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飞咻】《动荡》C20



*OOC×一个亿

*黑道继承人和他的导师

*小奶狗变身小狼狗的全过程


《动荡》


-20

金泰亨这几天几乎忙的脚不沾地。

眼下时局不稳,公司和帮派的大小事宜每一项都需要经过他的手亲自处理,加之不久前刚刚抓到崔承元的手下,又从他那儿陆陆续续找出不少人的藏身之处,得到不少有用的消息。

之前出的乱子导致下面各个分部的人员都损失了大半,如今不知何时又要打一场硬仗,各方面的防范于应对措施都需要加强。

帮派里亢长无比的会议开起来没个完,夜里对那些人的审讯也耗费了不少的精力,长时间的少眠导致金泰亨的状态看起来疲倦的很,只能在车里行进过程中的一小会儿功夫里稍作休息。

“boss,现在要送你回家吗?”

“不,回公司。”

金泰亨巡视完底下的分部已经接近下班时间,司机成日里跟着,最清楚他的日程,难得工作结束的早,自然想着他会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却没承想被直接否认了。只好遵守本分开车驶向公司的方向。

司机的想法确实没错,只不过今天金泰亨有对他来说比所有事都重要的人要见。

公司的办公室还是金羿在位时的装修风格,老派又沉闷,能让金泰亨待在那里还不烦躁的只有到了月底,一脸不情愿的闵玧其拿着文件夹给他汇报业绩。

一家夜总会的具体营业额实在没什么关心的,和金氏的各项产业比起来都不值一提,金泰亨的理由实在有些蹩脚。可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门禁早就被通知了凡是锦瑟来的人都可以直接上到顶层,按照以往的惯例,闵玧其总是在下午下班之前才会过去,潦草的说完每月的盈余就离开。

金泰亨回去的时间刚刚好,秘书告诉他锦瑟的人才到,金泰亨点头示意自己已经知道,脚底下的步子都快了几分。

只是推开办公室的门的后看到的却不是闵玧其。金泰亨原本平常的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玧其让我告诉你,他从昨晚一直统计账目统计到今天,要好好补一觉,所以让我来了。”卫莹见金泰亨进门快速从沙发上站起来,按照闵玧其教她的话,忙不迭的解释道。

其实这种比任何工作都要苦的差事,卫莹是说什么也不愿意来的,无奈闵玧其一再坚持,把文件夹丢给他就上了楼,根本就不容她拒绝。

“这个月所有的账目都在这里了。店里等下还有很多事要忙,我就先回去了。”

卫莹把手里的文件夹放在茶几上,恨不得赶紧离开这里,原本算的上她看着长大的金泰亨现在可不似从前,从毛头小子到顶头上司的反差让她至今还无法适应。

“等一下。”金泰亨在卫莹即将走出办公室之前拦住了她。“文件夹你拿回去,告诉他既然今天要休息,那就明天再给我拿过来。”

“………………”

卫莹定在门口,犹豫着没有行动。

“算了,我还是过去听他汇报好了。”金泰亨察觉出卫莹的为难,看了一眼时间后还是决定亲自过去听闵玧其汇报。

全世界都找不出比他更不像老板的老板了,金泰亨自己想想也觉得好笑,但又别无他法,跟着卫莹动身去了锦瑟。

回去的路上卫莹坐在金泰亨旁边,心始终都悬在嗓子眼儿,暗自吐槽自己究竟是招谁惹谁了,平白无故还要承受这种惊吓。

心惊胆战的感觉一直持续到和金泰亨一起进入闵玧其的房间才算放下,闵玧其骑着被子趴在床上一动不动,卫莹简直想感谢苍天让这位祖宗真的在睡觉。

“玧其,玧其?”

卫莹凑过去喊了闵玧其两声,闵玧其丝毫没有反应。

“玧其!闵玧其!!”

卫莹继续喊叫着,还伸出手推了推闵玧其的被,闵玧其这次这才动弹了几下,烦躁的把脸埋在了枕头里。

“干什么啊,我才刚睡着,我不是让你去打发金泰亨了吗?”闵玧其的声音蒙在被子里显得闷闷的,努力克制着自己即将爆发的起床气。

“我在你眼里这么好打发?”

适才一直在一旁安静看着的金泰亨忍不住开了口,觉得闵玧其被吵醒的反应还跟从前似得充斥着无用的火气,不由自主的露出了许久不曾发自内心的笑意。

金泰亨会来是闵玧其意料之外的,起床气也立刻消失的干净。他快速的抬起头,见金泰亨正在床边看着他笑,不知作何反应,只能再次把头埋了回去。

“我去楼下等你。”

闵玧其的表现提醒了金泰亨今时不同往日,以前的他可以无赖的趴到闵玧其的身上强行让他清醒,而现在却连靠近一步都会怕惹得他生气。只得收敛了笑容,说完便退出了房间。

卫莹见状为了防止闵玧其的追问,也赶紧逃离了是非之地,只剩下闵玧其自己为了计划失败苦恼。

躲开金泰亨和让金泰亨讨厌他,这两个选项前者对闵玧其很难,后者对金泰亨很难。怎样都想不到有效的解决办法。

摆在眼前的问题又不得不面对,闵玧其放空了片刻后起床,收拾一番下了楼。

楼下的生意已经渐渐开始忙碌了起来,金泰亨坐在每次来时的卡座里等着,闵玧其出现后先与他对视了一眼,并不着急过去,反倒先去了吧台和田柾国不知说了什么,然后才拿着卫莹放回去的文件夹和对讲机,朝金泰亨走过来。

闵玧其把文件夹扔到桌上,此时的音乐还不算激烈,两个人却依旧无话,金泰亨似是也习惯了闵玧其的态度,神色如常的拿起来文件夹翻看起来。

总共不到三页纸的内容,只是些一目了然的流水账,金泰亨粗略的扫完便抬头看着闵玧其说道:“这些就是你一夜没睡整理出来的?”

“这里又不像其他地方,你还想看些什么?难道让我把每个公关出台的时长,去了哪家宾馆,收了多少小费,全都问出来统计在里面吗?”

是否一夜没睡倒不用怀疑,只是原因绝不是因为那些简单的账目。闵玧其自然明白金泰亨话里的意思,故意装傻的反问。

金泰亨不接话,只直勾勾的盯着闵玧其的眼睛,然而对方选择无视了他眼神里的内容,把对讲机也丢到了桌上。

“还是说要再详细一点?详细到问清楚他们和客人干了几次,用了什么姿势?”闵玧其边说着边凑到了金泰亨的近前不到二十公分的距离,语气像多年前问金泰亨还想不想要活下去。

“我对这些不感兴趣。”金泰亨知道闵玧其做这一切不过是为了表现出疏离,尽量保持淡定的回应。

“知道别人用了些什么姿势确实没什么有趣的。”

闵玧其突然靠的更近了些,之后抬起一条腿跪在金泰亨身边的沙发上,单手撑住金泰亨背后的墙壁,近乎跨坐到了他的身上。突然的动作让金泰亨不知所措,蓦然瞪大了眼睛。

“但你最喜欢这个,我没记错吧?”











评论(7)

热度(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