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飞咻】《动荡》C21



*OOC×一个亿

*黑道继承人和他的导师

*小奶狗变身小狼狗的全过程


《动荡》


-21

闵玧其和金泰亨说过,如果一个对你而言不熟悉的人靠近你三步之内,那是绝对的危险距离。

此时闵玧其离金泰亨的距离不足十公分,且彼此互为最熟悉的人,可金泰亨还是觉得危险,不过前后两者的含义大不相同。

“你一定要摆出这幅样子给我看吗?”

金泰亨不喜欢这样的闵玧其,却又心存侥幸的认为,他们还可以再近一点,本应该再近一点,就像20岁时不同寻常的成人礼。

在那之前,他名正言顺的迈进了金家的大门,初见的女主人不似他想象中的尖酸刻薄,是个温柔又优雅的女人,金羿找了专门教他管理等一系列问题的老师。空闲的时间金泰亨还会去找完成任务的闵玧其,在他身边泡上两个小时。

看起来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除了他和闵玧其算不上真正的恋人。

哪怕拥抱和亲吻变成再平常不过的事,甚至有过几次单纯意义上的擦枪走火,他们也始终没提起过要做一对恋人。

明朗却又暧昧的关系持续了一年之久,金泰亨至今清晰的记得20岁的生日,金羿邀请了许多商界或政界的人来参加,打算正式的向公众介绍自己的继承人。

提前了几个月的筹备都是为了这一刻的到来,在飘着雪的冬日里酒店门外依旧车水马龙,宴会厅不久便热闹起来,而身为主人公的金泰亨还在顶层的房间里,等着闵玧其帮他整理难缠的领带。

定制的西装合身到有种压迫感,初次穿着正装的金泰亨很不适应,闵玧其刻意把领带调松了些,又反复打量了一番后,干脆动手撤掉了领带,连带着解开两颗原本系到最后的纽扣。

“这样就好多了,刚才看起来像个卖保险的。”

闵玧其十分满意自己对这身行头的改动,顺便帮金泰亨拉拉衣领,吐槽完还不忘夸奖一句:“今天来的大小姐们恐怕有一大半都会被你迷住了。”

好好的气氛还非要捡人不爱听的说。

金泰亨懒得搭茬,垮着脸,用表情来说明他对什么大小姐才不感兴趣。

然而这种行为看在闵玧其眼里却只觉得幼稚,愈发想变本加厉的惹他不高兴,偏偏这时耳机里传来该让金泰亨入场的消息,也只能作罢,赶忙催促着他出门。

“等一下不能喝酒就不要逞强,别笑的太开,看着像个傻子,我不能全程跟着你,总之你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记住了没有?”

随着电梯的下降,闵玧其把能想到的全提醒了一遍,他难得唠叨一次,可金泰亨貌似还在对刚才的事耿耿于怀,只点点头算是回应,盯着楼层提示看都不看闵玧其一眼。

“对了,还有……”闵玧其在到达楼层即将打开门之前开口。“你今天的样子,把我也迷住了。”

没有人比闵玧其更会哄金泰亨,不论真假都能让他立刻没了脾气,可惜电梯外早有人等候着,闵玧其自觉的退到金泰亨身后跟着,正经的像刚才的话不是他说的。

按照规矩,闵玧其本是没有资格来参加这场宴会的,不过因为他是金泰亨的导师,情况就大大不同了。

一进会场的门,金泰亨便去到了金羿的身边,老头子还是离不开他的轮椅,全程由人推着,宣布了金泰亨继承人的身份。参加的人一批批的轮流过来祝贺,每个都少不了寒暄和制式化的夸奖,枯燥无聊。

闵玧其一进场就绕开角落的安保去了最后一排,刻意找了个离各家小姐们都近些的位置,靠着椅背听着女孩儿们窃窃私语的讨论着金家的二少爷,倒也有趣的很。

直到金泰亨手里的酒杯空了三次,闵玧其才舍得放弃听姑娘的小心思,拿了个装着水的杯子走上前去偷偷和金泰亨换掉,明明没经过事前排练却意外的默契。

虽然有闵玧其使的小伎俩的帮忙,不胜酒力的金泰亨进行到中途还是有些微微的头昏,硬撑着的场面话重复到烦躁。

其中最疲于应付的多半是那些人带来的家中适龄的女儿,毫无兴趣还要面带微笑,远处还有闵玧其幸灾乐祸般的旁观着,短短几小时,金泰亨觉得比他在训练场呆上一天还累。

金羿照旧在即将结束前称病先行离场,留下金泰亨独自送走所有的宾客,闵玧其充当起手下的角色陪他,等到人尽数散去已然到了深夜。

“怎么样,今天这么多姑娘里,有没有碰见一个你喜欢的?”

返回顶层房间的电梯里,闵玧其不愿意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点吃醋,对正单手揉着自己太阳穴解乏的金泰亨调侃道。

金泰亨放下手,转过身面对着闵玧其与他直视,靠在墙壁上回答:“你这是明知故问。”

“是又怎么样?”

闵玧其大方的承认,往前靠近了些,借着醉意挑衅着金泰亨的底线。

封闭的空间和氛围无一不刺激着金泰亨的神经,闵玧其如同往常逗小孩子一般的语气也成为肾上腺素飙升的理由,金泰亨的目光因为酒精迷离了几分,半眯眼睨了闵玧其片刻,猛的伸手勾住他的腰,同时噙住了他的嘴唇。

出了电梯门后短短的几步路因为纠缠在一起的两个人走的缓慢,金泰亨的手在闵玧其的下摆里游走着,另一只手胡乱的拉扯他皮带上的搭扣。

闵玧其仿佛丧失了理智,由着金泰亨撒野,身体出于本能的做出回应,跌跌撞撞的倒在房间深处的床上。

“你清楚你现在在做什么吗!?”

闵玧其跨坐在金泰亨的身上,严肃的神情和语气在此刻衣衫不整的凌乱和两人的喘息中并没有起到任何镇定的效果。

金泰亨用行动作为答案,他翻身把闵玧其压在了身下,继续着刚才被打断的索取。

这是他们第一次做到了最后,之前从未想过会有这么一天的金泰亨毫无准备的进入了闵玧其的身体,疼痛感让闵玧其咬住了下唇,该死的尊严不允许他溢出一丝呻吟。

欲望促使之下的撞击谈不上温柔,更像是证明彼此存在的方式,恨不得把对方揉进自己的命里,不死不休。

这场近乎疯狂的性爱在筋疲力竭之前才结束,金泰亨还压在闵玧其的身上,脸埋进他的颈窝里调整着呼吸。

看似是缠绵过后的温存,实则金泰亨犹豫着不知如何开口,开口问一问闵玧其,他们算不算是恋人。

或许该怪黏腻的汗水扰乱了思绪,苦思冥想之后始终无果,闵玧其也不知为什么突然笑了几声,彻底打断了金泰亨。

“你笑什么呢?”金泰亨抬起头,用鼻尖磨蹭着闵玧其的脸颊,小声的问。

“泰亨啊。”

闵玧其把头别到一边,依旧含着笑。

“疼死我了。”

大概是犯了一个不可原谅的错误。

金泰亨忘记了闵玧其讲过的,他最怕疼了。













评论(4)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