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人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南硕】《我家傻攻是大佬》公开番外



*AU | 重度OOC


*当148变成14.8


*小抠门遇见小傻子

 

番外二《余生》


0.


30岁,还用我爱你来代替早安吧。

 

 

1.

 

    闹钟几年如一日的在五点响起。

 

    即使金硕珍已经在这段时间里完成了自己要开许多家分店的目标,大小也是一个金总了,还是凡事尽量的亲力亲为,自己守了其中的一家,依旧过着早出晚归的生活。

 

    挣脱开背后拥抱着他的手臂,伸手关掉床头的闹钟,金硕珍翻了个身面对着金南俊,金南俊顺势再次将他搂进怀里,在他的额头上印一个吻,半哑着嗓子说:“我爱你。”

 

    “我也是。”

 

    金硕珍低头把脸抵在金南俊的胸口,如果我爱你这三个字对于别的人而言算是偶尔的小情趣,对他们却显得便像一日三餐一样平常且顺嘴。

 

    “那就再睡五分钟吧。”金南俊将金硕珍搂的更紧些,这么大的人了语气却是耍赖不愿起床的,懒洋洋的和金硕珍商量。

 

    “不行。”金硕珍拒绝的干脆,这次猛得起身坐在床上,督促着金南俊道:“你今天七点钟还有例会,迟到的不是好上司。”

 

    “………………”

 

    偶尔的一回也不想当什么好上司。

 

    金南俊依旧闭着眼,放弃了和金硕珍商量,便是直接用行动把他抱了回来,欺身压在了他的身上,炽热的硬物贴在了他的腿间。

 

    “我再问最后一次。”

 

    “不然你今天不用想着出门了。”

 

    这是赤裸裸的恐吓威胁,成功的让金硕珍大气儿都不敢喘了。

 

    “你,你敢…………”

 

    这时候认个怂又怎么样呢。金硕珍却偏不,他常要在嘴上占个上风,不计后果,几年了还总不考虑现在他面对的是商场雷厉风行的金总,而不是那个对他言听计从的傻南俊了。

 

    事实上,金总有什么好不敢的呢。

 

 

 

2.

 

40岁,请问今天两位金总也腻腻歪歪了吗?

 

 

3.

 

    “您好,请问一下,金总在么?”

 

    西装革履的男人把自己的文件袋放在收银台的桌上,因为和甜品店的氛围格格不入而透出些尴尬和局促来,全然找不出点精英范儿。

 

    收银台前的员工在这里工作的久了,知道家里有两位金总,穿着正式且拿着文件的,一定是找同样天天过来义务给他老板打工的那个金总的,随即冲着男人点点头,再朝工作间里喊了一声:“南俊哥!有人找!”

 

    “……………………”

 

    虽然南俊哥这个称呼有些让人惊讶,但专程而来且是第一次来的男人听过后还是松了口气,起码的他没有找错人,确实是金南俊金总没错了。

 

    工作间无人应答,不过片刻功夫金南俊便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穿着和普通员工无异的工作服,白色上衣黑色裤子外加一条黑色的围裙,正拿着厨房专用的纸巾擦着手。之前从未见过金总的男人倒吸口气,又开始质疑自己到底找没找错人。

 

    “老陈介绍你过来的?”金南俊把纸巾丢进一旁的垃圾桶里,瞧着男人确定的点点头,紧接着说道:“找个位置坐下吧。”

 

    老陈便是一直都在金南俊身边工作的秘书,随着年纪的增长,也早就到了不得不退休的年纪,趁着自己还有些精力带带新人,便提出了要找一个年轻能干的来接替他的工作。

 

    无论什么样的穿着,一说话气场终归摆在那里,这次确认无误,男人小心翼翼的将文件袋装着的简历递到金南俊的面前,金南俊潦草的看了看,这人毕业于名校,工作经验繁复却没有什么大型的公司,加上本人在对面所表现出的细微处的紧张,这实在不算是份完全值得录取的简历。

 

    “明天开始先跟着陈叔试试看吧。”

 

    金南俊把简历搁回桌上,对于自己工作经验丰富的秘书推荐的人还是留有些许考量的机会的。男人听了赶紧站起身鞠了个躬,毕恭毕敬的说了声。“谢谢金总,我会好好努力的。”

 

    “喝杯咖啡吧。”金硕珍这时拿着托盘过来,他和煦的笑着,给男人端过一杯咖啡,却没有金南俊的份儿。

 

    男人尴尬的接过,瞧着金南俊空空如也的桌前,犹豫了两下把咖啡向他的方向推过去,金南俊伸出手制止了他的动作,起身走到了金硕珍的身边。“我还有事要忙,明天别忘了准时报道。”

 

    说着便扶上金硕珍的腰离开,两个人不知在窃窃私语什么,早知道金总已婚的男人也不觉得惊讶,看着金南俊已经走远,拿出手机给引荐他过来的陈叔讲述了这次‘奇怪’的经历。

 

    电话那头的陈叔只是习以为常的嗯了几声,在他说完之后才开口说了第一句话。“这些年谁要找金总也都是一样,慢慢习惯吧年轻人。”

 

    自从金总结婚的十几年间还有哪一个人不知道要找他得去甜品店呢?把婚姻中的倦怠期放在金南俊和金硕珍面前?

 

    不好意思,不存在的。

 

 

 

4.

 

50岁,游乐园里来了一对老傻子。

 

 

5.

 

    前二十几年起早贪黑的忙着事业,从青年变成中年,如今正卡在迈入老年的边缘上,金南俊和金硕珍这才任性了一回,暂时丢掉了金总的身份,腾出了个把月的时候去旅行。

 

    要说起来,旅行这件事大部分是年轻人做的多些。金硕珍却也不认为自己老,心气儿还像二十几岁那时候似得,丝毫不觉得累。

 

    可在游乐场里,许多设施还是要顾着年纪的关系尽量避开,转了一圈后不免觉得无趣,金硕珍在离开前再次路过入口处理,在那里的摊位上给金南俊再买了一颗棉花糖。

 

    “这比过去买要贵很多了。”金硕珍嘟嘟囔囔的和金南俊念叨,即便成了金总也总是细心节俭的。“我明明记得那时候我给了你二十块钱,你还找回来五块呢。”

 

    金硕珍还记得当时自己的心情有多欣慰和开心,他还拿金南俊当他儿子一样,一点点的教他,看着他长大。

 

    “那都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

 

    金南俊这年纪拿着个棉花糖也不嫌丢人,说着摘掉了棉花糖上动物造型的耳朵,把大的那半递给金硕珍,故意学着当年的样子。“这个,给哥哥。”

 

    说完才感觉大庭广众之下的不好意思,笑着垂下了头。金硕珍也含着笑,瞧着原来那个南俊如今两鬓旁已经能找出来的几丝白发,忽然之间惊觉或许他们是真的老了。

 

    “一大把年纪了还玩儿这一套。”金硕珍接过棉花糖咬了一口,依旧甜的进心坎里,咂咂嘴继续说道:“我现在可没精力再养一个老傻子了。”

 

    金南俊默默的听着,把棉花糖的耳朵囫囵塞进了嘴里,低头瞥见金硕珍的鞋带松散了,他毫不犹豫的弯腰,单膝跪在地上,帮金硕珍重新打了个紧些的结。

 

    金硕珍自然的接受,一点也不在乎周围人的目光看他们带着奇怪,等金南俊站起身,伸手揉一把他的头发。

 

    “真别说,这老傻子或许还有点儿用?”

 

 

 

6.

 

60岁,呦,老两口儿又来买菜啦。

 

 

7.

 

    金南俊从前,最不爱陪金硕珍逛菜市场了。

 

    原因并不是日子过久了感情淡了,而是他生气金硕珍闲不住,好容易不用操心事业,做饭这种事明明可以交给保姆来做,他却又要一日三餐,亲力亲为。

 

    嘴上抱怨实则心疼的话说了无数遍,金南俊每天清早还是一样的不放心,怕金硕珍累着,乖乖的陪他出门,拎菜篮子。

 

    直到一起逛菜市场过了接近一个星期,金南俊便突然改了性子,乐意和金硕珍一起去了。

 

    “呦,老两口儿又来买菜啦?”

 

    常去的菜摊主人是个四十多岁的女人,那天清晨开口打招呼说了这句。离奇的叫金南俊心情极好,原本见天沉着的脸瞬间转晴,笑着回话。“是啊。”

 

    做个平凡人而不是金总,享受晚年生活,周边空气带着新鲜蔬菜上的露水味儿。看着金硕珍还要玩笑着和摊主砍价,金南俊在那一刻觉着一切都出奇的美好。

 

    再后来便不仅是这样,晚上小区组织的广场舞金南俊也陪着一起去了。

 

    高档且是自家开发的住宅,里头的老头老太太跳的舞也不是喜庆吵人的。成双成对的跳着优雅的华尔兹。

 

    年轻时这就是参加宴会时的标配,如今虽然变成了打发时间的健身项目,舞步也像刻在身体里一样,听到音乐便自动反应。

 

    “我猜那些老太婆一定都很羡慕我。”金硕珍和金南俊小声说着悄悄话。

 

    “嗯?羡慕你什么?”金南俊不知所云的问。

 

    “羡慕我有个好老伴儿啊。”

 

    金硕珍回答时是挺胸抬头带着骄傲的。

 

    “堂堂金总,还肯陪着我在大街上跳舞。”

 

 

 

8.

 

70岁,金硕珍还是那副最好看的样子。

 

 

9.

 

    “凭什么你的脸上非要比我少一条皱纹?”

 

    金硕珍冲着面前坐在躺椅上的金南俊气急败坏的说了一句,说完又带着那副花镜仔细的数着,非是要数出比他多几条来不可。

 

    七十好几的人了还这么幼稚。

 

    金南俊被他扰的看不了报纸,却也不生气,仰着脸闭目由着他数,嘴上还不忘招惹他两句:“本来你年岁就比我要大,多一条皱纹不是很正常?”

 

    “这证明你比我活的经历丰富些,有什么不好。”

 

    说了挑衅的话又赶紧改口往回找补,金南俊的求生欲强的很,金硕珍被他说的忘记了刚才数到哪里,随即惩罚一样拍了下金南俊的肩膀。

 

    “谁稀罕经历比你丰富,你看你非要捣乱,我数到多少又忘了吧!”

 

    “算了算了,不数了,反正今儿数完明儿又忘了。”

 

    金硕珍摘下老花镜搁到一边儿。揉了揉发涩的眼眶,想起自己有一件总能赢了金南俊,又说道:“反正你身上比我还多几块老年斑呢。”

 

    人老了健忘,记性越来越差,金硕珍总在想不起什么事的时候骂自己老糊涂了,这种证明谁比谁更老的事儿却记得一清二楚,小孩儿脾气。

 

    “对,怎么看也是你要年轻些。”金南俊惯会哄着这老小孩儿开心,他从躺椅上起身,与金硕珍平视,发自内心的说。

 

    “瞧瞧这张脸,还跟原来一样的好看。”

 

    上头的每一条皱纹,都是他陪着金硕珍一起长的,掐着手指头算过了不知道多少日子,从黎明到黑夜。

 

    每一条皱纹,都是顶好看的。

 

 

 

10.

 

80岁,哥,我还爱你呢。

 

 

11.

 

    金硕珍年初的时候病过一场,在医院里一住便是一个星期。

 

    按他自己的说法就是人老了不中用了,过了73那道坎,84这道八成儿是悬了。金南俊瞪大了眼睛不许他胡说,结果才过没几个月,便又觉得身体不适,住进了医院。

 

    这次缠绵病榻的时间太久了,久到金硕珍躺在病床上看着窗外树木窜到四楼的一个小枝丫从树叶繁茂到片片凋落,久到他觉着自己被掏空了内里,只剩一具苟延残喘的空壳。

 

    秋天也快过完了,他恐怕熬不到冬天了。

 

    金硕珍无聊时常回想这一生,顺遂平安,没什么好不满足,只是前阵子听说闵玧其的孙子生了个大胖小子,柾国那个在国外留学的孙子也带了女朋友回来,估摸着再过一段时间就要结婚了,想想不能亲自去祝贺,难免的十分遗憾。

 

    金南俊身子骨倒是还硬朗,每日都来,这几日金硕珍的情况变得更差了便干脆日夜守在医院,怕久了会变得行动不便,也提前拄起了拐杖。

 

    金氏似乎眨眼就变成了最不重要的东西,每日轮班的护士没必要猜测两位老者的身份,只是有些好奇,好奇他们怎么能做到那样的恩爱。

 

    金南俊会在上午趁着金硕珍的精神好的时候慢吞吞的给他削一颗苹果,金硕珍不愿浪费他的好意,强撑着吃几口,大半都搁着,留到晚上发黄变质。到了正午金南俊总忍不住坐在椅子上冲个盹儿,来拔掉输液针的护士进来,总先看见病床上的金硕珍赶忙朝她比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瞧着金南俊,淡淡的笑着。

 

   人活一生早晚逃不过一个死字,金硕珍想的开,也觉着活的没什么遗憾,唯一遗憾的就是到最后,终究还是撇下了金南俊一个人。

 

    “南俊啊。”

 

    金硕珍好久没这样叫过金南俊了,到了老年只剩他俩,也就省了称呼。这日的天还未亮,他也许是知道自己看不到升起的太阳了,握着金南俊的手,有气无力的喃喃着。“往后要把我的唠叨记得更清楚,好好照顾你自己。”

 

    “我知道。”金南俊低声的应,遗言般的话扎的他心里生疼,却忍住了不敢表现。

 

    天渐渐泛白,金硕珍在沉默中合上了眼,走的安详。

 

    金南俊的年纪也没什么再好声嘶力竭嚎啕大哭的了,他起身,在金硕珍松垮的眼皮上亲了一口,看着他如睡着一般,脑海里全是他年轻时候的样子,反倒是安心的笑开了。

 

    “哥,天还没亮呢。”

 

    金南俊声音极小,像怕吵醒了金硕珍似得。

 

    “哥,我还爱你呢。”

 

 

 

12.

 

余生几十载,相看两不厌。

 

 

 

 

 

 

 

 

 

 

 

评论(18)

热度(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