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南硕】《连锁反应》1-2


非ABO|生子|重度OOC


未来有怀孕情节,注意避雷


带您直击一线明星跑路的原因与全过程



1.


   “你知道和rapper结婚感觉有多好吗?”


   “……………………”


   “反差萌啊,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


   有些男人结婚之后着实叫人讨厌。


    金硕珍坐在公司的休息室里,被身边金泰亨无名指上的戒指晃的眼睛疼。他拿起桌上的咖啡杯抿了一口,无语道:“所以这就是你叫我过来的理由?”


    “怎么可能,我是为了等下带闵玧其一起回家的。”


    金泰亨这句话说的扎心,金硕珍冷漠的斜了他一眼,连感慨世态炎凉的心情都没了,果断的起身离开,难得的休息日,谁要把时间浪费在一个新婚的花痴身上。


    全世界都知道正当红的演员金泰亨喜欢一个非著名rapper许多年,参加完恋爱节目后没多久就真的结了婚,修成正果的同时还赚了一大把的少女心,简直是名利双收的典范。


    23岁就义无反顾的迈入婚姻,没经历大型脱粉的低潮期,人气反而趁势一路飙升,而一直总被拿来于他比较的金硕珍,红了这么多年,都快成别人眼里的老戏骨了,愣是连公开恋情这回事儿都没有过。


    虽然金硕珍不理解在这件事上究竟有什么好比的,但还是架不住所有人习惯了拿他和金泰亨放在一起,即使结婚也不能例外。


    和rapper结婚能有多好?


    金硕珍已经懒得吐槽金泰亨这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对闵玧其的变相夸奖,一口一个rapper的说着,其实本质就是喜欢闵玧其罢了,跟他是不是rapper有一毛钱的关系么。


    再说了,谁喜欢的人还不是个rapper了。


    “啊嚏!”


    金南俊在这时候打了个打喷嚏,按理说秋季正是容易得流感的时候,可他明明哪儿哪儿都没毛病,愣是过敏似得,震的自己耳朵都嗡嗡直响。


    “你抽空也去修修你那鼻子去吧。”闵玧其按下音乐播放的暂停键,头都不回的说。“这毛病都多少年了。”


    这话一听,两个人就认识了有年头了。


    金南俊算的上是闵玧其从故乡小城来到这里认识的第一个人,和当初事事不尽如人意的闵玧其不同,金南俊年少成名,刚认识没多久就离开了地下协会,如今在最大的娱乐公司做最牛逼的制作人和rapper。


   好巧不巧,就是金泰亨所属的那家公司。


   “等我有空再说吧。”金南俊吸了吸鼻子,将话题拉回正轨。“你觉得刚才听的那个怎么样?”


    “你叫我来就是为了这个?”闵玧其这才回过头,一脸的不可理喻。“金泰亨还在外头等着我回家呢。”


    “……………………”


   金南俊冷眼看着闵玧其,表情是副懒得和已婚人士争论的样子,瞧的闵玧其尴尬至极,他清了清嗓子,反问金南俊道:“这是给金硕珍写的?”


    “嗯,我们两个一起写的。”


    金南俊如实回答了,如实到闵玧其忍不住叹了口气,自从和金泰亨在一起,似乎随便哪儿都能瞧见金硕珍的名字,倒不是厌烦,充其量算果然如此的无奈。


    “你变了。”闵玧其给了个模棱两可的评价。“变得温柔了。”


    金南俊听过后也不言声,只低下头笑笑,那副模样叫闵玧其后背发凉。


    确实是变得温柔了,金南俊承认。


    有了爱的人,不由自主的变得温柔了。


2.


    金硕珍和金南俊的缘分,用后来的想法来看,应该叫做老天注定。


    原本都不在同一个部门的两个人,偶尔打个照面都只是擦肩而过,全都是因为社长大人心血来潮的要金硕珍发一张专辑,所以才凑到了一起。


    “你红了这么多年,不唱两首情歌都可惜了,我找了公司最厉害的制作人帮你,以后你绝对能成个三栖明星。”


    金硕珍清楚的记得社长大人是这样和他说的,虽然金硕珍从他的眼睛里只看见了对大把进账的钞票的憧憬。


    做音乐唱歌什么的应该不难,金硕珍自然是要同意的,金南俊就是最厉害的制作人全公司也都知道。只是要一个rapper来做自己的制作人,还要写情歌,多多少少的叫人不放心。


    金硕珍为此还专门去听了金南俊的歌儿,听到一半便暂停了歇口气,给出了个人的评价,心跳加速,呼吸困难。


    要是这位也给他写这么两首歌,那可就要了亲命了。


    就怀着这么一颗无比忐忑的心和金南俊第一次正式的见面,过程不可谓不愉快,起码气氛还算轻松,那天两个人互相表达了自己的想法,之后的日子便是无止境的尴尬。


    金硕珍总要忙,金南俊也是,好容易熟稔些的关系总因为这而再次疏远,一个星期能腾出半天的时间都实属不易,而就这半天的时间里,也没有除去工作外的任何沟通。


    到今天为止整整五个月,甚至比已经结婚了的金泰亨闵玧其开始录制节目至今的时间都长,从陌生的同事关系到合拍的床伴,关系也算的上突飞猛进。


    金硕珍想着,这都要多谢自己那可恨又可爱的胆小。


    他还记得那天晚饭的外卖特别难吃,他待在金南俊的工作室里拿着纸笔发呆,不知从哪里闯进来的飞虫正好撞在他面前的笔记本上,引的他一阵失态的乱叫。


    “啊啊啊啊啊啊!金南俊!金南俊!”


    在可怕的虫子面前谁还会去在乎形象,金硕珍大声吼着从沙发上弹起来,两步便窜到在电脑前的金南俊身边,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使劲摇晃了两下。


    金南俊可从没见过这种阵仗,他摘掉了一边的耳机,话都忘记了说,用疑惑的眼神看着金硕珍。金硕珍惊恐的和他对视,指着自己方才坐着的位置,声音颤抖的说:“那,那,那有个虫子。”


    发疯的原因竟然就是因为虫子吗?


    金南俊莫名跟着松了口气,简直哭笑不得,他站起身走上前去,拿起笔记本出了门,去外面走廊的窗前抖落了那只闯祸的虫子。再回去时金硕珍还站在刚刚他身边的位置,表情都没有变过。


    一个大男人会怕虫子,金南俊觉着好笑,却出于礼貌没有表现。好笑之余也觉得金硕珍如此惊魂未定的反应怪可爱的,叫人想捏捏他的脸的那种可爱。


    一段不合时宜的插曲过去,又恢复了偶尔交流意见的尴尬期,得到满意的进度后时钟也指向了凌晨的十二点,金南俊没有回家的打算,金硕珍就坐在他身后黑色的长条沙发上看着他的背影。


    谁能无视自己的第六感和另一个人的存在呢。


    金南俊忍耐了一会儿从背后传来的恳切的目光,转过椅子问了一句。“你怕黑,对吧。”


    午夜的地下停车场不能更恐怖了,金硕珍用力点了三次头,不能再确定了。金南俊垮下肩膀,虽然无奈却是瞬间做好了决定,今天还是回家好了。


    停车场的夏风还是很凉,金硕珍从离开电梯后就躲在金南俊的身后,他一直都相信夜路走多了总会遇见鬼的老话自有它的道理,自己吓唬自己,便越来越害怕了。


    金南俊走在前头偷笑,走到最空旷的中央才回过身,头一回和金硕珍说工作以外的话。


    “怕虫子,怕黑,肯定也怕鬼。”


     金硕珍不理解当时的金南俊是怎么想的,他就这样说着牵住了他的手,停车场阴森恐怖的灯光都变得暧昧起来了。


    “我很好奇,你还怕什么?”










有《蜜月企划》里的飞咻作为助攻出镜,戏份约等于没有,分开阅读并不影响剧情


   




   


评论(10)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