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飞咻】《动荡》C14



*OOC×一个亿

*黑道继承人与他的导师

*小奶狗变身小狼狗的全过程


《动荡》


-14

“在我来接你之前,好好待在这里。”

闵玧其说话的同时还伴着落锁声。互相撞击下显得格外冷淡无情。

金泰亨没有应答,随后则从空气中捕捉到轻微的皮鞋踏过干草的簌簌声,直至渐行渐远,安静到落针可闻。

一丝光都透不进来的环境下,双眼永远无法从黑暗里看到些什么,原本就潮湿的环境从门隔绝了大量空气流通之后更加恶劣了几分,湿漉漉的,让人暂时无法适应。

不清楚闵玧其为什么这么做,更不确定闵玧其什么时候回来接他,好在金泰亨的应变能力已经不似从前。

他凭感觉在失明般的黑暗中行走,找到墙壁后顺着滑坐在地上,无可避免的对未知感到恐惧,却还不至于绝望。

不被击垮的决心一点点瓦解的感觉有多痛苦?

金泰亨开始还能平和的适应和接受与世隔绝的环境,在限制的条件下做一些平日都会做的体能训练打发时间,靠着生物钟来计算过去了几天,虽然无聊,但也不算太难熬。

四天过去,闵玧其没来,周围依然安静且不见光。金泰亨逐渐变得焦虑,生物钟也跟着发生了变化,无法确定外面是白天还是夜晚。

他丧失了大半的意志,胡思乱想了很多,把记忆中的全部都拿出来重新整理,有时还会靠在大铁门上自言自语,渴望有人能和他说说话。

“哥,你在外面么。”金泰亨轻轻敲了两下门。“天亮了没有,我能出去了吗?”

金泰亨等待了一会,无人回应。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金泰亨越来越无法忍受漫无止境的孤独,他完全抛开仅剩的理智,不顾一切的发着疯。

“哥!我求你了,放我出去吧!”

金泰亨拼命嘶吼着,用尽全力一拳一拳砸在阻挡住他的门上,声音带着乞求,还有从未有过的绝望的呜咽。

“求求你了。”

无论怎么做,门外都还是安静的。

最后的最后,金泰亨想到了死,想到了用死来结束这一切。

金泰亨用牙齿把空掉的水瓶咬开,锋利的切口划破了他的嘴角,他却只顾着将塑料的材质弄成尖锐的武器,感受不到痛意。

耳垂下方的脖颈处有一根动脉,心脏在左边第四根肋骨的地方,这些都是闵玧其很早以前告诉他的。

闵玧其还告诉他,他会来接他的。

金泰亨对准心脏的手这时犹豫了下来,猛然回过神把手里的东西丢出了老远。这样不为别的,只为他想起闵玧其说过会来接他的。

他要是放弃,那闵玧其一定会很失望。

第十五天,金泰亨才等到了闵玧其,这是他事后确认日期时才知道的。

从满含希望到失望,再到绝望,都在这不分白昼的十五天里经历了个遍。金泰亨崩溃过,乞求过,也想过死,最终还是一息尚存的挺了过来。

闵玧其没有骗他,不过是等待的时间稍微有些久,久的他差一点点就放弃了。

那扇隔绝了一切的铁门缓缓推开,刺眼的光线让金泰亨不得不闭紧双眼,紧跟着阵阵刺痛感的同时眼前尽是白茫茫的,滋味并不好受。但他已无心抬起手去遮挡,依旧毫无反应的静坐着。

闵玧其的脚步声金泰亨熟悉的很,还有他身上薄荷糖的味道,全部都是金泰亨前些日子里无限渴望与需求的,现在好容易重新拥有,却反倒激动不起来了。

“我以为……我要死在这里了。”

金泰亨声音微弱,简短的一句话也要稍作停顿才讲完。之前总带着小孩子撒娇意味的语气消失的干干净净,不带任何感情。

闵玧其没急着安慰,他弯腰跪在金泰亨的面前,给他系上了一条隔绝光线的布,然后才把他轻轻圈进了怀里。

“泰亨啊,做的好。”

这是金泰亨失去意识前听到的第一句,也是最后一句话,伴随着鼻尖上柔软的触感,像是闵玧其吻了他似得,继而陷入了深度的昏迷。

再次清醒是在基地里的小医院,挂在架子上的液体顺着透明的输液管流进身体,金泰亨平躺在床上睁开眼,分不清是从未置身黑暗,还是从未在黑暗中离开。

“你睡了整整三天。”一直守在金泰亨床前的闵玧其坐在靠墙的沙发上,几个字提醒了金泰亨所有的都不是梦境。

金泰亨把头偏向背对闵玧其的那面,看着窗外最高的那颗树露出的枝头那片绿叶被风吹的朝一面倾斜,难得的什么都不想和闵玧其说。

“你之前进行的训练叫心理剥离,它能让你在今后更加清楚的面对危险,戒掉依赖感,肯舍弃全部,不再害怕孤独,甚至不畏生死。”

闵玧其不理会金泰亨明显疏远的行为,简洁清晰的解释让金泰亨那样做的意义,语调还是慵懒的,平淡阐述着因果。

“你现在的表现都是训练后的正常反应,我不在乎你会不会恨我,更不后悔承担了超出导师之外的风险。”

“我曾经说过不想亲手送你去死,未来我也不想给任何人机会能让你死,再过十天就是重要的日子了,明天给我回训练场继续训练。”

不含温情没有安慰,标准的,在闵玧其身上少见的训导姿态,他说完便起身离开,又留下金泰亨一个人。

闵玧其走后金泰亨才把头转回去盯着门口的方向,

笑这个人啊,还真是彻头彻尾的奇怪。

曾经轻描淡写的告诉他赌一次能不能活,如今又带他领教这世上没有什么比漫无止境的孤独更加可怕,要肯舍弃一切从而不畏生死。 ​​​

笑自己似乎经历了一场毫无用处的折磨,到头来还是怕,怕没有闵玧其的生活,怕每年许下的愿望还是不能实现。

万一有了无法舍弃的人该怎么办?

金泰亨不敢问闵玧其,后来无数次反复思考也找不出合理的答案。

成长要承受的痛苦太多,多的他错过沿途惹人驻足的风景。更差一点错过无法失去的人。







评论(2)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