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飞咻】《动荡》C16



*OOC×一个亿

*黑道继承人和他的导师

*小奶狗变身小狼狗的全过程


《动荡》


-16

极有可能是基地的最后一个清晨,全体都免去了早起,可金泰亨还是准时睁开了眼睛,在床上翻来覆去到七点之后才起身准备出门。

洗漱过后已经七点过半,金泰亨刚一出宿舍的门,便看见闵玧其双手背在身后,不知道站了多久。

“我今天才知道等一个人原来这么无聊。”

不容金泰亨问些什么,闵玧其抢先开口,嘴角弯弯的,看似轻松的姿态暴露在眼下藏不住的淡淡乌青上。

从来都是镇定模样的闵玧其竟然也有睡不着的时候,金泰亨看的清楚,却不打算戳穿,顺着闵玧其表现出来的情绪附和道:“无聊吗?我觉得还好啊。”

“看到你出现的那一刻,心情确实还不错。”闵玧其不但没否定金泰亨,反倒点头同意了他的说法。

紧接着是莫名其妙的相视而笑,金泰亨朝闵玧其的方向过去,两个人并排走在每日重复了三年的路上。

今天所有考核都是要从靶场进行的,其中包括必不可少的格斗,都要在射击处和目标物之间的空地里决出胜负,脱离了训练场的保护垫,地面上大小不一的碎石都将见证这场非生即死的选拔。

第一场要比的是射击,趁着金羿还没来,每个人都在自己位置上接受导师说过无数次的各种要领,闵玧其和金泰亨也不例外,只是谈话的内容跟旁人大不相同。

“我们来打个赌吧。”

“赌什么?”

总爱赌一次的闵玧其这次打消紧张的方式也不例外,金泰亨似乎早已适应,并且乐在其中,出于想看看他又有什么新花样的好奇心接了话。

“就赌一会有多少人会来,输的那个人就背赢得那个人回去,怎么样?”

“………………”

没想到赌局和赌注是闵玧其性格本不会有的幼稚。金泰亨无语,即使他有能力赢得这场争夺,恐怕也没有多余的体力承担输掉赌约的后果。

“这就不敢了吗?”闵玧其,比起故意挑衅和刺激,还是用正经的询问来形容比较贴切。

像是期待些什么,映着对面人身影的眼睛里无形的闪着光,这样的闵玧其,金泰亨是第一次见,一次就掉进了他黑色的瞳仁儿里。

“我猜十五个。”金泰亨即使受到迷惑之下鬼使神差的答应,也依旧保留了最后一丝冷静,挑了较为保守的数字。

“那我就比你多一半,三十个。”闵玧其给出了他的猜测,自信的语气让金泰亨好像现在看到了结局。

闵玧其打赌从不曾输过,事实告诉金泰亨这次同样没有例外。

金羿的车九点左右才驶进基地,进了大门之后直接开到了靶场。黑色轿车足足排了十几辆,按照每辆最多两个人来计算,金泰亨输得彻底。

“希望你背我的时候不会因为透支把我摔在地上。”闵玧其摆着胜者的姿态提醒金泰亨一句,随后跟着旁人一起恭敬的迎到车前。

一行人下了车,除了金羿,只有在几年前见过的金南俊金泰亨认得,余下的有的年轻有的年老,唯一的相同点就是走路的姿势都透着德高望重。

自金羿突然的生病,金泰亨有半年多没见过这位毫无亲情的父亲,眼下见了面,却如何都找不出当初的影子了。

原先这个男人即使过了不惑之年还是挺拔有气场的,从头到脚打理的一丝不苟,眼神如刀般锋利。哪怕金泰亨当初才来这里时尽力让自己看起来亲切,也依旧拥有着无形的距离感。

仿佛只一瞬的功夫,如今的他需要等到轮椅准备好后才下车,由气色看上去比他也好不到哪里去的金南俊推着,完全没了神采。

问候和寒暄的过程在非比寻常的考核中通通免去,金羿等人直接绕开他们去了后面准备好的地方,基地的人员快速准备,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就相继落了座。

资历较浅的几个与闵玧其和其他导师站在最前面的两侧,金羿淡淡的一声令下,付出一切都是为了等待这一刻的孩子们将迎来仅属于他们的战斗。

从候选者正式成为唯一的继承者之前,近乎所有人看他们的眼神都是冷漠的,好像他们不过只是件可有可无的牺牲品。

对迫切渴望成功的人来说,要无视背后投过来的目光并不容易,偏偏射击这项又十分考验注意力的集中。

固定靶毫无悬念的全员通过,到了移动靶却远没有想的那么轻松,就算是经历过特殊训练的金泰亨,也在最后一颗子弹上险些脱靶,余下两个更不用提,成绩还不及平时的三分之二。

闵玧其面无表情的注视着场上,对报出来的成绩早有预料,金羿听后只是点点头,在座的皆无过多反应,谁心里都清楚,真正的分出上下的较量,全在于之后的格斗。

“金泰亨这几年一直都是跟在你手下完成训练的是吧。”金南俊不知何时跑到了闵玧其的身边站定,打断了专注中的闵玧其问道。

“没错,你觉得怎么样,有没有你当年的影子?”耳边突然传来的话语没惹得闵玧其分神,甚至不曾侧过头看金南俊一眼,相识多年的默契让他无戒备的开起了玩笑。“或者比你还要强一点?”

“如果他现在也赢的过你的话,我就不否认这一点。”金南俊习惯了闵玧其一直以来的说话方式,推拉的把话又转移到了他的身上。

“我曾经十分怀疑你和他到底是不是亲兄弟。”闵玧其终于转头看了看金南俊。“现在看来绝对是了,尤其是有时候说话都有些讨人厌。”

“我跟他有没有哪里一致我还不太了解。但是你和我之前熟悉的闵玧其一模一样。”金南俊笑了笑,肯定的对闵玧其说。

金南俊的话让闵玧其产生了兴趣,试探的回应了一句:“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以前紧张的时候,就会折磨自己的手指,到现在都没改。”金南俊解释。

刚刚没顾得上注意,金南俊一提,闵玧其才发现自己确实在不停揉搓着双手。

被别人一语中的的感觉有点糟糕,闵玧其立马松开手,试图强行当做没这么一回事。

“你又想抽烟了,对吧?”

“戒了。”

金南俊再次猜测,可惜这次没能答对。闵玧其的两个字让他难以置信。一个烟瘾顽固的人竟然会戒掉了烟。

金南俊不知道,闵玧其是因为有了草莓糖,所以不再需要香烟了。








评论(2)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