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南硕】《连锁反应》7-8


非ABO|生子|重度OOC


有怀孕情节,注意避雷


带您直击一线明星跑路的原因与全过程


7.


    “那你还叫我过来做什么?”


    金泰亨的心情已经瞬间从生气转化成了无可奈何,靠在身后的墙面上瞧着金硕珍。“跟我分享一下你的决定?”


    “对啊。”金硕珍还是笑着,胡乱承认后笑容才一点点的在脸上消失。“不然只有我一个人待在这里,多可怜……”


    “……………………”


   金硕珍之前想象过如果他做了爸爸会是什么样子,只是从没想过,孩子有可能是从自己的肚子里爬出来的。


    这太迷幻了,所以总要有个人在,哪怕听他说说话也好。


    即使金泰亨完全不认可他的做法,只把所有的检查结果塞进了自己的包里,接了个定时炸弹似得,语气颇有些英勇就义的样子。“这个我帮你收着,其他的事你自己好好考虑。


    “嗯。”出了什么事时还是金泰亨最靠得住的,金硕珍淡淡的应了,毕竟能瞒多久算多久,他站起身,打算离开的样子,却是走到金泰亨面前。“其他的麻烦你了,不过那张照片能不能给我?”


    五百万的第一张照片,乌漆嘛黑没什么看头。金硕珍还是从金泰亨手里要了回来,好好的收进背包的夹层里,他和金泰亨简单的道了个别,巧合又没遇见过般的分头行动,一个人开车回了家。


    之后便想着如果早知道金南俊在的话,他想他不会选择这么快就回家。


    “后天就是你的专辑发布会,社长叫我找你讨论一下当天的发言。”金南俊把手里的书搁下,翘着二郎腿,主人翁的派头。


    突然出现在别人家终归不太礼貌,何况是他恨不得成日光明正大过来的金硕珍的家,拥有钥匙的金南俊总这么小心翼翼的,怕哪一点惹了金硕珍不高兴,却不知道自己事事都惹金硕珍不高兴。


    每次都这么着急解释,怕我会误会。五百万,你瞧见了吧,你爸就是这样的一个大猪蹄子。


    金硕珍真像是那颗小白豆子能听到他画外音一样,在心里和五百万说着悄悄话,他赤着脚踩在地板上进到客厅,理都没理金南俊。


    “我听说你今天去医院了。”金南俊拿出支烟点燃,竟是没瞧出金硕珍有一点生气。“检查结果是什么?”


    “没什么,胃病。”


    金硕珍不想说话,连呼吸都不想,因为烟味对现在来讲,真的很让他想吐。


    好吧,第二次吐的很难看,全叫金南俊瞧见了。


    果然到最后甚至连点好印象都不能给金南俊留下吗?金硕珍双手撑着水池边缘阵阵作呕的时候,抽空想了这个悲催的问题。


    什么都没吃过还要吐,吃点什么也全都用来吐了。金硕珍还想着自己熬过开始的几个月,能不能吐到只剩下皮包骨头。


    “你确定你只是得了胃病?” 熄灭香烟跟在金硕珍后头的金南俊靠在卫生间的门上质疑道。毕竟这种程度,说是胃癌他恐怕也会相信。


    “不是,我怀孕了。”


    “……………………”


    金硕珍故意看似漫不经心的说出口,打开水洗脸,之后才抬起头看了看金南俊的反应,他正瞪大了眼看着自己,眼神说不上是惊吓还是别的什么。


    “这你都信啊,我开玩笑的。”


    金硕珍的额前的头发打湿了些,眼睛红红的,一股玩笑的语气。金南俊没接话,只是不自主的轻轻松了口气。


    这点细微的反应到金硕珍那儿也变得清晰,虽然见他这样的表现难免寒心又失望,但还是忍不住趁机再试探一句。


    “怎么,你不喜欢小孩子吗?”


    “………嗯,不喜欢。”


8.


    只有金南俊自己知道他的话完全不是出于本意。


    能和自己喜欢的人结婚,有一个宝宝,大概是这世界上不能更幸福的事,只是金硕珍……概率太小就算了,主要他还是个胆小鬼。


    连虫子都怕的人一定很怕疼,听说生孩子会很疼,金南俊可舍不得让金硕珍去受那份儿罪。


    金硕珍点点头,表情管理的很好,看不出一丁点异样,心里跟五百万道了个歉,叫他听见亲爸爸说出这样的话,可真不利于胎教。


    自己难过的话五百万肯定也会跟着难过的吧。


    金硕珍极力的控制着情绪,他想伸出手隔着肚子安慰一下五百万,手悬在半空后才想起金南俊也在,只能作罢,向上撩了撩自己湿漉漉的刘海。


    “社长要你来找我讨论发言。”金硕珍的演技公认的好,一秒的功夫就换了副模样,他去客厅接了杯温水喝了一口,又继续说道:“这难道不该看临场发挥?有什么好讨论的。”


    “我也不知道。”金南俊明知道金硕珍岔开话题也不拆穿,不过倒也没多想什么,只以为金硕珍不喜欢和他聊太多工作外的事。“不然我们跳过这话话题,出去吃个饭?”


    反正本意也不过是来金硕珍家的正当理由,金南俊也不在意,可惜后来的提议也是个错误,金硕珍现在听见吃这个字都反胃,实在是没那个心情。


    “我不饿,而且医生说了,最近要注意饮食,所以没办法陪你去吃饭。”


    应该是习惯了和金南俊始终好声好气的说话,即使瞎话张口就来,语气也依旧温温柔柔的,金南俊最受不了金硕珍这样对他讲话,只有点头答应的份儿。原地沉默了一会儿,觉着自己似乎不能再在这里多呆了,不得不违心的道别:“那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这人好像需要他的时候只是在床上,不然连简单的应付都不想,金南俊早就这样以为,但还是不愿意把金硕珍的钥匙还回去,显得自己潇洒一点。这次也是一样,临走前顺手带走了金硕珍给他的备用钥匙。


    难得的不太想他能留下来陪自己待一会儿。


    等到门彻底关上落锁的声音响起,站在门内的金硕珍垮下肩膀放松下来,他伸手摸了摸肚子里五百万正老实待着的位置。


    就特别特别的难过,希望五百万能理解的难过。


    “五百万啊,别听你爸爸胡说。”


    “他如果知道你的存在,会喜欢你的。”


    或许,只是或许会喜欢你的。


    安慰过肚子里狗屁不懂的小白点儿,金硕珍还是难过,打算躺到床上安静的平复一会儿,偏偏流年不利似得,路过酒柜时失神差点摔了一跤,脚底不知道踩到哪里跑出来的一块碎玻璃。


    那瓶红酒还是金南俊打翻的,那时他们在这里做,在已经有了五百万的情况下。


    诸事不顺,糟糕透顶。


    金硕珍干脆坐在地上,看着脚底不大的伤口慢慢的淌着血,然后变成模糊的一片。他努力的捱着不肯眨眼,眼泪珠子还是一滴滴的砸到地板上。


    看来怀孕的人会变得情绪化是真的。一言不合就要伤心,还会掉眼泪,讨嫌的很。


    但是这一次,说什么都要允许自己哭上一小会儿。


    “我真的不想告诉他,那样他就太可怜了。”


    让金南俊知道真相然后和他结婚?要和自己不喜欢的人结婚,还要赔进去一切,那实在是太可怜了。


    金硕珍喃喃自语般和五百万聊着天,随即胡乱摸了把眼泪,几个深呼吸后叫泪水再次逆流回去,双眼还是红通通的,却是再也不哭了。


    他站起身,颇着脚去沙发前拿过自己的背包,找出夹层里那张黑白的照片又仔细的瞧了瞧。半晌后打开手机的相机,和现在的五百万的照片,拍了张明显哭过且有些憔悴的合照。


    金硕珍的自愈能力早就锻炼的超出常人的强,瞬间雨过天晴后决定从今以后要尽量多想好的事情,为了宝宝的成长与胎教。


    比如也可以学着最近正流行的做一个孕期日记,将来等五百万长大了可以拿给他看,刚才拍的那张就叫第一张全家福。


    嗯,虽然是只有两个家庭成员的全家福。



















评论(5)

热度(1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