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南硕】联文:《无疾而终》一发完



《无疾而终》


*联文 | 一发完

*半现背 | OOC | BE

*一个关于双向暗恋的故事

*🐹视角指路👉🏻@喻文州的心脏 ❤


-0

Q:你印象最深刻的一件事是?

“金硕珍刚来的那天。”


-1

金南俊是在练习室里第一次见到金硕珍的。

旁边还跟着当时只有小小一只的田柾国。

突然的到来打断了他不停反复练习的舞蹈,三双眼睛面面相觑互相打量着,气氛一时间变的有些迷之尴尬。

金硕珍看起来一点也不黑泡。

金南俊对他的初印象就是这样。

从整体穿着到眉眼再到五官都透着温柔无害,不能提有多精致,但拼凑在一起来看舒服的很,反倒更适合当个演员。

最后还是最小的田柾国先开口礼貌的打了招呼,三个不熟悉的人用敬语认识着彼此,男孩子的不矫情让他们直接的融洽起来。

金南俊事先早听说过今天会有新的练习生进来,其中有一个比他年长上两岁,是个名副其实的哥哥来着。

没见到人之前,金南俊还想着是不是个高冷又很酷的哥哥,再不然像闵玧其那样,冷静又有主见,对于自己认定的事情就会变得特别固执。

可现在真见了面说上话,金南俊就认定了金硕珍一定和他想象的完全不同。

因为这哥从进门时就一直在偷笑,那种极力克制也忍不住嘴角上扬的偷笑。

为这金南俊还暗自疑惑过很久。

后来在一次平常不过的闲聊中,金南俊终于开口问起,谁知道金硕珍听了之后突然笑的夸张起来,等了一会才回答了他。

“因为我那时看到你在跳舞。”


-2

Q:你感觉最有难度的一件事是?

“帮金硕珍切洋葱。”


-3

金硕珍的饭做的很好吃,从练习生时期开始就能在简单的材料中喂饱所有的弟弟们。

金南俊很喜欢进厨房帮金硕珍打下手,也是从练习生时期就开始了的。

“哥,我有什么能帮忙的吗?”

“南俊啊,谢谢你,那你就帮我切个洋葱吧,小心不要切到手。”

“好的,我知道了。”

似乎每次的开场白都是这样,金南俊满口的答应下来,然后在打算动刀之前换来始终不放心在一旁注意着的金硕珍的阻止。

“不是这样切的啊小子。”

金硕珍拿过金南俊手里的刀,演示的把洋葱切成了两半,用其中的半颗给他做着详细的步骤讲解。一边说着还不忘了吐槽。

“我到底要重复多少遍你才能记得住?”

金硕珍语气听不出生气和不耐烦,为了让金南俊看的清楚,动作也刻意放慢了几分。

“我真的再跟你说最后一遍……”

光是最后一遍四个字就不知道说了多少遍。

而这些话金南俊其实早就已经倒背如流。

虽然这听起来有些故意,可他也只是单纯觉得金硕珍在离他不到二十公分远的地方认真碎碎念的样子很好看,一辈子都看不够的那种好看。

就像他一辈子都不想学会怎样切洋葱。


-4

Q:你认为最难以拒绝的一件事是?

“飞吻和大叔笑话。”


-5

“你知道神的儿子叫什么吗?”

“你知道人超越了极限以后会变成什么吗?”

“你知道用水做的猫是什么吗?”

类似的所有问题的答案都称之为大叔笑话。

而对这些最为擅长的和喜爱的,非金硕珍莫属。每次说完以后都会立刻配上他肆无忌惮的笑声,很难有人不被此带动。

其中当然包括无限配合金硕珍的金南俊。

虽然无法理解为什么有人会装几百个笑话在脑子里,并且乐此不疲,但只要金硕珍喜欢的话,跟着笑就对了。

更何况有些确实十分有趣,要是真实反应能换金硕珍一个飞吻的话简直完美了。

不限量供应的飞吻,是金硕珍除了大叔笑话外,第二件执着与满足的事。

金南俊也从开始的一脸茫然到逐渐适应,再到可以习惯反射的给个相同的回应。

接下去就换先撩的金硕珍不好意思起来,经常性的转过头去不再看他。表达感受的只有藏不住的红耳根。

真是败给金硕珍了。

金南俊只要一想到就变得十分无奈。

其实大叔笑话并没有表现上的那么好笑,对手kiss感受也远没有真正做出来的那么自然。但如果说这样只是希望金硕珍高兴的话呢?

听起来好像扯了些,不知道有没有人会相信。


-6

Q:你最手足无措的一件事是?

“大概是金硕珍生病。”


-7

几乎每年的冬天,都是流行性感冒的活跃期,满街的人里十之八九的带着鼻音。往年里没到这时候金硕珍都会格外注意,尽可能的躲过这波来势汹汹的病毒。

不幸的是今年眼看着最冷的隆冬快要结束,金硕珍还是避无可避的生了病。

起初不算太严重是并没有在意,慢慢的发展成了一场重感冒,迷迷糊糊的提不起精神。到了深夜里咳的也越发厉害,一声声听着人揪心的很。

家里的药箱不知道闲置了多久,乱七八糟的药金南俊也不敢随便拿给金硕珍吃,只好出门找一找附近有没有药店。

这种情况对没有驾照的人来说是很不友好的,累了一天成员们金南俊又不忍心吵醒,好在离家两条街的地方就有一家药店,金南俊小跑着快速返回,进门时浑身都裹着凉意。

对一个人的关心能急切到什么程度?

对于金南俊来讲,应该就是等到你看到他吃完那一颗颗颜色大小各异的药片,才发现自己还穿着外出时匆忙裹上的大衣。

“好好休息吧哥,我回去了。”

金南俊帮金硕珍掖了掖被角,叮嘱了一句便打算离开。没想到的是病着的人半眯着眼睛突然拉住了他的手,像贪图他手上还未回暖的冰冷来降温似得,贴到了自己的脸上。

“在我睡着之前,再陪我一会儿吧。”

金硕珍一生病就会变得特别依赖别人。

金南俊则总盼着自己能成为唯一的别人,从此就可以不论他是生病还是日常,开心还是难过,都能听到他说这一句。

在我睡着之前,再陪我一会儿吧。


-8

Q:你最幸福的一件事是?

“金硕珍说他也喜欢我。”


-9

在有我喜欢金硕珍的认知之前,金南俊一直认为自己对于爱情的定义,必不可少的一条便是第一眼的心动。

他对金硕珍第一眼的感觉无论如何也算不上心动,充其量算得上是对和本人截然相反性格所产生的好奇。

金南俊花了很多时间来寻找喜欢上金硕珍的理由,是陪伴也好或共患难都好,可通通又被他自我否定,无迹可寻。

理性的大脑经过长久的思考后放在当下,金硕珍温热的脸颊紧贴着他的掌心,撒娇般的轻轻蹭上两下,使得答案也跟着突然间变得明朗起来。

喜欢一个人就是得一场重感冒,不可避免,更无法控制。

“哥,我喜欢你,很喜欢的那种喜欢。”

金南俊没去思考他今后会不会后悔,难得的冲动上一次,他坐到床边,一根小指还握在金硕珍的手里,抚着他脸颊的动作也没有丝毫的变化,尽量神色自若表述着自己的心意。

金硕珍显然没想到金南俊会冒出这么一句,他吃惊的半抬起头睁大双眼盯着金南俊看了几秒,随后勾了勾嘴角,再次躺了回去。

“我也喜欢你,很喜欢的那种。”

话说出口时,金硕珍依旧攥着金南俊的手指,却不等他再接些什么,先行叹了口气渐渐松开了手上的束缚。下定决心继续说道。

“但你也要明白,我们这样不对。”

有些事一开始就代表结束的话果然是对的。

金南俊自认为已经对眼前的情况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可没想到还是败在了金硕珍出乎意料的冷静之下,毫无防备。

轻飘飘的几个字,便将所有期待变成空欢喜。


-10

Q:你最遗憾的一件事是?

“我们从没在一起过。”



-END-

















评论(5)

热度(66)

  1. 鲁尼叫我总攻大大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