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南硕】《连锁反应》3-4


非ABO|生子|重度OOC


未来有怀孕情节,注意避雷


带您直击一线明星跑路的原因与全过程


3.


    心动这玩意儿就跟遭雷劈似得,突如其来,叫人猝不及防。


    金硕珍不明白自己当时怎么被金南俊拉了个手就五迷三道分不清东西南北了,喜欢还就这样随着时间愈演愈烈。


    金南俊聪明,有才华,还有许多金硕珍也无法简单用语言形容的魅力点,所以才会通过任何方式去了解他的一切,他喜欢的,他讨厌的,他的性格,他的思想,他的处事方式。


    无所不用其极,包括和他上床。


    准确的讲,那算不得上床。


    金硕珍至今想起那次,都能凭空冒出一身的冷汗。


    金南俊在朋友的聚会上喝过酒,金硕珍在他的工作室等了好久才见他来,他趁着微醺的醉意用迷离的眼神看着金硕珍,金硕珍是清醒着的,却还是掉进了他的眼神里。


    工作室的黑色皮质沙发赤身躺上去感觉是冰冷的,即使夏天也不能幸免,金硕珍看着金南俊从另一旁的抽屉里拿出了安全套,忽然想起他忘记了告诉金南俊,他还很怕疼。


    尤其是意料之外,横冲直撞的那种疼。


    直到金南俊结束后留恋的吻着他的眼睛,金硕珍已经连抬起一个指尖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全身满是情欲的粉色,却因为金南俊接下来的话,瞬间褪了个干净。


    “我从没和男人做过。”


    “但我喜欢和你做。”


    嗯,四舍五入也可以当成我喜欢你来听。


    金硕珍难过了一阵子便过去了,把那些爱慕或者别的都压在了心底,和金南俊换成了另外的一种工作关系,做他的床伴。


    床伴守则第一条,便是把自己送上门。


    金硕珍甩掉发花痴的金泰亨,一路散步似得到了金南俊工作室的门口,打算告诉他一个好消息,自己难得有了一整天的休息日。


    专辑的进度完成了百分之九十,他们之后便不能再光明正大的接触了,金硕珍异常的珍惜可能是最后一次的,轻松独处的时间。他刚握住了门把手,却不凑巧的听到里面谈话的声音。


    过分专业的词汇金硕珍听的一知半解,只是能确定金南俊在工作。


    床伴守则第二条,不要打扰对方的生活,尤其是工作。


    金硕珍只能作罢,转身又往回走,他拿出手机,改用短信的方式告诉他这个好消息,信息还没编辑完,迎面就撞上了自己那个事多的助理。


    “我就知道你肯定在这儿。”


    “今天好不容易有时间,您该去医院瞧瞧了吧。”


    助理提起这事儿就发愁,金硕珍打前段时间开始就不知道犯了什么病,原本看见好吃的都不要命的人,愣是对什么都没胃口了,片场有几次直接跑到一边狂吐,人都瘦了一大圈。


    直到今天也没有任何好转,还是一样的食欲不振精神不济,金硕珍对此也困扰的很,眼下却低着头看着手机,完全无视了助理的存在。


    ‘我今天休息,一整天。’


    金硕珍按下发送键,另一边正听取闵玧其意见的金南俊看了眼内容,也把闵玧其的话变成了耳旁风,快速的回复了过去。


    ‘嗯,我还有事,晚上过去。’


    收到回复的金硕珍高兴了,关掉手机,给面子的搭理了助理一句。


    “你说医院?我今天没空,不去。”


4.


    金南俊总是来金硕珍家,以工作的名义。


    每次来不过待上两三个小时,其中大部分时间都给了床,或者是家里的任何一个地方。


    做爱,是他们用的最多的沟通方式。


    身为床伴来说,他们对彼此无疑是最合拍的那个,可谈到爱,金硕珍还是希望金南俊可以就只待在他的身边,陪他好好的说说话。


    尤其是在最近,他生着病,心情也莫名烦躁的时候。


    金南俊说了今晚会来,金硕珍晚饭前便回了家,依旧无精打采,瞧着十分的憔悴。


    嗜睡,厌食,看见平常爱吃的第一反应也是反胃想吐,谁看见也要他去医院看一下,金硕珍口头上应着,心里却想着不过是长久以来饮食不规律而得的胃病犯了,迟早会好的,用不着大惊小怪。


    强忍着一打开门就想奔向卧室一头栽在床上的念头,金硕珍检查了一下房间的各处,想来助理叫钟点工来过了,都干净的很。


    不知道金南俊的家里会是什么样的呢?


    金硕珍从没去过,想来应该符合单身男人的标准,不脏乱,但也不会太整洁就是了。毕竟没有谁会像他一样,迎接床伴还会到处收拾的干干净净。


   家门的钥匙金硕珍给了金南俊一把,之前总感觉自己自作多情,毫无意义,眼下却是派上了用场。金硕珍洗过澡后躺在了床上,不必再守在客厅等着给金南俊开门了。


    厌食导致的无力让他很快便睡了过去,金南俊来时发出的动静都没有听见,金南俊拎着他的电脑包和一个礼物样的盒子直接去了卧室,金硕珍缩在床上,睡的很熟。


    这岁月静好的样子实在叫人不忍心吵醒他,金南俊坐到床边看了他一会儿,最后因为能待在这里的时间太短,才无奈的叫了他几声。


    金硕珍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起身靠在床上,感觉还是难受的很,却笑盈盈的对金南俊说。“你来啦。”


     “嗯。”金南俊伸手摸了摸金硕珍的脸颊,应了一声,拿过自己带来的礼物盒子。“我买了一瓶新的红酒赔你。”


    上次来时不小心打翻了金硕珍酒柜上的一瓶红酒,金南俊觉得这次总要扯着这个由头,来的才算名正言顺。


    这种小心思放在心里不会说出口,字面上的解释到金硕珍眼里也变了味,单瞧着那瓶酒都直犯恶心。


    生怕将来有个牵扯吧,所以算计的这么清楚。


    金硕珍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变得这么多愁善感了,可能人生病了就会因为一丁点的小事儿而难过,阴沉着一张脸,看的人心疼。


    “怎么了?不舒服?”


    金南俊自然看出了金硕珍的异样,刚想要抚上金硕珍的额头试试他的体温,却被金硕珍拦住。他直接用行动给了金南俊答案,一路小跑着去了卫生间,吐的很难看。


    金南俊追过去,不知所措的顺着金硕珍的背,看着他泛红含泪的眼睛,语气难得的焦急起来。“我带你去医院吧。”


    金硕珍只摇摇头,拒绝了金南俊所谓的好意,感觉好些后打开水洗了把脸,越过金南俊离开了洗手间。径直栽回床上。


    “我有空自己会去的,被人拍到咱俩一起上医院还不定会乱写什么呢。”金硕珍吐过一轮后竟觉得没那么伤心了,满不在乎的说道。


    其实真正的原因是很不愿意把已经极短的相处时间,都浪费在医院里。


    金南俊什么都没说,明白对于金硕珍而言,形象就像是生命,他陪着金硕珍躺下,第一次不是用做爱开头,只安安静静的互相看着。


    生病真好,叫他看上去像我的爱人。


    金硕珍特别想就偶尔的一次不做合格的床伴,跟金南俊讲,看在我不舒服的份儿上,今晚就留下来陪着我吧。

   

    不现实,转念再想又太不现实了。金南俊应该能想出几百条结合实际情况的理由来拒绝,而且到头来还是为了他好的。


    金硕珍用食指划过金南俊的脸庞,任时间滴答的走着,忍住了自己所有不争气的念头。
















评论(7)

热度(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