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南硕】《我家傻攻是大佬》C27



*AU | 重度OOC


*当148变成14.8


*小抠门遇见小傻子

 

-27

 

    第一次分房睡觉离奇的圆满成功,只是睡醒一摸身边的位置是空的时多少的有些别扭。金硕珍照例起了个大早,准备收拾收拾陪着金妈妈去各家各户里走亲访友。

 

    南俊和他的作息一直差不离,金硕珍走出房间洗漱过后没多久,南俊便也打开了门,金硕珍往客房里瞥了一眼,被子整整齐齐的铺好了,印象分什么的估计又能在他爸妈面前加上一点点。

 

    吃过早饭也才不到八点,南俊帮着金硕珍把要送给各家的礼物,分了三趟才全都塞进楼下车子的后备箱里,金硕珍还是一百个不放心,得了空就要提醒南俊几句。

 

    “今天中午我都不见得回家,你跟我爸在家……哎,反正你就坚持一下吧,可千万别乱说话。”

 

    “甭管我爸说午饭吃什么,你能帮的忙就帮,可别瞎逞能,要是磕了哪儿碰了哪儿怎么办。”

 

    金硕珍感觉自己前二十来年都没这么碎叨过,大男人从不可能面面俱到万无一失的,只能一遍遍掐着耳朵嘱咐,就盼着南俊全都听进去了。

 

    “你要是说我不闯祸的话就亲一下奖励我,应该比那些都管用。”南俊抬手关上了后备箱的门,转身面对的金硕珍这样说道。

 

    “…………你可真是反了天了。”

 

    到底是哪种神秘力量让他家傻玩意儿成现在这幅一言不合就让人接不住茬儿的德性的?再这样下去以后还管的了吗?

 

    金硕珍看着南俊故意想看他吃瘪尴尬的模样就觉着来气,他环顾了一下周围,这会儿没有人在,估计金妈妈一时半会也出现不了,凑过去搂住了南俊的后脖颈,往回一带,照着他嘴就是一口。

 

    带着响儿的,特脆生。动作一气呵成,亲完就撤,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往前迈了两步,就给南俊留了个后影儿,看上去贼潇洒。

 

    实际南俊净盯着他透过阳光明显发红的耳朵尖儿,知道金硕珍现在脸肯定也是一个颜色的,八成是正为了他那一时冲动害着臊呢。

 

    这种时候再故意上去逗他怕会惹的他不高兴,南俊靠在车上没凑过去说一句话,对刚才那个吻心满意足。安静待了片刻后金妈妈才从家里出来。两个人连眼神都没对上,简单道个别便走了。

 

    目送着车子转个弯消失在视线里,南俊上了楼回到金硕珍家,金爸爸正等着他,南俊是真的挺喜欢听这位叔叔讲话的,他的记忆片段里好像从没有父亲形象的人和他坐下来聊天的时候,如今就当成弥补,陪陪金硕珍的爸爸也好。

 

    一半天得时间倒也好打发,金爸爸还带他参观了自己的书房,房间里迎进去是一股淡淡的墨汁味道,待着舒心。

 

    金爸爸是真心喜欢这个小伙子,所以什么都愿意与他多说一点,自己那些不轻易见人的珍贵收藏也都拿出来给南俊看,听着他称赞的话就高兴。

 

    金硕珍直到下午快四点才回来,进门就先听他爸劈头盖脸的夸了南俊一番,南俊就站在书房门口冲他眨眨眼,满脸的骄傲。

 

    清晨那个吻带的余温早已过去,金硕珍忘了那阵有多不好意思,算作鼓励,趁着金爸爸不注意,同样眨眼回应了过去。之后拎着顺路买回来的食材,跟在他妈身后进了厨房。

 

    这次回家的时间已经过了大半,是金硕珍之前没想到的顺利,那些无谓的担心此刻显得像吃饱了撑的,这下子便完全放心让外头那爷俩儿随便交谈,踏踏实实的陪金妈妈准备晚饭。

 

    满满当当一大桌菜摆上餐桌,窗外近圆的月亮也挂在正中央了,金爸爸拿出自己存了许多年的一瓶酒给各个杯里满上,其中包括了南俊的份儿。

 

    南俊从来到他身边后还从没喝过酒,金硕珍又紧张起来,举杯喝下去的时候一直用余光看着他,火辣辣的高度酒烧的人心口都难受,金硕珍搁下杯忍不住皱紧了眉头,再反观南俊,没事儿人似得,表情连个变化都没有。

 

    也是,南俊从前不定是个什么人物呢,即使忘干净了,喝个酒应该也是习惯性的镇定。又是白白的瞎操心一场,金硕珍干脆彻底放开了所有顾虑,安心的吃这顿团圆饭。

 

    一喝上酒就没个准点儿,金妈妈不爱参与男人间的对话,老早前儿就躲了清净,剩下的三个愣是在餐桌前待到了十点半,到金妈妈不耐烦了出来撵着去休息才结束。

 

    南俊昨天自己在一个屋里睡得挺好,今天也是照例,金硕珍洗漱过后直接回房关好门躺下,酒后整个人都晕乎乎的,听着门外几阵脚步声后一切寂静,半梦半醒的睡着。

 

    过了不知道多久,睡的并不沉的金硕珍听见声门锁的响动,抬起头看了看门口,南俊赤着脚,正做贼似得溜了进来。

 

    这人一共偷偷摸摸往他房里进过三次,每次还都叫他清醒着察觉了,金硕珍不免觉得好笑,这次光明正大的往床里挪了挪,留了位置给南俊。

 

    偏南俊这次不领他的情,轻手轻脚的走到床边,一把掀开盖在金硕珍身上的被子,径直的压在了他的身上。脸埋进他的脖子里,用鼻尖蹭着他的皮肤。呼吸温热带着酒气。

 

    “就再有一天你都忍不了了?昨天不是表现的挺好的。”

 

    金硕珍想着自己似乎应该给些回应,可不争气的手硬是不知道放在哪里才好,身上大活人压的他有些透不过气,在这种场景下说什么话也跟有内涵似得,乱七八糟。

 

     南俊躺回了原处,拉过被子将两个人盖好,侧身面对着金硕珍小声的说:“我想你了。”

 

    紧接着一只手伸进了他T恤里不轻不重的捏着他腰,流氓耍的每次都让人猝不及防。

 

    “那你一会儿也得回去,不然明早……”

 

    “哥,我难受。”

 

    不容金硕珍把话说完,南俊便开口打断了他,一句就让金硕珍紧张起来,赶忙抚上他的额头,略带焦急的问:“你哪儿不舒服啊,喝醉了?”

 

    南俊没搭腔,只是摇头,把金硕珍的手抓住,顺着脸颊再到胸膛,在小腹上也只是经过,最终停在了让他惊讶的位置。

 

    都是男人,立马就能想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接触到那里的瞬间,金硕珍便赶忙抽回了手,心脏砰砰的好像随时都会跳出胸膛。语无伦次的反应道:“你,你,你想干什么。”

 

    “哥,你碰碰它好不好?”

 

    “………………”

 

    南俊的语气如同才来不久时怕金硕珍会不要他的傻子,莫名让人觉得他从他嘴里说出什么都是本该毫不掩饰却合情合理的,即使是超出想象范围的请求,也叫金硕珍想不出如何拒绝又或是答应。

 

    不过显然南俊也并不需要金硕珍口头上的同意,语毕便封住了他的唇,紧接着则是另他呼吸急促的长吻。

 

    拒绝还是答应都已经不重要了,余下的尽是遵从本能的回应。理智神游到了天外,金硕珍用仅剩的最后一丝清醒无用的想着。

 

    他这应该算是被南俊套路了?

 

 

 

 

 

 

 

 

 

 



评论(9)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