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飞咻】《蜜月企划》25-28


双明星|同性可婚|OOC

大势男演员×三线rapper

这绝对不是什么正经节目

25.

    旅行的计划天马行空的设想了半天,最后还是脚踏实地的决定要去共同的故乡看一看。

    按照金泰亨的说法,他们在同一所高中毕业,学校前摆着几个摊位在哪个位置都能说个八九不离十,怎么也算是拥有共同的回忆,加上闵玧其也许久没有回过家了,提议出来便一拍即合。

    金泰亨还有一天就要杀青了,最后一场夜戏很有可能可能会拍到凌晨,闵玧其自己在家总要找些事做,干脆提前收拾起了行李。

    常年要外出的金泰亨最不缺的就是行李箱,闵玧其在储藏室里挑了个型号居中的,即使这样也还是嫌它大了些。从金泰亨的衣柜里找日常常穿的折好放进箱子里。

    自然是两个人的衣服都塞进同一个行李箱里。

    闵玧其可不喜欢出趟门还带着大包小包,反正东西一早就混了,更不在意让它再混一点,减轻负担。

    金泰亨的感冒不算严重,两天功夫就好的差不多,被他成日照顾提醒着要吃药预防的闵玧其并没有被传染,却还是记着金泰亨说的那个不知道过期没有的药箱,想找出些常用药备着以防万一。

    把家里所有能想的到的,金泰亨会放的地方翻了个遍,也没见有哪个带着药箱的样子。闵玧其找的累了,回到卧室径直栽倒在床上,放松又气恼的深吸了两口气,这才翻了个身,拿过手机发了个视频请求给金泰亨。

    不确定金泰亨是不是在忙,反正闵玧其想做就这么做了,等待了不到一分钟视频便被接通,金泰亨带着戏里的装扮,深色的西装,头发向后梳着,一股的精英范儿。他正走在路上,瞧了眼镜头笑眯眯的问:“怎么啦。”

    闵玧其一时间居然看的有些呆了,半晌才回过神,想起自己拨打这次视频通话的目的。“我在家里找不到你说的药箱。”

    “你找那个做什么?生病了?还是受伤了?”金泰亨的感冒还没好全,听见药这个字眼总是特别敏感的,第一反应就是闵玧其有没有生病。

   “我想找些药,旅行的时候带着。”

   那天之后闵玧其就自觉自己心理产生了巨大的变化,现在金泰亨对他有丁点儿好他都能念着,并且放大无数倍。可生活又在镜头下,真是好不尴尬。

    自己能把自己弄的跟做贼心虚一样。闵玧其对此也是鄙视了自己几轮儿了,偏偏明面儿上还得云淡风轻,当即换了语气。“所以你到底能不能想起它在哪儿了?”

    “这样啊。”知道不是闵玧其生病,金泰亨放心了下来,微微皱眉作思索状。“你等我好好想想。”

    “…………………………”

    接下来金泰亨说了不下十个地方,通通都是闵玧其找过的。问了基本等于没问,失去耐心的闵玧其挂断了视频,四下张望了半天,最终决定再去衣柜上层的格子里找找看。

    紧接着问题便来了,是哪个天杀的把柜子设计的这么高的?

    闵玧其赤脚踩在衣柜的最下层,单手拽着中间的隔板做支撑,还要再踮起脚才能看到上层深处的内容,不得不吐槽这个设计十分不合理的衣柜。

    金泰亨虽然忘性大了些,但东西还都是很整齐的搁着的,闵玧其从上层的最里看到了一个不大的纸箱,单手过去想够它出来。

    眼瞅着离成功只剩下一步之遥,闵玧其偏偏在这时候松懈下来,撤了一半的力气后才发现那不足以让他好好的踮着脚站在衣柜上。

    手里的盒子最先哐的一声摔在地上七零八落,在一旁的摄像机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到了也没来得及开口说声小心。

    闵玧其摔的一点都不比盒子轻松,后背着地,摔了个结实。

26.

    散落的东西闵玧其没见过,但都熟悉的很。

    这听起来或许有些矛盾,但却是眼下最恰当的形容了。

    他爬起来刚想飚句国骂,却被刚好落在脚边的东西吸引了视线,直接坐在了地板上,将它捡了起来。

    那是他第一次公演门票的票根。

    是场如同独角戏般的演出,在酒吧的只有一级台阶高度的舞台上坚持到了最后,未售完的票被他亲手丢进了垃圾桶,只偷偷留下了一张,在多次搬家中早不知放到了哪个纸箱里。

    金泰亨喜欢他很多年的事算是暂且相信,如今看见这些,便是坐实了这个说法了。

    不仅仅只有一张这么简单,闵玧其一张张的捡起来,像重走了一遍当初年少轻狂的时代,有些场地他都模糊的记不清了,金泰亨竟将它们好好的收着。纸质的边缘已经微微的褪色,泛黄,该是被拿出来看过很多遍的样子。

    把这些整齐的摞起来搁到身边的床上,闵玧其紧接着又拿起原本也在这盒子里装的一本记事本,随意翻开一页,里面净是关于闵玧其的杂志采访,剪下来贴在本子上,有的只有简短几行字,问题多半也都是重复的,旁边还细心做了标记,写了年份。

    金泰亨可实在不像会做这些的人。

    闵玧其仔细的翻看着,里面有些问题的回答仅仅不过是他嫌无聊瞎掰的,现在再看一遍倒也好笑,只是笑着笑着便红了眼眶。

    这些物件仿佛在提醒他,闵玧其啊,你之前活的太苦了。但还有人愿意喜欢这样的你,真是太值得了。

    忘记了自己多久没再掉过眼泪,这次也是一样在眼眶打转,又硬生生的咽了回去。闵玧其专注的看着,眼圈红红的样子可是吓坏了将他表情都记录下来的摄像。

    “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摄像的男人年纪在三十岁上下,万不能理解这些东西哪一点值得感动。只以为闵玧其是刚才摔的狠了,这才泪眼汪汪的。

    “我没事。”

    总共也没多少露出率,笔记本上的内容占了不到一半,闵玧其看到最后一页后合上,随口礼貌的答了摄像。继续寻宝似得翻着这个不大的纸箱子。

    他没几张的专辑也一张不落的躺在那里,有的摔出来掉在地上,闵玧其一一把它们原样搁好,只多看了几眼他自费的,销量很惨淡的第一张,上面竟然还有他的笔迹幼稚的签名。

    做了几年所谓的艺人,拿的出来的不过区区一个小箱子而已。闵玧其全部看过后都替金泰亨收好,感动过后忍不住感叹一句人各有命。

    最后还剩下一个黑色的盒子没有看,闵玧其可不记得他出过这种看上去很高级的周边。但到底忍不住好奇心,拿出来打开了它。

    里面有一条叠的很整齐的黑色暗纹的方巾,还带着一股淡淡的香味,是闵玧其最熟悉不过的。早些年自己很喜欢的一款有松针味道的香水。

    他当然认得这块方巾,却是今天才认识拥有了这块方巾的人。

    那个人亲耳听到他提起过自己印象最深刻的事就是送出这块方巾,那个人甚至和他说过很多次。

    “我从高一的时候,就特别喜欢前辈的音乐。”

   

    “我没骗你吧,我真的从高中就开始喜欢你了。”

    “我真的真的喜欢你很多年了。”

    “我一开始就说过的。”

    “只不过你从来都不相信。”

27.

    自从闵玧其挂断了视频通话,金泰亨整个人都心不在焉的,一有空便盯着手机屏幕看着时间,考虑着要不要再回个电话过去。

    “干嘛呢你?又想着你们家闵玧其了?”

    身后的人朝金泰亨的后脑勺轻轻的拍了一下,金泰亨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肯定是这部戏里的男一,和他同公司的真正的前辈,外加他最好的朋友,在外界嘴里总说他们两个是平分春色的金硕珍没错了。

    “你啊,一颗心都长在他身上了。”金硕珍在金泰亨的身边坐下,一点都不在乎这位好弟弟连看都不看他一眼,苦口婆心又感同身受似得说道:“这么想打电话的话,你还犹豫什么呢?”

    “闵玧其又不是你……”

    金泰亨与金硕珍开玩笑开的多了,已然是张口就来,行动上却完全采纳了金硕珍的话,正准备要给闵玧其打一通电话过去。

    “泰亨啊,你,你家那个谁……节目组刚才说……”

    助理趁金泰亨还没按下拨号键之前闯了进来,气喘吁吁的表达不清意思,金泰亨暂时放下手机等了他一会儿,直到他气喘的匀些才继续说道:“闵,闵玧其来了,正在外头找你呢。”

    “…………那你干嘛不早说?”

    金泰亨站起身责怪了声,完全忘了刚才明明是他自己要等的,三步并作一步的出了剧组临时搭建的棚里,迎面和闵玧其撞了个正着。

    “哥,你怎么来了?”

    金泰亨双手抓着闵玧其的胳膊,对这种搞不清原因的‘探班’表现出的也全是惊喜,一个剧组的人有那么多,其中不乏很多知道如今大势的闹心cp的人,还有特意跑过来探班的粉丝,四周基本上全是期待的星星眼。

    金泰亨不在乎有没有人在看,闵玧其便更不在乎了,沉着一张脸直勾勾盯着金泰亨,像是试图这些看清他似得,眼神叫金泰亨后背发凉。

   “怎么了吗?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

   这样的闵玧其太容易叫人误会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一脸的茫然。闵玧其也不理金泰亨,伸手抚上他的侧脸,半晌后才稍稍用力将他再往面前带了带。

    金泰亨乖乖的配合着,闵玧其向前迈了一步,抬起头,先是轻吻了下他的眉心,再到眼睛,脸颊,鼻尖,最后落到唇上。

    身旁围观着的人瞬间静了下来,该是差一点连呼吸都忘记了,金泰亨更是诧异的很,眨巴着两个大眼睛,楞楞的瞧着闵玧其。

    “我找到我的方巾了。”

    闵玧其这才为自己刚才看上去十分莫名其妙的做法开口解释。金泰亨恍然大悟,又想起不久前闵玧其提起这件事时玩笑般的说找到那个人的话没准儿要亲他两口。便一点也不惊讶了,只是淡淡的应着。“哦。”

    “你为什么不早一点告诉我?”

    该在第一天就和他讲的,那样所有的误解都不会发生,他一早就正视眼前这个人,更不会浪费之前那么多的时间。

    闵玧其的语气是严肃到像质问的,金泰亨只是笑,并不回答。看着他一本正经的模样,算是真正和许多年前那个闵玧其重合到了一起。

    那时的他还是闵玧其口中戴着眼镜打扮土气的乖学生,做过最出格的事就是逃课去看闵玧其在那座小城的最后一次公演。

    从此距离便更远了。金泰亨在台下掉着眼泪,心情大概像是刚刚破土就经了一场风雨的嫩芽,告别人生似得难过。

    闵玧其就站在高处解下系在手臂上的方巾递给他,触碰到的指尖是温暖的,和身后冷色的灯光格格不入。

    将来一定要站在这个孤独的人身旁。

    金泰亨那时便突然冒出了这个想法。

    如今回头想想,吃过什么样的苦都不重要了,他不靠所谓粉丝对偶像的仰慕,又或是追随多年的情分做倚仗。

    真真切切的做到了。

28.

    有谁能在深夜让微博瘫痪呢?

    当然是闹心的cp最有这个能耐。

    还要亏得金泰亨前线转双担的大粉,累了一天后好容易回到了酒店,摘下背包后第一件事便是导出今天拍的图,挑出他们亲吻时角度最好的那张,编辑了一看就是实锤的文案。

    首页搞闹心的姐妹们睡了吗?

    恭喜你们,搞到真的了。[爱心][爱心][爱心]



-END-

评论(13)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