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南硕】《连锁反应》15-16


非ABO|生子|重度OOC


有怀孕情节,注意避雷


带您直击一线明星跑路的原因与全过程


15.


    时间随着五百万的成长走的飞快。


    金硕珍不必忙碌的生活,成日里踏踏实实的当个宅男,偶尔坐在落地窗前和五百万一起晒太阳,杜绝所以和金南俊打照面的机会,晃神时总觉得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似得。


    细算五百万已经四个月了,金硕珍捱过了反应最强烈的日子,虽然还不至于能吃能睡,但站在镜子侧身看着自己的时候就能看得出肚子比原先凸出了一些,裤子也全都小了一个码,侧面见证了五百万的飞速成长。


    好在现在到了11月中旬,入了冬的衣服都变厚了许多,不仔细瞧还瞧不出来,那就意味着要趁现在,到了必须离开的时候。


    要落脚的地点最终定到了美国,金硕珍相中了那里一座极不起眼的小镇,单瞧着远离城市喧嚣的安静祥和和独栋房子里带着秋千的小花园就不由自主的心向往之。


    不会有人再试图窥探到他的生活,适合他和肚子里的小家伙留下,甚至长长久久的待在那里。


    一系列必须的准备都交给极其值得信任的小助理去做,公司对外宣称他要出国进修学习表演,金硕珍为此还特意在微博上出现了一次,妥帖的圆了谎。


    经纪人的将来的去处不用他操心,助理,造型师,甚至连平常总来他家定时做打扫的阿姨,金硕珍都一律安排的妥妥帖帖。


    孤身一人的阿姨轻易的被他说服一起到美国去照顾他的生活,没法带在身边的就干脆一股脑塞给金泰亨,反正他们家两口子都是艺人,总能用的到。


    临行的前一天金硕珍还去看了看父母,其中的原委他们并不清楚,还以为真的是像公司消息说的那样,很乐的自家的儿子能得空好好休息休息。


    金硕珍看着父母开心的样子便觉得亏欠,感慨前些年没日没夜的忙碌着,非得要自己也当了爹,才知道父爱和母爱到底有多伟大,恨不能把心肝儿都掏出来的爱是换了任何人都给不了的。


    万事俱备,没有其他需要了结的事,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送行造成混乱,航班都特意选在了晚上十点,金硕珍在吃过晚饭后才开始收拾行李,心情看上去还不错,嘴里一直哼着段自己也叫不上名字的小曲儿。


    “宝宝,爸爸要带你出去旅行了,你开不开心?”


    网上说怀孕到四个月之后就可以感觉的到胎动了,金硕珍对这个新奇的体验十分感兴趣,因此每天都自言自语般和五百万说话,称呼都亲热了不少。


    衣柜里的衣服大半都不能穿了,仔细盘算了一圈后也没什么好收拾的,一个行李箱都没能塞满。金硕珍看了一眼时间,刚好指向八点三十分,他那个非要送行的助理应该正在赶来接他去机场的路上。


    闲着也是无聊,金硕珍从背包夹层的瓶子里拿出一片果味的维C含着,用手机编辑了一条言简意赅通知自己要出发的短信,挑着几个关系最为要好的群发了出去。


    要不要也给金南俊发一个消息?


    金南俊看着通讯录里金南俊的名字,犹豫了半天还是下了两个字的决定,算了。


    藕断丝连依依不舍等所有拖泥带水的词儿都不是金硕珍应该去考虑的,更何况金南俊这么久以来,连通电话都没给他打过。


    公司内部不少人都知道他今天走,金南俊如果真的关心,绝对没理由还要等着他通知。


    好吧,到底还是有点儿舍不得。


    金硕珍没头没尾的想了半天以后,终于承认自己矫情了半天的原因还是因为舍不得,即使那天都那么硬气的把话说绝了。


    助理到达时金硕珍还正坐在客厅对着行李箱发呆,但也是在听到门铃响后便恢复了正常。


    要久空着没人住的房子到处都盖的一片白,看着就压抑,加上金硕珍最近比谁都明白等待的滋味,赶紧提着箱子下了楼。


    一路上直奔机场,交通畅通无阻,还差十分钟登机,没有任何人不听话的跑过来送机,而且运气极好的没有晚点。


    简单的和助理道别几句, 期间金硕珍往机场大门的方向撇了好几眼,临近时间点才转过身,和陪着他一起离开的阿姨走进了登机口。


    想的太多果然是自寻烦恼。


    金南俊没有来,再也不会来了。


16.


    前些天下了场雨,在还不到雪日的初冬也显得寒冷,闵玧其在一家酒吧门口停好车,呼吸在冷空气中呵出团热气,过街进到了酒吧里。


    他对这些当初用来公演过的场所早就厌烦至极,无数来借酒浇愁的人们,趁醉酒撒着难看的疯,瞧着就丧气。


    无事自然不会来,所以这次他是来赴约的。


    进门后先摘掉某些人总唠叨他要记得戴上的围巾,闵玧其顺着服务生的指引,一路寻到角落的卡座里。金南俊拿着杯酒,那个模样正好是让闵玧其讨厌的。


    “搞得好像遭了什么难一样。”闵玧其坐在金南俊对面,说话的声线更像是喝醉的那一个,带着些不耐烦。“注意形象这个词儿,你应该比我知道的早吧。”


    “就是想要注意形象,所以才叫你来。”


    金南俊拿过空杯倒满,搁在了闵玧其的面前,表情阴沉的很。“不然怕管不住自己,跑到不该去的地方去。”


    这个欠揍的德行和当初不开窍的自己可真他妈像。


    闵玧其嫌弃的撇了金南俊一眼,无形中连自己都捎带上了。他拽了拽衣袖露出手表,敲敲表盘后完全不打算委婉的说道。“已经过十点了,金硕珍早就走了。”


    “…………………………”


    这么容易的就被人戳穿了心思,金南俊一时语塞,盯着闵玧其看了老半天,最后也是只再拿起面前的杯,无奈的笑笑。“连你都看得出来的事儿,金硕珍就看不出来。”


    看不出他从那晚空旷的地下车库里瞧见金硕珍眼神时便陷进去了,看不出他接下来做的所有事都是出于喜欢,或者可以干脆称之为爱。


    “这个应该怪不了他。”闵玧其不清楚自己怎么就替金硕珍说话了,总之一针见血,半分面子都不给金南俊留。“你的情商,什么时候能和智商成正比就好了。”


    “有些东西不能总等着别人去发现。你不亲口证明的事要人家怎么去确定?还是说你觉得现在你宁可叫我来陪你喝闷酒也不去找他,这也能算的上是在乎吗?”


    “虽然我不是很想承认,但我们都活的太戾气了,过去的我,和现在的你。”


    难为闵玧其一次性能说出这么多的话。金南俊静静的听着,大拇指摩挲着玻璃酒杯上的纹路。待他全都讲完,才翻然悔悟又无可奈何的接了一句。“已经太晚了。”


    “我不是没想过要告诉他。”


    告诉他从最初就不是单纯的想和他上床而接近他的,告诉他自己对他的心意,就只差那么一点点就说出口了。


    “可是就在那天,他告诉我,有些事没必要当真和记得。”


    金南俊站在今天的位置,承受过太多无谓的攻击和谩骂,其中哪一次都没金硕珍眸子里映不出他的模样时漫不经心说出来的几句话来的伤人。叫他不愿意再去回想,甚至不敢再主动去找金硕珍一次。


    闵玧其不清楚金硕珍离开的原因,只知道金硕珍的助理强行跨了个公司,被金泰亨塞到了他这里。外加上一个失意的金南俊,全部都莫名其妙。


    我上辈子是欠了金家的吗?


    闵玧其翻了个白眼,不想再陪着当局者迷的金南俊矫情下去,倒满的酒杯碰都没碰一口,拿起自己的围巾,站起身来打算回家。


    “哦,对了。”


    才迈出去一步,闵玧其想起什么似得转过身,对着金南俊失魂落魄的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


   “只要你想的话,任何时候都不算太晚。”

















   


评论(3)

热度(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