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飞咻】《动荡》C17



*OOC×一个亿

*黑道继承人和他的导师

*小奶狗变身小狼狗的全过程


《动荡》


-17

“你能让金泰亨改头换面,他能让你这个烟鬼戒掉烟。”

金南俊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燃,被呛的咳了几声,无奈的丢掉踩灭在脚底下。“看来他也是个神奇的孩子。”

“既然病着就别给自己找不痛快了。”闵玧其垂眼看了看金南俊熄灭烟的鞋尖,又把视线收回去放到正在准备的场上。“金泰亨这孩子,等他搬回你家后你有的是机会了解。”

“听起来你好像确定他会走到最后?”

“要不要打个赌?”

“不要,我从来就没赢过。”

金南俊果断拒绝了闵玧其打赌的提议,他可不像金泰亨似得那么配合,原先亏吃的多了,现在无论如何也不会再上一次当。

见金南俊不上钩,闵玧其便不再多说什么,心下却在吐槽他一点也不如金泰亨有趣,即使偶尔顶几句嘴,大部分时间还是配合听话的。

金南俊不知道自己被闵玧其无声的比较了一番,只瞧见他又集中到了远处的对抗中,开始继续蹂躏自己的指缝。知趣的默默回到了座位上。

配合又听话的金泰亨此时已经顾不上注意远处的闵玧其在干什么,最后一场一对二的格斗正在进行之中,三个从不曾正面较量过的孩子在似乎要在这里把隐忍了几年的怨气都一次性发泄个干净,下手毫不留情。

金泰亨的嘴角挨了一拳,一行血迹顺着下巴淌到脖子,衣服上喷溅到的旁人血迹远不止这些,身上也尽是碎石留下的擦伤。

他却像察觉不到痛似得,每一招都强有力的击打在对手的身上。

金泰亨和其他人的区别,就是他再也不会害怕了。

很快的,其中一名败下阵来,金泰亨与仅剩下的最后一个人也几乎到达了体力的极限。周围除了打斗声外静的初期,所有人都屏住呼吸观看着关键的决胜局。

金泰亨趁着那人不到三秒的休整时间冲了过去,拼尽全力在他的头上用了一记飞踢,彻底终结了这场残忍的选拔。

无法再爬起来的人被抬了出去,而他们的导师连上前看都没有多看一眼,金泰亨跪下场中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吸进去的全部是还未散去的尘土。

对金泰亨而言,这是成功活下去的味道。

在旁观战的人都站起身不停的窃窃私语,似乎是在议论着刚才的情形。金羿的脸上也露出了今天的第一个笑容,跟金南俊耳语着什么。

闵玧其对比不感兴趣,他翻过场边的围栏走到金泰亨身边,蹲下身子抹去他嘴角裹着灰尘的鲜血。然后伸出手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

“现在我可是真正的少爷了。”这句话配合现在落魄的造型看十分狼狈,但金泰亨的语气还是忍不住高兴的。

他真的捱过了无情的厮杀,没有辜负闵玧其交付给他的信任,好生生的站到了这个人面前。

“做了少爷也还是要愿赌服输的。”闵玧其没过多的表露出开心,话里意有所指。

按理来讲在气都还没喘匀的时候听到之前赌约的事心情应该是非常不爽的,可金泰亨意外的很开心他能完成约定,干脆利落的回答:“我说到做到。”

没等闵玧其再说话,气氛就被破坏了。远处的金羿拿掉盖在腿上的毯子下了轮椅,拒绝了金南俊上前搀扶他的好意,带着身后的众人缓步的朝场中走了过来。

闵玧其安慰般拍拍金泰亨的肩膀,懂规矩的到他身后站定,等着金羿宣布今天的结果。

“泰亨啊。”金羿来到近前先喊了金泰亨一句,然后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似是感慨道。“你又长高了不少。”

“嗯。”金泰亨不知道怎么开口对这个跟他有着相同五官的男人叫他一声爸,只能干瘪瘪的应声,再无下文。

“不错,果然没让我失望。”

金羿也不强求金泰亨立马就对他有明显的态度转变,更是首次夸奖了金泰亨。谁让他本意就瞧不上那种会见风使舵的孩子。

余下的人看金泰亨的眼光也变的不一样,多了几分正视,但他总觉得还没有之前的蔑视让人舒服。金南俊倒还是一如既往的和善,气色不好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对视时肯定的冲他点了点头。

“你今天好好准备一下,明天我会派人来接你回家的。”

几年的努力就在短短几个小时和金羿的几句话里尘埃落定,没人在意失败者的去向,即使是相处许久的训导。

金羿因为身体的原因,结束后不再多做停留,马上返程离开,金泰亨和闵玧其一路送到基地的门口,看着车队渐行渐远才回去。

金泰亨也信守承诺,背起了打赌胜出的闵玧其。

“哥,我发现你真的一点同情心都没有。”

门口到宿舍的路很长,刚开始金泰亨背着他还算走的从容,不到一半路程,就渐渐艰难起来。手臂上的肌肉都在颤抖。

可闵玧其趴在他的背上,腾空的两条腿前后晃着,悠闲的让金泰亨不得不抱怨。

“我还没有同情心?”闵玧其不可思议的反驳道。“跟你待在一起久了,棱角都已经被你磨光了,竟然还说我没有同情心。”

听了闵玧其的话,金泰亨莫名的嘿嘿傻笑几声,许是那句跟你待在一起久了哄的他高兴了。他挺直腰把闵玧其往上提了一下,继续在树荫下缓速的走着。

这次一口气就直达了目的地,金泰亨放下闵玧其,闵玧其的白衬衣上也蹭到了他身上的尘土,两个人互相瞄了瞄对方的模样,一致认为像是逃难来的。

他们约定好各自回去换下脏兮兮的衣服洗个澡,闵玧其会光明正大的带着身份大不同的金泰亨出去好好吃一顿饭当做庆祝。

“对了。”闵玧其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离开的脚步又折返回来。“你昨天晚上不是说有事情想问我,什么事?”

“………………”

如果不是闵玧其提起,金泰亨恐怕都要忘了这码事了。问题的答案也没有在昨天那种未知命运下的状况里那么想要知道,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反应。

“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我太了解你了。”闵玧其见金泰亨犹豫着不说话,自己接了下去,“我接你出来那天,确实亲了你的鼻尖,那不是错觉。”

“啊?”金泰亨觉得闵玧其有些可怕,过分了解他的那种可怕。

闵玧其无视了金泰亨不可思议的疑问词,他先是朝四周望了望,确定无人之后抬起手捏住了金泰亨的下巴,微微扬起头贴上了金泰亨的嘴唇。并且用舌尖在他的唇缝上舔了一下。

这世界都他妈的疯了吧。

金泰亨在闵玧其离他越来越近之前就惊讶的睁大了双眼,直到他离开都没有眨动过一下,满脑子只剩下闵玧其吻了他这一个画面。

闵玧其还停留在离金泰亨不到一寸的地方,带着干涸血迹的脸正直勾勾的瞪着他,让他忍不住抽气式的笑出了声。

“记住我教你的最后一课。”

“接吻的时候要记得闭眼睛。”













评论(10)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