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飞咻】《金小虎养成记》下



《金小虎养成记》下


*AU | OOC | HE

*一个假的养成故事

*很土很土的土味小作文


-11

金泰亨16岁,想舔掉闵玧其嘴边的牛奶。

弟弟再次跟自己同校,这意味着闵玧其还剩一年就要高考了,高三的生活只剩下学不完的习,做不完的试卷,短短个把月的功夫,书桌的抽屉里就攒了一堆用光的笔芯。

晚自习结束的时间已经够晚了,金泰亨和闵玧其一起回家,弟弟已经做完了所有的功课,而哥哥不到凌晨别想出得了书房。

金泰亨也是在这时多了个任务,每晚给闵玧其递一杯牛奶。

“我能不能不喝?反正咱妈也看不见。”

“不行。”

闵玧其讨厌牛奶的味道,每次都试图让金泰亨放过。金泰亨每次也都不容商量,亲眼看着他用比喝药还痛苦的表情喝完一大杯牛奶,伸出一点舌尖舔掉嘴边残留的奶渍。

这个动作对金泰亨有着无限大的诱惑。

诱惑着他想要凑过去帮忙,尝一尝闵玧其嘴里的牛奶味。

“对了,小虎啊。”闵玧其放下杯子,有一个突然想到的话题要问。“你今天为什么要拒绝人家小姑娘,你看人家都快要哭了。”

学生时代的早恋多半都跟笑话似得,比如今天下了晚自习的兄弟俩刚刚出了校门,就被一个小姑娘拦住了去路,给了金泰亨一封信。

粉色的信封上点缀着红色的爱心,打老远就能闻见一股香味,搭配上妹子微红的脸颊和躲闪的目光,少女的心思任谁都看的出来。

金泰亨拒绝了她,更没收下那封用了很大的勇气才送出的信。

“因为我是个好学生。”

这回答两个字形容就是官方,金泰亨拿起桌上的杯子说完转身便走,留下闵玧其在书桌前一脸懵逼。

金小虎怎么这么快就长大了呢。

闵玧其想不明白,原来那个小人儿怎么一下就长的比他还高半个头,肉乎乎的小脸也开始有棱有角,倒仓的公鸭嗓子半哑着,不像以前软软小小的。

他变成女孩子心仪的对象,有了几个闵玧其叫不上名字的朋友,将来还会结婚生子,不会再追着他跑了。

要是小虎永远是他一个人的就好了。

闵玧其胡思乱想着,还空着的半张试卷儿都没心思做。


-12

金泰亨17岁,从没跟闵玧其分开过这么久。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一年的努力,闵玧其终于捱过了高考,顺利的考到了外省的大学。

这也意味着金泰亨和他哥的距离从初中到高中的半个市,变成了将近一千公里。

舍不得,金泰亨舍不得,闵玧其也是。

出发的前一天金泰亨明显的话变少了很多,打开闵玧其早就收拾好的行李箱,一样样数着有没有遗漏些什么,还用记号笔在白色的箱子上画了两个小人。

有花有草有房子,画的很丑,水平至多算的上幼稚园小班的涂鸦。

闵玧其就拎着它出了远门,一别就是半年之久。

有些人是这样的存在,总在你身边的时候不觉得怎样,分开了就总像少些什么,对于闵玧其来说,金泰亨就是这个有些人。

学校里的漂亮姑娘不在少数,尤其出众的永远是同寝男生闲暇时讨论的同样,可闵玧其总会想着,这个女孩还不如小虎的眼睛好看,那个女生性格还不如小虎懂事儿。与其费尽心思的琢磨怎么才能约她们出来吃一顿饭,还不如回宿舍跟小虎闲聊。

高中那点黄色思想不知道什么时候消磨殆尽,在全宿舍都趁着半夜打开电脑围在一起看十九禁的日常里闵玧其也显得特殊起来,躺在床上脑子都是那年金泰亨偷偷在洗手间洗内裤的背影。

一切都不对劲儿,可惜闵玧其意识到的太晚,即使发现了也回不了头。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熬着,好容易熬到了寒假,见着了每天都能想好几遍的金泰亨,按理来说应该上去勾住他的脖子问问他想哥了没有,闵玧其却犹豫着下不了手,平添了几分尴尬。

而这样的尴尬几乎回家的每一天都在发生,譬如金泰亨洗澡忘记了拿毛巾。

“哥,帮我把毛巾拿进来。”

再寻常不过的一句话,搁在原来,闵玧其一定会一边骂人一边打开门,故意把毛巾砸在金泰亨的脸上。

如今动了不该动的心思,从小看到大的弟弟都再也不敢正眼去瞧了。

光是把门敞开条缝儿伸进胳膊,都要尽量的避开仅有的一点视线,心脏加速的狂跳着。


-13

金泰亨18岁,想问闵玧其能不能只喜欢金小虎。

闵玧其有女朋友了。

虽然他自己没有主动提起,但对于一向对他关注度很高的金泰亨来说,并不难发现。

最明显的就是今晚的视频通话,闵玧其的小指上擦了红色的指甲油。

没什么不好承认的,又或是闵玧其本就等着金泰亨来发现,他大方的点点头,说着对方是个什么样的女孩子。

“就是个子小小的,然后长得蛮可爱的,性格也很好,和我还算有很多话聊……”闵玧其一条条数着姑娘的好,声音却越说越小。只得潦草收尾道。“嗨,你知道的,哥以前就喜欢那种类型的女孩子。”

错误的事情一旦发生,总要想办法解决的,闵玧其喜欢他的金小虎,就像某天早上突然爆出了一颗青春痘。不算很疼,可老让人在意着。冒着留疤的风险也要挤掉它才痛快。

可惜闵玧其是这样想的,但金泰亨不是。

“哦,那挺好的啊,我先睡了,明天要早起。”金泰亨说完就挂断了视频。

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给闵玧其看,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算祝福,吃醋和坦然之间的演技切换对金泰亨而言非常难,只能选择首次主动挂断通话,连之前要说上五分钟才能结束的晚安都忘记了问候。

“不管有了谁,我也最喜欢我们小虎了。”

闵玧其的消息是在五分钟之后发过来的,明显的安慰语气,像他刚认识他的第一个晚上,棉花似得小奶音轻声和他说小虎别怕,我最喜欢小虎了。

“我已经不是六岁的小孩子了。”

“所以你能不能只喜欢金小虎?”

是场预谋已久的一时冲动,输入的文字毫不犹豫的发送过去,做完这些后的金泰亨并不觉得有哪里不对。

听话的金泰亨做的太久了,这次他想着可以不必再那么懂事,就一次就好。

消息的内容是闵玧其从未预料到的。

他犹豫了片刻,无法答复,这条信息就一直摆在聊天界面的最底层里,始终不见回音。


-14

金泰亨19岁,校服衬衫的领带怎么都系不好。

冬季转过一年又是春天,紧接着便是盛夏,金泰亨结束了高中生活,迎来了一场最正式的毕业典礼。

闵玧其从去年的寒假到现在都没回过家,和金泰亨的联系也渐渐少了许多,那个女朋友听说也早就分了手。几天前金泰亨就打了电话问他会不会来参加,闵玧其似乎很忙,匆匆应付几句便挂断,没给他个准信儿。

直到典礼些天的清晨,闵玧其还没回家,金泰亨站在镜子前整理自己的校服,怎么都系不好那条该死的领带。

也许再拖一会儿,外面就会传来闵玧其敲门的动静。

金泰亨把不死心的借口全都甩给无辜的领带,并不愿承认自己其实在期待着什么,就这样耗到迟到的边缘,才被闵妈妈三番两次的催促下走出了门。

坐在去学校的车上,金泰亨一言不发的看着窗外,内心是有些后悔的。

要是他从来不曾冲动的说出一些话,哥哥照旧只是哥哥,那在今天这种场合里,依着闵玧其的性子,一定会出现在他的身边,嘴里喊着我们小虎,然后抬手揉乱他的头发。

再后悔的心情也只能在车停在校门口时暂时忘记,一整天的活动排的满满当当,多到无聊,最后一个环节进行已经到了下午,学习成绩优异的金泰亨作为代表站在前面讲话,闵玧其还是没有回来。

演讲稿是几天前就备好的,满满当当写了一页,金泰亨还没读到三分之二就不想再继续了,礼堂里安静的气氛都让人觉得烦躁,沉闷的让人想大喊几声发泄。

闵玧其就是在这时出现的。

手里还提着金泰亨涂鸦过的行李箱,轮子摩擦地板发出轰隆隆的声响,在自带回音的大礼堂里有着成倍的效果。

所有人的视线都被吸引过去,其中当然包括期待了很久的金泰亨。恰好除了金泰亨之外的也全都被闵玧其无视掉了,他在后排站定,笑着朝台上的他招了招手。

闵玧其不想提起自己的出现下了多大的决心,又是怎样的奔波与仓促,他只想着要告诉金泰亨。

“喜欢上别人好像太难了。”

“所以我觉得还是只喜欢我们小虎最好了。”


-15

我叫金泰亨,今年20,跟我哥在同一所大学读书。不同系,他再有半年的功夫又要毕业了,年龄差这东西真他妈的折腾人。

哦,对了,说金泰亨可能没人认识我,我就是那个小虎,不过这名儿可只有我哥能叫,别人不行,别问了,没有为什么。

我哥这人吧,特别要面子,总觉得被自己弟弟拿下了有点儿丢人,所以我一般不敢跟他提以前的事儿,惹急了他会咬我。

至于现在我俩的关系……算是个秘密吧,只能偷偷的告诉你们,我已经可以真正的舔掉他嘴边的牛奶了……

我啊,我的命是真的好。

六岁那年幸运的从天而降了一个家,有了一个哥哥,十五岁那年对他动了情,十九岁那年他告诉我他也一样,二十岁,没有比眼下更好的时候了。

一辈子怎么那么短……

我想在三十岁之前给他套上一枚戒指,四十岁依旧拥抱着醒来,五十岁一起逛逛家附近的菜市场,六十岁跟他去旅行,七十岁陪他去公园散步,八十岁戴着老花镜给他读报纸。

一辈子怎么那么长……

我太想和他一起变老了。




-END-






评论(3)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