看见跟房子沾边儿的就觉着亲切,慢慢相处下来发现人还不错,不错中还透着靠谱。

日常的琐碎不用多提,就说目前的靠谱具体就体现在闵玧其满脸不高兴的开了门,听着金硕珍慌慌张张的描述完经过,二话不说就去了金硕珍家,打算会一会这位拥有大金表的流浪汉。

闵玧其面无表情的时候还是挺唬人的,比如现在他坐在客厅的单排沙发上,手里摩挲着金硕珍给他的手表的表盘,直勾勾的盯着坐在斜对面的南俊。

南俊被陌生人冷漠的审视弄的浑身发毛,直往身边的金硕珍身后躲,恨不能把自己全部藏起来。

“我让你来到底是干什么的?”金硕珍也感觉闵玧其的眼神有点恐怖,他将窝在身后的南俊拽出来坐好,带着些许的火气埋怨道。“你看看你把他给吓的。”

“啧,你别打岔啊。”闵玧其砸了咂嘴提醒金硕珍,跟着调整了一下姿势,又对着南俊说:“你别害怕,我问你个问题。”

“这是几?”

闵玧其伸出两个手指手晃了晃,认真的等待南俊的回答,然而南俊只是对着他看了几秒,便再次躲回了金硕珍的身后。

“行了,你可以放心了。”闵玧其这话是对金硕珍说的,并且随手把表扔到茶几的玻璃台面上。

“哪儿就放心了啊?”

玻璃发出的咔哒声听的金硕珍肉疼,赶紧凑过去检查有没有砸坏房东留下的茶几,之后才回想起闵玧其说的什么。只觉得莫名其妙。

“我看他一会儿就吓成这样,而且傻的连数都不认识了,你难道还担心他杀人越货,谋财害命啊。”

在闵玧其的认知里,连二都不认识得人智商恐怕连学龄前都不到。几乎没有可能分辨什么是货真价实的金表。

“那万一他之前不傻呢?万一他不是傻是失忆呢?”金硕珍立刻反驳。

“…………”

闵玧其还真没考虑到这个问题,一时接不上话来,犹豫了片刻后郁闷的接道:“我是设计房子的,又不是研究脑子的,我怎么知道他到底是失忆还是真傻。”

“再说了,你又没想真养着他,明天早晨连人带表一块扭送到派出所不就完了。”闵玧其这才反应过来他和金硕珍的举动有吃饱了撑得的意思。

“是哈,你说的也对……”金硕珍也恍然大悟。

折腾了半天全都是瞎耽误功夫,闵玧其撇撇嘴,懒得搭茬,起身回家。留下金硕珍和南俊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不,不送人。”

确定闵玧其已经离开,南俊着急的拽着金硕珍的衣角,他并不理解派出所的意思,只能用自己能够明白的句子表达想法。

“没说要把你送人,你都这么大了,送人也得有人要啊。”

金硕珍瞧南俊这幅害怕的模样觉得怪可怜的,放柔了语气尝试询问:“南俊不害怕,你告诉我,这块表到底是哪儿来的?”

“我,我的。”南俊确定的回答。

估计是问不出别的什么了,金硕珍不免有些失望,一想到自己身边有可能坐着个祸害就后背发凉。

“我没,骗你。”南俊感觉出金硕珍的不信任,急忙解释:“真是,我的,真的。”

“哎,我知道了,你的你的。”

一个话都说不利索的人能拥有一块大金表,还是镶钻的,说出去谁信啊,反正金硕珍肯定不信。

但同样又是因为南俊话都说不利索,还不能跟他太较真,一个头两个大。

发愁也没什么用,平常每天都要早起的金硕珍对抗不住生物钟的抗议,不可控的打了个哈欠,抬头一看墙上的挂钟,早过了十二点了。

然而南俊还穿着那身破破烂烂的行头,拘谨的偷瞄他,试图察言观色。

“我带你去洗个澡,睡觉吧。”金硕珍站起身无可奈何的说。

那身到处都是窟窿的衣服肯定是不能穿了,金硕珍把南俊带去浴室,详细的告诉他各种东西都放在哪里后才离开,去卧室的衣柜翻找有没有他能穿的衣服。

太新的吧,舍不得。太旧的吧,怕南俊穿着不合适。总共没几件的衣服愣是被金硕珍翻了好几遍,才终于找出一套不新不旧送人还不肉疼的。

刚拿出来还没等摘下衣架,就听着浴室里一阵稀里哗啦的声音,像是有什么砸到了地上,状况外但反应快的金硕珍赶快跑过去查看。

一打开门就对面前的景象有些傻眼。

能想到的全都教了,偏偏忘了最简单的一项,开关要往哪头拧才是热水。

自己废了半天劲才把衣服脱掉的南俊打开花洒便是冰冷的水从头上浇下来,躲避的过程碰倒了洗手台上的置物架,上面的瓶瓶罐罐摔了一地。

大脑空白的南俊瞬间愣住还不知作何反应,金硕珍就走了进来,他这才发觉自己好像闯了祸,大气都不敢出,身上顶了一身凉水激出的鸡皮疙瘩。

单看见他的表现,金硕珍就把原因猜出了大概。他先是关掉了花洒,又把散落在地上的东西捡起来暂时胡乱搁在一边,完事才教育起南俊来。

“这边才是热水啊亲人。”

“算了算了,我帮你洗吧。”

金硕珍说着示范给南俊,把开关调转了方向。之后还觉得不放心,生怕万一他再一走,南俊会不会放出最热的水来烫着自己。权衡之下妥协道。

话说的轻巧,实际操作起来却不容易。

南俊乖乖的任由金硕珍摆布,倒是金硕珍后知后觉的发现,给一丝不挂的成年男人洗澡有多尴尬。

就算男人连数都不认识,可还是个男人。

还是个,身材挺好的男人……

南俊倒是坦坦荡荡,浑身都透着单纯。

可反观金硕珍,连眼睛都不知道往哪儿看合适了,也有一半因为热气熏的,满脸通红。












评论(3)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