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飞咻】《动荡》C19



*OOC×一个亿

*黑道继承人和他的导师

*小奶狗变身小狼狗的全过程


《动荡》


-19

郑号锡回到家已经过了凌晨,店里气氛正酣,一楼的舞池里依旧形形色色站满了人,摇头晃脑的跳着乱舞。

一般过了午夜,闵玧其便不再管楼下的生意如何,因此郑号锡也不多做停留,绕开人群径直上了楼。

那个倒霉男人的血迹蹭在身上一片,这让郑号锡不舒服的很,一半是嫌弃,另一半是可惜自己才只穿了一次的衬衣。

上到四楼后郑号锡先把外套扔在了客厅的沙发上,例行每次沾血后丢掉脏了的衣服,再洗个澡去去晦气的规矩。

洗完回房时路过闵玧其房间,郑号锡发现门半掩着,而闵玧其正坐在桌前认认真真的写着字。一笔一划都写的尽量端正,速度缓慢的很。

“你在测试我会在多长时间内发现你吗?”怎么都写不好一个工整的字,闵玧其烦躁把笔丢在了桌上,头也不回的说道。

原本就没打算偷窥的郑号锡光明正大的进了房间,闵玧其侧坐着椅子转过身,胳膊搭在椅背上,看着他扑倒在自己的床上。

“你进来是有什么事吗?”闵玧其难得不去计较郑号锡弄乱了他的床单,语调不带丝毫起伏的问。

“没什么事,不过就算我不进来,你等下还是会去找我的吧。”

“………………”

一语中的。

闵玧其常会因为身边的人过于了解他而烦恼,比方现在,金泰亨从来没在五小时结束前离开,郑号锡知道他不可能不问。

“崔承元之前的亲信找到了,所以我才叫他过去。”郑号锡在床上滚了一圈,又伸了个解乏的懒腰后才坐直身子。“谁知道他正好在这里。”

“哦。”闵玧其没问后来怎么样,有些事他猜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横竖现在告诉他他也再帮不上什么忙。干脆省的让自己跟着心烦。

“哥。”郑号锡一扫刚才慵懒的样子正色起来。“你和泰亨就打算一直这样下去了?”

自从金氏出了乱子,闵玧其和金泰亨的关系便瞬间降到了冰点。郑号锡也比原来更加忙碌了许多,几天不回家再平常不过。而且就算回来,也找不到合适的时机问些什么。

好不容易趁着今天这个机会,郑号锡没有扭捏着怎么措词,单刀直入的向闵玧其提起了此事。

闵玧其面对突然的发问显得有些诧异,他没接话,只与郑号锡沉默的对视着,过了一会儿才从桌子上拿过烟,却怎么也打不着手里的打火机。

郑号锡见状主动接过打火机擦亮了火光,闵玧其半眯着眼睛凑过去点燃了烟,这才缓缓开口。

“我问你,你会愿意为了我而陷入危险,甚至去死吗?”烟雾随着说话时的张合喷洒出来,在闵玧其眼前一丝一缕的升腾,最后消散。

郑号锡不清楚闵玧其的用意,不由回想起小时候闵玧其趁着深夜带他逃出那家总虐待孩子们的福利院,似乎从那时起,答案便无可厚非。

“可我觉得泰亨他也会。”郑号锡自认自己看人看事的眼光很少出错,他没有正面回答闵玧其,反倒换了个方式表达自己的想法。

“我知道他会。”闵玧其不否认郑号锡的话,却又紧接着说道。“可是他不能。”

“他有更多值得拥有和需要守护的东西,那些东西的价值远远高出所谓的爱情,所以即使他会,他也不能。”

“何况他真正的人生才刚刚开了一个头,将来还会有无数的诱惑或者困难,他会认识很多人,看懂很多事,会发现现在对我的偏执,只不过是无知的冲动。”

金泰亨需要彻头彻尾的变成大人,闵玧其则觉得这个过程不能再有自己作为拖累。

他像个局外人似得冷静讲述着内心认定的现实。语气不难过也不绝望。

“那你当初又是为什么纵容了他无知的冲动?”

或许是与闵玧其相熟多年,又或许是实在疑惑和无法苟同,向来好说话的郑号锡也开始毒舌起来。

“这可能是我做过最后悔的一件事。”

闵玧其自嘲的笑笑,把燃尽的烟丢进装了水的烟灰缸,发出刺啦的声响。

果然人一陷入感情就容易变成傻子。

郑号锡记得原来的闵玧其可不是这个样子,原来的他从来不会为任何事而改变决定,撞了南墙都不回头,倔强到固执。

“你小时候想逃出孤儿院的时候被我发现了,我问你能不能带上我一起走。你跟我说让我不要后悔,出去后你是不会管我的。”

“我当时看你的眼神,真的以为你会在出去之后就丢下我,包括柾国也是,但事实证明你只是骗了自己一次,我们都好好的在你身边长大了。”

“所以你现在要我怎么相信你不是又在骗自己?”

算的上是温柔的拷问,郑号锡对待亲近的人从不凌厉,哪怕每句都让闵玧其无法反驳。

“我也无法相信我自己。”

闵玧其仔细斟酌一番后明确的说道。

“就像我总觉得我活的很累,总想要过平静的日子,但又总矛盾于不被任何人需要的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每个人都是天生的矛盾体。

就像闵玧其曾经总觉得凡事都可以不顾一切的赌上一次,但当赌注变成金泰亨时却又开始怕输了。

在局面不可逆转前就选择放弃,这是闵玧其能想到的唯一的解决办法。

五年间积累的情感错综复杂的结成了一个死结,让身在其中的人难以摆脱,身为局外人的郑号锡显然也无法解开。

这场异常难得交心最终也只换了个潦草收场,郑号锡信守承诺的帮助金泰亨传达了过几天让他别忘记去公司汇报工作的事后便离开,留下闵玧其一个人静坐着出神。

就这么过了许久,闵玧其才站起来去了摆放着衣架的门口。

衣架上挂着的外套里装着闵玧其的钱夹,看起来鼓鼓囊囊的折不平整,打开后里面却并没有装着多少现金。大部分的空间都被包装撕掉一个边角的草莓糖占据着。

那是闵玧其的最后一颗糖,旁边还放着张沾了酒渍的照片。

闵玧其抽出照片,那是金泰亨离开基地的那天早上拍的,上面的他一脸震惊与嫌弃,因为金泰亨在按下快门的一刻亲了他的脸颊。

闵玧其直到现在看到它都还会不由得笑出来。

之后便是可惜他们再也回不到那个时候了。
















评论(2)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