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南硕】《连锁反应》9-10


非ABO|生子|重度OOC


有怀孕情节,请注意避雷


带您直击一线明星跑路的原因与全过程


9.


    五百万真是个折磨人的存在。


    金硕珍这两天每次有气无力的回到家后都要教育他一遍,其折磨人的程度一点都不亚于金南俊,一个伤身,一个伤心。


    为了发布会,公司特意让他这几天把时间都空了出来专心准备,放在原来,这恐怕是想都不敢想的好事,如今却因为总要和身为制作人的金南俊在一起而变得开心不起来了。


    或者说是因为知道了五百万的存在后,再面对自己的‘床伴’时便开心不起来了。


    网上说怀孕初期都会因为一些不适反应开始易怒,阴晴不定,反复无常,捱过了前三个月才会有所好转。金硕珍对其中阴晴不定这条不能更加赞同,日常忍受着双重的折磨,不过两天的功夫,也是掰着手指头在过的。


    怎么也要撑过发布会,他也要像金泰亨那样疯狂一把,和他身上所有的光环告个别,带着磨人的五百万,暂时离开这个带给他无数荣耀的伤心地。


    社长对于金硕珍的未来总是有很长远的规划,这次也不例外,把下半年的计划拿来与他协商过,过去的金硕珍习惯于在保持个性的同时尽量的照着做了,如今却是看到了满满的档期安排就心烦的很,到底也没给个回答。


    没什么好回答的,老子现在有更重要的事儿要做。


    比如对什么都想吐的时候也要为五百万而强塞几口,再不想看见金南俊也要拿出自己的满分演技,还有在发布会后台的化妆间里花费两个小时还原自己当初的好气色,尽可能最后做一次那些看见他后通通都闪着星星眼的姑娘们心目中完美的王子。


    王子就应该是时常飘着一股仙气儿的。


    金硕珍换过衣服后瞧瞧镜子里的自己,不知道他的造型师是出于什么样的心态给他选了一套纯白色的,袖子长到只露的出指尖,且能足以塞进两个他的衬衣的。


    好极了,不能更好了。金硕珍拉开换衣间的帘子面无表情的走出来,朝着正透过对面化妆镜打量着他的造型师问了一句。“这套衣服等发布会结束之后我能带走吗?”


    “………………啊?”造型师显然不太能理解金硕珍的行为,只知道属于一线演员的演出服,没有不让一线演员本人拿走的道理,随即同意道:“当然可以。”


    “嗯,谢谢。”


    金硕珍点点头道声谢,对身上这件衬衣满意的很,仙气有没有先放到一边,款式绝对可以装的下将来在他肚子里茁壮成长从小不点变成一个球的五百万。


    哪里有孕夫装可以卖?听都没听说过。


    坑到一件算一件,剩下的留给以后再头疼。金硕珍的心情因为它而好了些,给了助理这么多天以来难得的好脸色。“等下我换掉它之后,立刻收好放进我的车里。”


    毕竟发布会结束后,他无论如何都回不来了。


    这次社长大人说起来给了他十足的面子,自己亲自来还不算,更是请了同公司许多的艺人来站台,声势浩大,金硕珍想想过会儿他可能会气的脸色发青的样子,还是不禁有那么一点怕。


    既然其他人通通都来了,金泰亨自然也不例外,完妆后的他看时间未到,先去了金硕珍的休息室,进去时他正坐在正对着门的沙发上,手里还托着被看起来很烫的热水。


    “几天不见了,你考虑的怎么样?”


    金泰亨可不像金硕珍有这么几日能忙里偷闲,却始终担心金硕珍会不会做出什么傻事,趁着四下工作人员不在,跟着坐在他身旁开门见山的询问道。


    “有什么好考虑的。”


    金硕珍记得自己知道结果的当天就告诉了金泰亨答案,他搁下杯看了看墙上的挂钟,离着发布会开始越来越近,已经没功夫再聊些心路历程,同样毫无铺垫甚至像不怀好意般的对金泰亨说。


    “反正我这么相信你,你一定会帮我的对吧?”


10.


    后来金泰亨一直问到工作人员来提醒金硕珍准备上场,也没有问出他到底有什么需要自己来帮忙的。


    金硕珍只是笑,告诉金泰亨等一会就会知道的,然后站起身将耳返戴好,留下还要等一会才会露面的金泰亨走出了休息室。


    两天前被碎玻璃刺伤的脚还没好全,走起路来始终带着点隐痛,会怕痛的金硕珍一直小心的很,这次却是全然不再顾及这些,好像随时的疼痛能叫他保持镇定似得,每一步都走的昂首挺胸的矫健。


    制作人先生的休息室在最靠近楼梯的那间,金硕珍必须经过那里,不可避免的和金南俊打了个照面。


    金硕珍很想潇洒的无视金南俊直接走过去,他往前走了一步,最后还是停下,留在原地等他。


    谁叫今天要表演的主打里有金南俊rap的部分,他当初包含了那么多的私心要求加的,如今却遗憾自己不能拥有未卜先知的能力,眼看着所有的一切,都朝奇怪的方向去了。


    练习配合过很多次的他们无需再多的言语,今天的发布会人来的很多,开场音乐前奏响起时,金硕珍就听到了熟悉的尖叫声,依然如同王子般朝舞台中央走过去,面对着各种镜头早就不再有任何的畏惧,他缓缓的开口,完成台下所有姑娘们的公主梦。


    金南俊再上场时是与他对视着的,伤心的情歌配上他的声线听了总能更让人难过。金硕珍单手虚搭在腹部,像极了个绅士,实则是又在和五百万说着悄悄话。


    他如果真的会为了我的离开而难过就好了。


    就跟他现在的表现和他的歌词一样,那么难过就好了。


    金硕珍也分不清自己现在是痛苦还是释怀,只觉着他还是爱着眼前的这个男人,而且有了五百万的存在后便更爱了,奈何对面的人太远了,谈到爱的话就太远了。


    歌曲的初公开就在金硕珍状态最不佳的状况下结束,他照例和每次出现在公众面前一样鞠了个标准的九十度躬,下台换掉自己很满意的演出服,把舞台留给为他站台的人出场。


    再一套便是严谨的红色西装,搭配了黑色的衬衣,不仅满满的束缚感,还离奇的和金南俊那身黑西装红衬衣配成了套。


   换成以前,金硕珍是一定会为这点小心思而开心的,眼下再瞧见却感觉人人处处都要跟他作对,拉扯着他那么多的舍不得。


     “你还好吗?”金南俊在上场前这样问。


    金硕珍最近的状态所有人都看在眼里,其中金南俊看的最为清楚,往常有些空闲都要凑到他身边的人再也不来了,常在一旁一个人发呆,这无论如何都算不上正常。


    “嗯?”冷淡几天过后突如其来的关心让金硕珍猝不及防,楞了一下后还是没说出自己一点都不好,他扯着嘴角笑笑,尽量若无其事的答。“挺好的。”


    不能容金南俊再问别的什么,金硕珍先他一步,返回了舞台。


    发布会的大部分时间都留给了台下的媒体采访,其中大部分的问题全都是围绕着金硕珍和金南俊创作的灵感和如何表达情感的,金硕珍回答到心烦,金南俊以为是专门拿来骗人的胃病的缘故,便接过话,答的多些。


    金硕珍乐得在时机到来前少说些没几个人真正关心的废话,多数问题敷衍几句也就过了,挂着标准的浅笑,等待着结束前必然会出现的那个问题。


    “请问下面的活动有什么具体的规划吗?”


    接近尾声,金硕珍终于等到了他最想回答的。


    “确实有了十分具体并且确定的规划。”


    金硕珍依然笑着,但手却在背后旁人看不到的地方攥的紧紧的,把所有该和身边的金南俊一起承受的都一个人扛了下来。


    “一直在荧幕上活跃了这么久,想来大家看我这张脸也都看腻了吧。”


    台下齐声的喊着没有,金硕珍将这些未来可能永远再听不到的欢呼和尖叫收藏进心底,表面上装作视若无睹的样子,用着玩笑的语气继续说道。


    “所以我打算暂时休息一段日子,一年,或者更久。”


    “到时候会以一个全新的金硕珍重新回来的。”


    只要还有人愿意接受那个金硕珍的话。


















评论(7)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