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飞咻】《金小虎养成记》上



《金小虎养成记》上


*AU | OOC | HE

*一个假的养成故事

*很土很土的土味小作文


-0

金泰亨到闵玧其家来的那年只有六岁。

小孩畏畏缩缩的躲在闵玧其他爸后头死命攥着他爸的两根手指头,脏兮兮的打扮一瞧就是跟哪儿捡来的。

当时只有八岁的闵玧其什么也没顾上多想,只知道打今儿起,自己就有弟弟了。


-1

记不起自己家在哪儿,数不清在大街上流浪了多久,只知道自己叫金小虎,五岁这个年纪还是去年冬天遇见的收破烂的奶奶瞎猜的。

这就是金小虎小朋友对自己本人所有的了解。

要说也真是缘分,挺好个孩子满大街乱窜愣是没让人贩子拐走属实算个奇迹,还能正好被从面相一看就透着善良的闵爸爸撞上捡回家就更是奇迹中的奇迹。

一家人从小虎进门就开始忙活,从洗澡到穿衣服,事无巨细。闵妈妈特意从闵玧其的衣服里头挑了套八成新的先换上,还好声好气的哄着说明儿就出门给他买新的。

闵玧其在一旁干瞅着,倒没觉得吃味儿,只觉得这小孩的待遇活像每天八点档他妈追的古代言情剧里的小少爷。

唯一的区别就是小少爷都是白白净净嫩肉的,而金小虎就算洗了个澡,裹在他那套大了好几个号的白上衣里头,还是黑了吧唧的,两大眼睛一眨巴,渺小无助又可怜。

晚饭吃的也是小心翼翼,金小虎连简简单单的两根筷子都使不明白,菜不夹到他碗里就不敢伸手,小模样别提多可人疼了,连闵玧其这种吃东西不顾别人的主儿都忍不住泛滥一颗哥哥心,总想着多给他夹点什么。

没想到自家儿子能这么快就接受弟弟的父母脸上都写着俩字儿,欣慰。

闵玧其家的房子是老住宅,两居室,并不宽敞。突然多出个金小虎,就意味着闵玧其无法再独占一个房间一张床。

金小虎躺到靠墙的床里头,闵妈妈刚一关灯走出房门,他就从被子里爬出来抱膝嗦到了墙角,用肢体语言表达着他在害怕。

“你怕什么啊,我是你哥。”

躺在床边的闵玧其看着惧怕他的新弟弟,自己是大哥哥那股劲儿不知道怎么就上来了,边说着边起身把金小虎从角落里拽回来,还顺势把他搂进自己的被窝,小心翼翼顺着他的头毛。

姿势就像同班的小姑娘哄她的洋娃娃。

“小虎别害怕,我最喜欢小虎了。”

来自一个八岁小孩的安慰,足够让六岁的金小虎渐渐放松了警惕,乖乖的靠在闵玧其怀里。


-2

金小虎七岁,到了该上小学的年纪了。

闵爸爸早在他进家不到两个月就办好了领养手续和户口,金小虎依旧姓金,只是改了个名字,叫金泰亨了,可闵玧其还执着的管他叫小虎,说什么也不肯改口。

一年的相处,金泰亨已经完全适应了新家,有爸爸妈妈,还有个哥哥。性格从刚来时的谨慎变得活泼了些,瘦巴巴的身材和黑黢黢的小脸也换了样,白白净净的,带着每个孩子都有的婴儿肥。

闵玧其也习惯了屁股后面总跟着个弟弟,带他跟周围小朋友一起玩的时候都神气和自豪了不少。

每天晚上闵玧其都像第一天那样搂着金泰亨睡觉,一条腿搭在他身上,像自带恒温的大抱枕,软绵绵的舒服的很。

“玧其啊,路上要好好牵着泰亨的手,千万别把弟弟弄丢了知道吗?”

金泰亨第二天上学,闵妈妈考虑了半天才决定不再亲自接送,她往他们的口袋里各自塞了一块钱,又帮忙正了正衣领,不放心的反复叮嘱着闵玧其。

“知道了妈,再不出门就要迟到了。”闵玧其满口答应,当着妈妈的面抓住金泰亨的小手。“走吧,小虎。”

金泰亨跟在后头,还不忘了回头挥舞空着的另一只手和妈妈道别,一不留神就踩到了前面闵玧其的鞋跟,差点往前栽个狗啃泥。

“哎呦喂,你看着点路啊。”

察觉到身后的金泰亨打了个踉跄,闵玧其回过身一脸操碎了心的表情提醒着他,语气虽然带着点不耐烦,但再出发后步伐明显的减慢了不少,抓着的手也没有撒开。

上学的路上都是送孩子的家长和步行的学生们,闵玧其特意让金泰亨走在靠里的位置,凡是遇见的同学都会过去打个招呼。

能和金泰亨一起上下学其实是件挺开心的事儿,闵玧其问候的语调都美滋滋的,他之前早就和同学们说过自己有个听话又可爱的弟弟,这回总算是能显摆一把。

“这就是我弟弟,叫金泰亨。”

九岁的小孩见着熟人便介绍,腰杆儿打的直直的,神采飞扬。小弟弟则礼貌的跟着点头,到学校时脸都笑僵了。


-3

金泰亨八岁,期中考试又拿了第一名。

和妈妈口中那个不好好学习还老闯祸的败家哥哥不同,金泰亨好像生下来就是懂事听话的,早睡早起天天向上,哥儿俩对比鲜明。

“你看看泰亨的成绩单,再看看你的,竟然还想出去玩?作业写完了吗?什么时候能让我省点儿心?”

难得的一个假期,闵玧其想要出去玩的申请被妈妈无情的驳回,拿着抹布擦拭家具的动作跟唠叨的话铺天盖地的朝闵玧其砸过来,听的他脑仁儿生疼。

“好了好了,我就是不如小虎,行了吧。”

闵玧其反驳了一句,与其说赌气不如说是无奈,蔫巴巴的垂着头,回到自己房间带上了门。

坐在沙发上的金泰亨目睹了全过程,看着闵玧其不高兴的躲进了屋里,赶紧尾随其后,打开门小心翼翼的探出一个小脑袋瓜。

闵玧其趴在书桌前头,听见门开声也没抬头。

“哥。”金泰亨整个人进了门,走到书桌前轻声叫了闵玧其。

“嗯?”闵玧其听到是金泰亨后坐直了身子,扭头就看见他撅着个小嘴儿,眼眶也红红的。“怎么了小虎?”

“对不起哥哥,我以后再也不考第一名了。”

一个八岁小孩哄人的方式,加上委屈巴巴的表情,到了十岁的小孩的耳朵里听着也幼稚的让人无语。

“诶,你瞎说什么呢,我没生你的气,我就是……”闵玧其语塞,停顿了几秒不知道该如何解释,干脆放弃。“算了,总之我不是冲你,走啊,哥请你吃冰棍儿。”

小区旁边儿就是一间废弃的工厂,里面尽是砸完,厂房旁边的墙上摞着一堆水泥管子,正好占着阴凉地儿。

闵玧其带金泰亨爬到最上头,一人拿着一个大冰棍儿啃着,天气晴朗还刮着小风,舒坦劲儿就甭提了。

“小虎啊,给哥尝一口你的。”

俩人买的味道不一样,闵玧其回回都得要求吃金泰亨手里的那个,看着弟弟老老实实的递到自己的面前,然后成心一口咬掉了小半根。

金泰亨也不生气,看着闵玧其得逞的模样,笑的比嘴里的冰棍儿还甜。


-4

金泰亨九岁,闵玧其头回见着他掉眼泪。

不过是放学的时候因为值日耽误了十分钟,闵玧其刚出教学楼,就看见高年级的男生推了金泰亨一下,瞬间怒火就烧红了眼珠子。

闵玧其最烦的就是以大欺小,换在他弟小虎身上就更不能忍了,冲上去就跟两个比他还大出一岁的男孩打了起来。

从小在大街上流浪抢食儿抢惯了的金泰亨也不是吃素的,不是一个人孤军奋战的感觉更是刺激了他原先那根神经,扔掉背后的小书包就要上去帮忙。

“你别跟着掺和!”

打斗中的闵玧其冲着金泰亨吼了一嗓子,声儿大到直接把金泰亨吓得停在了原地,刚才的斗志整整浇灭了一大半。

照惯例听话的金泰亨是被校服撕坏了半边袖子的闵玧其牵回家的,过了点还不见儿子们回家的闵妈妈正着急的等在楼下往远处望。

好容易等到了儿子,刚放下的一颗心在全面观察到闵玧其的德行后又悬到了嗓子眼儿,连连追问这是怎么了。

“没事儿,就是跟同学打了一架。”

闵玧其没提原因是什么,同样用力的攥的金泰亨的手不让他说,不明就里的闵妈妈还在继续发问,两小孩一个不想解释一个不能解释,始终没问出个一二。

动手打架还欺瞒父母的后果可想而知,闵爸爸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一根细柳条儿,也不敢打的重了,冲着闵玧其的后背抽了几下。

闵玧其丝毫不在意这点痛感,只注视着一边的金泰亨,只要他一咬唇皱眉想说实话,就赶紧瞪他一眼作为提醒。

接受了教育的闵玧其最后又举着两本字典站了两个小时,直到睡觉时间惩罚才算过去,躺在床上的他依然搂着怀里的金泰亨。

“为什么不告诉爸爸妈妈你是为了帮我才打架的。”金泰亨越想越替闵玧其难过,同时气自己没有说出实话,再也憋不住的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因为我是你哥啊,你别哭啊小虎,咱爸没真使劲儿,打的一点都不疼。”从没见过弟弟哭的闵玧其不知所措的帮他抹着眼泪,一滴滴的怎么擦也擦不完。

“你骗人。”金泰亨偏头躲开闵玧其的手,赌气的说道。

“真的不疼,要不你给哥吹吹吧,吹吹就更不疼了。”

“………………”

闵玧其着急的随口这么一提,金泰亨犹豫了一会儿还真从床上爬了起来,掀开闵玧其身上的被子凑过去,一下一下的吹着气。

轻的像生怕再弄疼他似得,眼角还带着没干的泪。


-5

金泰亨十岁,四年级允许骑自行车上下学了。

闵爸爸找出了闲置许久的自行车打算教给金泰亨,这破车一动就叮呤咣啷的,除了铃铛以外哪儿哪儿都响。

“什么时候泰亨学会了,我就给你俩一人买一辆新的。”闵爸爸拍了拍颤颤巍巍的车座子,把这个任务教给早就会骑车的闵玧其。

已经六年级的闵玧其这两年为了陪着金泰亨,始终遛腿儿上学,遛腿儿放学,听到爸爸的提议自然没有异议。

更何况还有新自行车,还不止一辆,其中的诱惑对闵玧其来说属实有点太大。自从闵爸爸放下话,每天只要一腾出功夫,邻居们总能从楼下看见这小哥儿俩。

弟弟在前头摇摇晃晃的蹬车,小小的个头儿闹得屁股只能沾到一点座子边儿,哥哥在后头费着吃奶的劲儿在后头扶着,一圈下来全都脸红脖子粗的,满身是汗。

可就这么努力了半个多月,金泰亨还是没学会怎么骑自行车。

许是因为练手的这辆太旧太大了,又或者因为金泰亨本身的缘故,慢慢的闵玧其也受够了天天比上体育课还累人的扶后座,金泰亨更是沮丧了不少。

“没事儿,早晚都能学会的,别着急。”

闵玧其揉了揉金泰亨的脑袋,尽可能鼓励着他。然而十分失落的金泰亨连句话都懒得回应。

“大不了哥以后骑车带你上学呗,还给咱家省了一辆自行车钱了呢。你说对吧?”

“嗯。”

金泰亨到这才点点头答应了一句,闵玧其心想他这弟弟还真会给个台阶就下,便不再多说别的,扶着自行车跟金泰亨回了家。

学车任务以阶段性的失败告终,念着儿子们的不容易,闵爸爸最后还是履行了承诺,给买了一辆崭新的自行车。

新自行车的后座是金泰亨专属的,正着坐倒着坐侧着坐,随意切换,在去往学校的必经之路上骑得飞快。

不过金泰亨最喜欢正着座了,这样能抓住他哥的衣角,脑门顶着他哥的背。

一抬头就是他哥头发迎风吹起的后脑勺儿。









评论(7)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