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南硕】《连锁反应》17-18


非ABO|生子|重度OOC


有怀孕情节,注意避雷


带您直击一线明星跑路的原因与全过程


17.


    “在很久很久以前,神秘而又庄严的城堡里住着一位美丽的公主……”


    冬天的夜总是更短些,金硕珍坐在窗边的摇椅上捧着本童话故事书,借着身边矮桌上台灯暖黄色的光,一字一句的读着公主与王子的故事。


    转眼又过了半个月,金硕珍已经在他向往的地方渐渐适应了异国的生活,五百万也从若隐若现变得更加突出了几分。


    前几天孕检时是金硕珍第二次见他,躺在床上通过屏幕看到他时也不再像上次那样一个圆乎乎的小白点儿,而是医生口中很符合发育过程的,有手有脚的大头娃娃。


    19周整,一切正常,按理来讲怎么都应该感觉到胎动了。可金硕珍期待了那么久,小家伙就跟偏要和他作对一般,至今都没有动过一下。


    “王子和公主举行了盛大的婚礼,从此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了一起。”


    故事很快就讲完了,金硕珍放下书,在凸出的肚子上抚摸了几把,里面的小东西依旧一点面子都不给,一动也不动。


    “宝宝。”


    “五百万。”


    “小崽子。”


    金硕珍又试着叫了几次,一次比一次不耐烦,可惜五百万还是没有动静,安安静静的待着,跟不存在似得。


    “看在今天是爸爸生日的份儿上,动一下我瞧瞧?”金硕珍声音轻轻柔柔的,眼神都含着对小家伙的宠爱。


    12月4号,是金硕珍来到世上的日子。


    往年不论在那里都是有人来帮他庆祝的,家人朋友,还有那群可爱的小粉丝。今年孤零零的一个人在国外,只不过收到几个电话算作祝福,本就显得落寞,五百万还说什么都不肯完成他的期待。


    “又在跟孩子说话?”


    陪着金硕珍一起来到这里的保姆阿姨记得今天是他的生日,这会儿捧了个蛋糕进来,上头插着正燃着蜡烛,因为怕它们熄灭,每一步都走的缓慢。


    “对呀,这孩子真的懒,动一下都不肯。”


    在阿姨面前就觉得自己也还是个孩子,金硕珍和她抱怨两句,同时坐起身,等着蛋糕到他面前,蜡烛的火光莫名的映的人心里跟着温暖,他浅浅的笑了笑,眨巴着眼对阿姨孩子气的说了声。“谢谢你。”


    阿姨和金硕珍相处的久了,自然不会顾着他是个多么有名气的艺人,伸出手在金硕珍的头上揉了揉。“不用客气,许个愿吧。”


    金硕珍点点头,双手合十闭上了眼。


    26岁了,一共许过26次愿。


    今年想要贪心一点,希望所以不好的事就在今天之前全部过去,五百万要平平安安的出生,将来还要快快乐乐的长大。


    金硕珍许过愿后再睁开眼,和阿姨一起吹熄了蜡烛,刚才因为五百万不肯活动的而委屈的心情好了不少,他从蛋糕上挖了一块奶油融化在嘴里,甜的,直甜进心坎儿里。


    “今天是属于我们阿珍的日子,什么愿望都一定会实现的。”


    阿姨的声音舒缓又好听,她温柔的看着金硕珍,祝福过后又小心翼翼的试探道。


    “不如给宝宝的爸爸打个电话吧。”


    “离开这么久了,他一定很想你的。”


18.


    “……………………”


    这在金硕珍眼里是个不存在的伪命题,他从来没有一瞬间认为过,金南俊有可能在想他。


    虽然他真的常常想起金南俊,尤其是在医院里接受检查,金发碧眼的医生用英语问他你爱人在哪里的时候。


    为此阿姨常常能发现金硕珍瞧着原处发呆,同样也是从年轻一天天过来的,不用言语也知道金硕珍一定在想念着谁,恍惚的样子让人心疼。


    该给金南俊打个电话吗?


    金硕珍是想打的,可转念又想到今天明明是他的生日,又任性的不想打了。


    “交给五百万来决定吧。”


    “五百万,你想我给爸爸打电话的话,就动一动好不好?”


    金硕珍提出这个幼稚的决议,纯粹是因为不好意思直接拒绝阿姨的一番好心。反正五百万这家伙懒得怎么哄都不愿动,那就让他来拒绝最合适。


    这一次和五百万说话,金硕珍没抱有任何的期待,擎等着告诉阿姨是宝宝不愿意听到他爸爸的声音。他的话音刚落,不知道懒孩子是伸了伸手还是踢了踢腿,竟然真的,动了那么一小下。


    “他他他,他好像真的动了一下。”


    感觉真的很奇妙,奇妙到金硕珍一时忘记了反应,怔愣了半天才找到神智,说话时难以置信的打着结巴。“真,真的。”


    单靠语言似乎并不能表达自己的激动,金硕珍抓过阿姨的手搁在他的肚子上,小声的喊了两句。“宝宝?五百万?”


    五百万该是听到了他的声音,很快又动了两次。


    “看来我们宝宝也和你一样,很想念他爸爸才对。”


    “…………………………”


    行吧,看在这么神奇又感动的胎动的份儿上。


    金硕珍还是有一点相信五百万的动作是因为他是愿意给金南俊打个电话的,那么自己便毫无理由拒绝小家伙存在以来的提出的第一个要求。


    手机是这个现代社会不可或缺的必需品,可金硕珍为了隔绝一丁点的辐射而不常碰了,如今再用起来倒也不陌生,一样的驾轻就熟。


    他没急着拨通那个熟悉的号码,反倒是先翻墙打开了常用的聊天软件,想看看没有其他联络方式的金南俊这段日子里给他发过消息了没有。


    如果金南俊当他是过去了,那么恐怕就没必要听五百万一次,就让一切都真的过去好了。


    拥有几百个好友和几十个群组的账号里一登录便弹出了无数条消息。金南俊的始终置顶在第一个,金硕珍不必再去翻找,红色的提醒上显示着金南俊给他发过很多条消息,点开来最新的那条再一分钟前,写了生日快乐。


    顺着这条一直向上划,金硕珍把每条都看的仔仔细细,本来说好再不哭的他,眼泪又一次压抑不住的模糊了眼睛。


    “你已经到美国了吗?”


    “你说的我好像做不到,没办法不当真,也没办法忘记。”


    “今晚的月色真美。”


    “我现在才跟你说我爱你的话,你会不会相信?”





















   


评论(10)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