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飞咻】《蜜月企划》21-22



双明星 | 同性可婚 | OOC


大势男演员×三线rapper 


这绝对不是什么正经节目

 

 

21.

 

    金泰亨很享受这场突如其来的雨。

 

    可旁的人却没有他这么好的好心情。跟随着一起出门的摄像第一反应是先想办法护好自己的摄像机,哪怕是下一秒金泰亨和闵玧其会在雨里接吻,他恐怕也没心思拍了。

 

    所有的人都为这场顷刻间便淋湿全身的雨而慌乱,唯独金泰亨还在原地看着闵玧其,闵玧其虽觉得莫名其妙,竟也和他对望着,不做任何躲避的举动。

 

    “我们跑吧。”

 

    金泰亨还抓着闵玧其的手,提了个换成以往的闵玧其一定会说这行为真的很智障的提议,眼神在雨里依旧闪着期待的光。

 

    是不明原因也叫人无法拒绝的光。

 

    闵玧其就在这样的眼神里点了头,甩开一早就跟的恼人的工作人员们,与躲雨的人群一样,顶着湿气带来的寒风奔跑着。

 

    车停的位置离公园的门口不远,两个人上车后满身上还滴着水,闵玧其手里还拿着金泰亨冒着掉进湖里的危险给他摘的那两朵花。

 

    幸好出门前什么东西都没带。

 

    闵玧其庆幸自己的钱包和手机都留在了家里,没有造成不必要的损失。刚松了口气没多久,忽然才想起自己坐着一台很贵的车,满身的水肯定是要弄坏它的真皮座椅。反倒成了得不偿失。

 

    怀着这幅不知道全部身家能存赔的起的忐忑心情回到家,地下车库里阴冷的叫人忍不住打冷颤,金泰亨浑然不在乎什么座椅,一路搂着闵玧其的肩上了楼。

 

    回到家里的温度便感觉暖了许多,金泰亨打开客厅的灯,鞋也不换,直奔卧室拿了衣服回来递给闵玧其。“快把衣服换下来吧,不然明天就要感冒了。”

 

    闵玧其点头接过衣服,还是金泰亨准备的那些同款的家居服,两个人各自到避开摄像头的地方换了,穿好后才发现似乎穿错了主人。

 

    上衣但是还好,袖口到衣长都没哪里不对,只是裤子稍长了些,裤边刚好踩到了脚底下。闵玧其伸手拽着衣袖嗅了嗅,一样同款的洗衣液也分辨不出什么,只得作罢,光脚回到了客厅,取了个玻璃杯子接满水,把一路带回家的花放了进去。

 

    说到底总归是要枯萎凋零的东西。

 

    闵玧其把万物都看了个透彻,却还是一反常态的想叫它多活一阵子。

 

    金泰亨不过片刻功夫换好衣服从浴室出来,手里还拿着闵玧其的毛巾,闵玧其坐在沙发上看了他一眼,果然裤子要短了一小截,难免觉得有些好笑。

 

    过着过着把日子都过混了,什么东西是谁的都分不清。

 

    闵玧其今天才知道自己居然是不讨厌这种感觉的,一个人久了才发现风雨过后有人陪着,真好。

 

    “你在笑什么呢?”金泰亨才没顾得上自己的裤子有没有短上一截,他走上前去盘腿面对着坐到闵玧其身旁,用毛巾替闵玧其擦着滴水的头发。“先擦一擦之后再去洗澡吧。”

 

    明明他的头发也还滴着水,却还在担心另一个人会不会感冒。

 

    闵玧其不由想到了下午时在微博上看到的种种,有些心虚面对这样的金泰亨,刚才的笑意瞬间在他的眼神里消磨了个干净,低下头默念了几遍节目需要,再抬头时生生又换成了原先不冷不热的态度。

 

    “刚刚回来时我好像弄脏了你的车。”

 

    好端端的非叫人认为自己倒贴一个大明星做什么。闵玧其强行让自己拎的清楚一些,最后的声音却是越来越小。“你放心。我会赔偿……”

 

    “闭嘴。”

 

    金泰亨的语气冷冰冰的,像是在生气。他不和闵玧其对视,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依旧帮闵玧其擦着头发。

 

    闵玧其被这一声扰的愣住了神,直勾勾的瞧着金泰亨,竟真的闭上了嘴。

 

 

22.

 

    闵玧其印象中,这好像是金泰亨第一次冲着他发火。

 

    虽然严格意义上这算不得发火,可以往的金泰亨向来是轻轻柔柔凡事都和他好好商量的,猛的直接叫他闭嘴,肯定是让闵玧其一时来不及反应,再过后也为时已晚。

 

    不就是提了次钱么,亲兄弟还明算账呢,合作关系分的清楚点难道不应该么。每次都演出一副多在乎我的样子……

 

    不知道谎说的太好了,旁人真的会当真的吗?

 

    闵玧其竟然也会乱七八糟的想些没用的事,暗自腹诽后又觉着违心,和真实的想法不符,嘴都忍不住不高兴的撅了起来。

 

    “对不起啊,哥。”

 

    金泰亨把闵玧其的头发擦干到自己满意的程度,这才瞧见闵玧其正在委屈,是从前他没见过,甚至可能没有任何人见过的样子偷偷摸摸的用眼睛珍藏进心里,但还是没那个硬骨头多冷着他一会儿,赶忙出言道歉。

 

    “………………”

 

    闵玧其找不到回复一句没关系的理由,依旧闭着嘴,一言不发,只是这回表情好了些,看上去不再像是受了委屈的模样了。

 

    “不过如果你真的要赔偿我的话……”

 

    金泰亨看表情就知道闵玧其的委屈散了,他像之前刻意挑逗闵玧其一般的凑上前去,在几乎要和他贴到鼻尖的距离停下,话也只说了一半。

 

     闵玧其也如之前遇见这种情况一般躲也不多,刚要开口问他,眼前却骤然变得漆黑一片,连个光影子都看不见。

 

    在这样的雨夜里,电停的非常不合时宜。

 

    却是再次给了金泰亨一个极好的机会,在从无间歇工作着的摄像机因此而罢工的时候,当真又往闵玧其面前靠了过去。

 

    是个浅尝即止的吻,只吻到闵玧其的嘴角,惊愕的闵玧其即使黑暗里都没来得及闭上眼睛,金泰亨便很快又如同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退开,像中学生推拉许久才有进展的恋爱,纯情的很。

 

    “这就当做是赔偿我啦。”

 

    金泰亨的语气是听的出来的高兴,大概因为等这刻等的太久,从高中时代至今捱过了太久,所以极其的容易满足。

 

    闵玧其没有金泰亨这么好的心情,原本一晃神间好像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不确定被金泰亨一句话坐实,只觉得无力。

 

    “这他妈叫什么事儿啊?”

 

    闵玧其沉默了一会后开口,像问金泰亨,也像问自己。

 

    合约里有规定可以有不必要的接触吗?而且是在停电后完全无法录制的情况下?那我又为什么一丁点儿都不生气?

 

    跳脚炸毛从就不是闵玧其会做的出来的事,即便眼下也是一样,内里再纠结不过,表面上也冷静的不像话。

 

    “我真的真的喜欢你很多年了。”

 

    是不在会被外人窥探到的情境,真正的金泰亨和真正的闵玧其在说话。无谓再去怀疑一切是不是演技。

 

    金泰亨真切的靠着自己的梦想这么近,对那些镜头下的伪装自嘲的笑着,轻飘飘的说出压抑已久的话。

 

    “我一开始就说过的。”

 

    “只不过你从来都不相信。”

 

 

 

 

 

 

 

评论(5)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