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南硕】《我家傻攻是大佬》C23



*AU | 重度OOC

*当148变成14.8

*小抠门遇到小傻子


-23

破碎的声音换成谁都会猛的吓上一跳,之前金硕珍也是一样,可如今他已经非常能适应这种突如其来的响动了。

毕竟南俊不是第一次打翻或打碎些什么,咖啡杯,托盘,这次又是奶茶杯。

不过这是第一次让金硕珍觉着这动静是这么的好听。正好能让房东阿姨停下她要说的话,而他则赶紧起身,走到正蹲在地上捡着碎玻璃的南俊边儿上。

“怎么又这么不小心,你没受伤吧?”

“我没事。”

玻璃杯的材质比较厚,只摔成了几块比较大的碎片,南俊将它们一一捡起来丢进了邻桌下的垃圾桶里,全程低着头看都不看金硕珍一眼。

这种低级的错误南俊原本不应该,也确确实实很久都没犯了,只是刚刚听到那个阿姨说着金硕珍该结婚的时候恍了神,这才失手摔碎了杯子。

是啊,金硕珍这个年纪是应该结婚,讨个像那个姑娘一样的老婆的。就像故事书里没有王子和王子的故事一样,金硕珍也完全没必要和他这种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大男人浪费时间。

南俊现在才后知后觉的想到这个问题,如同在午夜被惊醒的梦魇,清醒后也久久缓不过劲儿来,他拿着装了碎玻璃的垃圾桶站起来,转个身说道:“我去把它丢掉。”

步履急促,落荒而逃。

金硕珍看着他逃走的样子愣在原地,想抓住他手查看有没有受伤的手还腾空着,刚想要追出去查看,还没等迈开步子,就被房东叫住了。

“这是你新招来的员工吗?我之前顺路来你这里买蛋糕的时候见过几次。”

房东阿姨的新家离这里有些远,也不常来,偶尔的几次也是在南俊刚来不久的时候,根据那几面的印象对金硕珍询问:“我怎么感觉他好像脑子有点儿……不太正常?”

一开始的南俊任谁看一眼都能觉出他傻,金硕珍对此没什么好反驳的,只是对旁人这样和他议论南俊而感到不开心,没回答他的话便径直去了收银台,拿出事先取好的钱返回去搁在了房东面前。

“这是明年一年的房租,您收好。”

“刚才那个人他是我弟弟,是要跟我在一起生活一辈子的,我的情况您现在应该更了解了,所以我怕是配不上您侄女了。”

金硕珍一贯是不会用冷言冷语去拒绝别人的,这回说的话虽坚决,却依旧笑眯眯的样子,叫人挑不出毛病。加上房东听到方才议论过的人竟然是金硕珍的弟弟,自知说错了话,尴尬的不好再多言。

“下午的生意会很忙,我就不陪着了,等下您走的时候我给您带两块店里的新品回去尝尝吧。”

没有再留在这里的必要,相亲的气氛还不如他在家陪南俊读书来的愉快,金硕珍礼貌的朝着面露遗憾的姑娘微笑着点点头,转身回到了工作间里。

南俊这会儿的功夫也回到了店里,在去到收银台旁边的展柜后拿扫把时刚好和在透明玻璃的工作间里的金硕珍打了个照面,疑惑却也没凑上去问,去了打碎杯子的地方检查有没有遗漏下的碎玻璃。

被拒绝又找不到生气原因的房东两个人还没走,南俊在他们身后那桌的桌脚旁发现了一块碎玻璃,弯下腰去捡时凑巧的听到了她们的对话。

“要说阿珍真的是个挺好的男人,姑姑也知道你挺喜欢他的,可谁承想他还有个傻子弟弟啊,那可是个大累赘。你也别难过,等哪天我再给你介绍个更好的。”

她们说话的时候站起了身,女孩儿或许是觉得姑妈说的话在理,满心遗憾的应着,回头打算离开时才看到了身后的南俊,被抓了个现形,手足无措的低下了头。

僵持了不过几秒,南俊只看了她们一眼,像什么都没听到似得绕过了她们,房东阿姨松了口气,赶忙拉着自己的侄女离开了店里,招呼都没打一个。

累赘两个字并不常见,可偏偏他就是听懂了。

后来的整个下午,南俊都垮着脸闷闷不乐,金硕珍几次想找机会凑过去问他是怎么了,可奈何下午来店里消磨时间的客人太多了,忙来忙去的无法抽身。

无沟通无交流的状态一直持续到店里卖完了每天份的打折蛋糕,盘点过收益后关上门,在回去的路上都是沉默着的。

回到家打开客厅的灯,金硕珍瞧着南俊还是副不高兴的模样脱下外套瘫坐在沙发上,紧随其后的凑上前关心道:“你今天心情不好吗?”

“………………”

南俊不急着先回答,反倒盯着金硕珍看了一会儿,好像在考虑着什么,考虑好了后才开了口:“如果不是因为我,你是不是就会和那个女人结婚了?”

南俊先前想的简单,只要他喜欢着金硕珍就够了,闵玧其告诉他要金硕珍自己来承认他便照着做,却从没想过金硕珍有可能是不喜欢他的。

那样就真的再也回不到原来了,甚至没有机会再在弟弟的位置上安分守己。

“我不会和那个人结婚的。”

第一印象里就不在考虑范围之内,看着那女孩子甜甜软软含羞带臊的模样也不心动,感觉还不如眼前这个人高马大的男人。

金硕珍也从来不对着南俊撒谎,他伸出手想揉一把南俊的头发,转念又想到南俊这两日的疏远,手悬着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抚了上去。

“那,我是你的累赘对吧。”听过的这两个字堵在南俊的心口许久,金硕珍往常一样轻轻柔柔的动作像是刺激到了他,让他忍不住问了出来。

“谁和你说你是累赘了?”

金硕珍对南俊无意听到别人对话的事毫不知情,只记得印象中他是从没对南俊讲过这个词的,诧异的睁大了双眼。

“那我是什么?我没有身份,不能工作,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

南俊说着都感觉自己累赘,心似乎也和故事书里讲过的差不多,在特别难过的时候,是真的会疼的。

“你,你是……”

金硕珍刚开口便停了下来,有些事只要迈出那一步就再也没有回头路可走的道理他自然懂得,但南俊的每一句话在他眼里又像是激将法,他纠结的同时又找不出恰当的词汇,停顿了半天才斟酌着说道:“你是我男人?”

“什么!?”

这话来的突然又意料之外,南俊一时转不过弯儿来,连眨眼这种条件反射的动作都忘记了,死死的盯着金硕珍看。

“没,没什么,你听不懂就算了。”

金硕珍自己说完之后也后悔了,且不提后果会是怎样,单是我男人这个形容词就足够羞耻了,他侧过头不看南俊,本能的起身想要躲到别处。

南俊是在他起身的那刻在背后抱住他的,金硕珍看不到他的表情,只感觉的到他贴在自己耳边和脖颈上呼吸的温热,语气也是带着笑意的。

他说。

“我抓住你啦。”





















评论(15)

热度(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