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飞咻】《金小虎养成记》中



《金小虎养成记》中


*AU | OOC | HE

*一个假的养成故事

*很土很土的土味小作文


-6

金泰亨11岁,迫切的希望能比闵玧其高就好了。

要说起这老住宅小区,哪儿哪儿都好,左邻右舍都认识,谁家缺啥少啥到隔壁一敲门就成,有一户做饭整栋楼都能闻见香味儿。可还是有点儿不足,就是各种设备全都老化了。

比方这电路,就是一个大问题,冬天倒还能将就,到夏天用电量大了,光是一礼拜就能烧断五回保险丝。热水器开着就不能干别的,所以洗澡的时候水老是不够用。

夏天不洗澡得多受罪,为了一家子都能用上热水,闵玧其和金泰亨回回都得一块儿洗澡节省时间。

小哥儿俩站在大号的盆里,挤着一个淋浴头,闵玧其一抬手洗头发,带着沫子的水总顺着胳膊肘儿浇在金泰亨身上,躲都没地儿躲。

“哥,你能不能往那边儿靠靠。”金泰亨边揉搓着自己的眼睛边歪着身子躲着闵玧其。“都杀我眼睛了。”

“嗯?我瞧瞧。”

闵玧其冲干净自己头发上的泡沫,胡乱用水抹了把脸,捧起金泰亨的脸,眼睛果然红了一圈儿,半眯着睁不开。

“洗洗就没事儿了,谁让你长这么矮啊,拢共就这么点地方,我就是想靠也没条件啊。”

闵玧其的话搁在平时,金泰亨是绝对不会反驳什么的,可是洗澡就得两说了,被吐槽长的矮的小孩儿立马使劲儿跺了下脚,盆里的脏水溅了闵玧其一身。

这种战争一旦开始就没完没了,你来我往一发不可收拾,两个人蹲下捞水,大半盆水泼的到处都是。

从上方洒下来的水慢慢变得冰凉,两个人才意识到自己玩儿过了头,赶紧简单的冲洗,冻了一身鸡皮疙瘩,踩上拖鞋光着屁股飞奔着回屋,路上沥沥拉拉撒了一地水。

进了房间闵玧其抓过床上的毛巾被抖开,也不急着给自己擦,先给身后抱着胳膊的金泰亨裹起来粗略的擦擦,然后包住脑袋胡乱揉搓着他湿乎乎的头发。

全程的动作都跟温柔二字不挨着,承受这些的金泰亨五官都皱成了一团。

什么时候能比我哥高点就好了,金泰亨想。

那样就是他淋闵玧其一身洗发水沫子,拿着毛巾被揉搓闵玧其的脑袋。变成他来照顾闵玧其,那样就好了。


-7

金泰亨12岁,那天傍晚刮了特别大的风。

学校的小学部跟初中部隔了好几栋楼和一个图书馆,金泰亨每天放学都要跟出校门的学生们逆行着,去初中部那边找闵玧其。

人一上了初中叛逆多半都来了,从小就爱闯祸的闵玧其自然不例外,跟同班的小组织天天混在一起,成帮结派。

眼瞅着已经快到隆冬,快放寒假了,这一天都像憋着有雪没下似得,阴沉沉的冷,风从脖子里灌进去剌的人肉疼。

“小虎啊,你自己先回家吧,哥还有事儿。”

好容易找到了闵玧其,他还是跟那群朋友在一起,跟金泰亨交待完就丢下他走了,勾肩搭背,头都不带回的。

金泰亨是不高兴的,很不高兴。

自从闵玧其上了初中,隔三差五的就老是这样,让金泰亨一个人回家,他则跟那群坏孩子一起钻进离学校不远的游戏厅里。

以前金泰亨都会乖乖的点头,自己溜达着回去,到了家还得跟他妈说我哥他们班老师拖堂了,先回不了家。

这次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金泰亨出了学校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选择了回家的反方向,奔着闵玧其常去的游戏厅迈开了步子。

实际闵玧其本意也不乐意去什么游戏厅,闹哄哄的吵的脑仁儿疼,纯粹是为了显得合群才去的,每次不等别人玩儿够了,他就提前回家了,撑死就待个把小时。

今天照例,闵玧其待了一个小时左右就跟朋友们打个招呼离开了游戏厅。

冬天天短夜长,外头都快黑透了,还刮着比来时大出一半儿的风。闵玧其刚一出门,就瞧见熟悉的人影蹲坐在门口的大石头上,抱着腿直勾勾盯着他,吓了他一跳。

“小虎?你在这儿干什么?怎么没回家啊?”认出坐在那儿的是自己弟弟,闵玧其凑过去站到金泰亨面前,难以置信的问。

“我等你一起回家。”

金泰亨晃晃悠悠的站起身,早就麻掉的腿跟踩在针上头似得,手指头也冻得通红。一句话就堵的闵玧其什么都说不出来。

回家的路上也是沉默的,金泰亨依旧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作祟般故意把两只手塞进了闵玧其的衣服里贴着他的肚子。

“诶我操……”

冰凉的触感让闵玧其打了个哆嗦,车把也跟着晃悠了一下,骂人的词汇到半截儿又想了想又憋回嗓子眼,由着金泰亨拿他的体温取暖。

诡计得逞的金泰亨头藏在他哥的背后,咬着嘴唇克制的偷笑着。

从那以后,小组织里的成员都反应闵玧其越来越难约了,拒绝的话也统一的很。

“不去,我弟还等着我回家呢。”


-8

金泰亨13岁,一家人搬出了老房子。

新家的地址离学校更近了点,正儿八经的学区房。一楼,大三居,从窗户望出去就是一大花园,每个屋都比原来宽敞了不少。环境也好了很多。

多出了一间卧室,爸妈说让兄弟俩一人一间,可是金泰亨和闵玧其明显都不乐意,后面装修就把那间小一些的改成了书房。

家具什么的统统换了一茬新的,有些东西上的塑封都还没拆,闵妈妈还特意给儿子们的钥匙上挂了差不多的钥匙扣儿。

“终于不用再跟你挤一张床了。”

正式搬进新家的第一天,闵玧其一头扑在他的新床上,跟另一边也在审视自己新床的金泰亨说。

金泰亨看着闵玧其趴在枕头上的样子,没有接话,从行李里拿出东西一样样的归置着,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双人床变成了两张单人床在房间两侧,闵玧其的床头柜上摆放着他这些年省下零花钱买的几样手办。金泰亨的则简单一些,只有一盏台灯,常看的书,还有放了小时候和闵玧其一起拍的照片的相框。他们也有了各自的衣柜,不必再掺和着用一个了。

一切都挺好的,金泰亨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可又说不上到底哪不对劲儿。

闵玧其的话还新鲜热乎着呢,结果到了半夜就自己打了自己的脸,起夜回来迷迷糊糊的就爬到金泰亨的床上,胳膊腿往他身上一搭,三秒功夫就重新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一睁眼,就是两脸的状况外,闵玧其也忘了他是怎么跑到金泰亨床上来的,两个人在单人床上连翻身的余地都没有。

“果然还是搂着我们小虎睡觉最舒服了。”

闵玧其懒得追究,横竖也是他不占理跑到人家床上去的,干脆把金泰亨又搂紧了些,脑袋窝在金泰亨的肩头,头发蹭的他下巴和脖子痒痒的。想再睡五分钟的回笼觉。

金泰亨在床里头侧身冲着闵玧其,一动不动的由着他死命的搂着,睁着眼盯着摆在床头那张照片看了一会,终于明白昨天为什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了。

果然,还是被他哥搂着睡觉最舒服了。


-9

金泰亨14岁,闵玧其做了一顿很难吃的饭。

如果问闵玧其下过厨没有,他绝对会回答从他还是小不点到长的有灶台高以来,这是头一回做饭。

如果问金泰亨有什么想不开的要吃闵玧其做的饭,他绝对会回答这完全属于迫不得已。

日常负责伙食的闵妈妈单位组织去外地学习去了,少说也得一个礼拜才能回来。剩下个做饭还算凑合的闵爸爸还总是加班。闵玧其实在吃够了开水泡面,做了个相当重大的决定。

“今儿晚上不吃泡面了,哥给你做顿好吃的。”

闵玧其跟金泰亨说的时候,是十分有自信的。

不就是做饭么,平常看他妈做的时候也没什么难的,放在锅里搁上调料,搅和搅和就行了。

自认为很简单的闵玧其不顾金泰亨的一再阻拦,一放学就扔下书包,进厨房鼓捣起来。

根据平常对闵妈妈做饭那有一眼没一眼的观摩,闵玧其成功的把米洗干净放在了锅里,并且还成功的找到了开关。

冰箱里的食材都是现成的,闵玧其拿了点看起来容易的出来,切菜的手法跟吓着了似得,别提废了多大的劲。

被禁止参观的金泰亨在房间里作业都写不下去,全程注意着外头的动静,只听见菜放进热油里发出刺啦一声响,紧接着还有闵玧其的一句我操。赶紧慌慌张张的跑到了厨房里。

刚一进门,就被闵玧其的姿势给逗乐了。

四处喷溅的油完全超乎了闵玧其的想象,他把锅盖拿到前面挡着,另一只操控锅铲的手全缩进袖子里翻炒着,整个人向后倾,脸上的表情嫌弃到了狰狞的地步。

就这么艰难的弄出了一顿饭,金泰亨试吃了一口,差点没当着闵玧其的面吐出来。

米饭是标准的夹生饭,咽下去都扎嗓子的程度,就那么一盘简单的青菜也好像打死的卖盐的一样,咸到发苦。

“小虎啊,要不咱还是吃泡面吧。”

闵玧其也尝了两筷子,明显和金泰亨有着相同的感受,心虚挠了挠后脑勺。

“嗯,虽然……但是仔细尝尝还是能吃的。”

金泰亨尽量委婉的安慰着,满心里想着的全是哪儿有水快给我喝点。


-10

金泰亨15岁,在闵玧其面前丢了很大的人。

从两年前闵玧其上了高中,和初中的金泰亨就不在一个学校了。

而且高中的课程加了每天的早晚自习,俩人连上下学的点儿都对不上。好在金泰亨早就学会了骑车,也不用闵玧其再操心。每天下了晚自习到家已经九点半多,再到第二天早晨五点半,就是他们唯一的相处时间。

儿子越长越大,知道要隐私权了,闵妈妈便很少再去他们的屋,闵玧其似乎就是看准了这点,又是一天的晚自习结束,回到家后闵玧其快速的回了房间,从书包里头掏出个什么东西来,偷偷摸摸的想藏到床底下。

“哥!你藏什么呢!”过程都被坐在自己床边翻书的金泰亨看了个满眼,鬼鬼祟祟的样子他想不在意都不行。

“诶,小虎啊,你小点声儿。”被发现的闵玧其回头瞧见是金泰亨,瞬间放松了警惕,揣着怀里的东西朝他这边儿走过来。“哥给你看个好东西。”

金泰亨好奇的把脸凑过去,看着闵玧其把一本书拿出来放到他的床头柜上,封面那个衣不遮体的女人就这么光溜溜的出现在他眼前。羞耻心使他立马扭过了头。

“你害什么臊啊。”闵玧其见金泰亨的反应觉得有趣,直接坐到了他身边环住他的肩膀,故意的逗他。“你可别跟我说你啥都不懂,这么性感的大美女你就一点儿不感兴趣?”

闵玧其的话金泰亨一个字儿都不爱听,回应就是抓起他床头柜上的杂志,一用力撇出了老远。

“你行啊金小虎。”扔书的举动也彻底惹怒了闵玧其,他一把把金泰亨按在了床头,紧接着把脸贴进了上去。“我倒要看看你是有多纯,来让哥亲一口。”

任谁听都是开玩笑的语气,到了金泰亨耳朵里却变了味儿,大部分原因应该是因为闵玧其靠的太近了,近到让他怀疑闵玧其真的会亲上去。

“你别跟我闹!”

金泰亨这几年长高了不少,几乎要跟闵玧其一边儿高了,力气也大,一伸手就把闵玧其推开老远。之后又像是有些后悔又不想服软,关上台灯躺在了床上蒙住头,只剩后背冲着闵玧其。

被弟弟推到一边的闵玧其无奈的耸耸肩,捡起地上的杂志,识趣的不再理他。

从这场冲突发生之后,金泰亨就保持着脸朝墙的姿势没有动过,什么时候睡着的都不知道,只知道自己做了一场乱七八糟的梦,梦里有他哥,只有他哥。

这场梦的代价就是金泰亨起了个鸡都没醒的大早,灰溜溜的去卫生间洗内裤。

太奇怪了,这太奇怪了。

金泰亨用水冲掉那些白色的痕迹,琢磨不明白自己怎么就会有这样的反应。

身后没能忍住的笑声传过来,金泰亨回过头,导致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闵玧其正倚在门框上看着,表情像是当场抓获了什么罪犯。

“我们小虎也是个男人了啊。”闵玧其怕还在熟睡的爸妈听到动静,小声的调侃道。

金泰亨不看闵玧其,连后脖颈子都红了一大片,暗自腹诽他哥可别是个傻子吧。









评论(3)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