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南硕】《我家傻攻是大佬》C21



*AU | 重度OOC

*当148变成14.8

*小抠门遇到小傻子


-21

白白在雨里把田柾国从学校叫出来,问了半天也没问出个实际有效的建议,心里还是乱七八糟的理不清楚。

雨到了十点多便停了,街上依旧没几个路人经过,金硕珍待在空荡荡且什么都没有准备的店里纯粹是浪费时间,干脆在不到中午的时候就回了家。

老式的房子楼层都不高,没有电梯,楼道里有人上楼或者谁家大声说两句话整栋楼都听的见,金硕珍放慢了步子低头瞧着脚下一级级的台阶,想着进家之后不知道又是怎样尴尬的场面,一个头两个大。

爬到还剩下最后半层,金硕珍抬头看了看面对面的两扇门,正对着台阶的那扇是闵玧其家的,不知道什么原因留了个缝儿虚掩着,像朝着他招手要他进去似得。

一旦要是告诉了闵玧其,问题保不齐能解决,可这形象也是彻底的完了。

金硕珍犹豫就犹豫在这儿,往常里闵玧其老吐槽他再这样和南俊过下去就要怀疑他性取向了,只是没想到有一天竟然真的怀疑了,说出去还不得让人笑掉了大牙。

回家也不好,去闵玧其家也不好,金硕珍进退两难的站在半层的平台上吹着楼道里的风,还没等彻底下定决心进哪扇门,闵玧其家的就彻底朝他敞开了。

“犹豫了这么久,要进来坐坐么?”闵玧其扶着门把手露出半个身子,还是那副不冷不淡事不关己的语气和模样。

“…………啊,好。”

知道他犹豫了很久,那刚才就没关严的门一定是特意给他留的,金硕珍听着有点心慌,硬着头皮答应一声,走完最后的十几级台阶,跟在闵玧其身后进了门。

闵玧其穿着外出要穿的衣服,不知是要出去还是刚回来,一进入客厅先把搭在沙发靠背上的衣服拿起来丢到一边,好腾出位置给金硕珍坐。

果然要进到这种不脏但是稍显凌乱的单身男人家里,才能看出自己和南俊住的房子有多么不一样。

金硕珍坐在沙发上重新环顾了下四周,第一次觉得这间自己也算的上常来的房子才是正经的男人居住空间。

“南俊早上来过我家了。”

闵玧其用一次性的纸杯倒了杯水放在金硕珍面前,却并不打算让他先喝一口,坐在他斜对面的地方直接说道:“所以你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

“……………………”

金硕珍本来是想拿过水的动作因为这一句话瞬间停住,庆幸自己还好没喝,不然非得一下子全部喷出来不可。

自己这还从选择中挑了个田柾国出来,犹豫了半天都没想好要不要找闵玧其,万万没想到竟然会被南俊抢了先。

“他都告诉你了?”金硕珍稍稍平复了心情,从不算夸张的震惊中缓过来,垮下肩认命的问。

“大概算是是全部都告诉我了?”

“从他为什么亲你,怎么跟你说他有多喜欢你,你是怎么回答他的,他还抱着你……”

闵玧其说到这儿适可而止的停下,实际上南俊刚才来时给他的各种描述要比他实际讲出来的详细的多,详细到金硕珍的每一个眼神,详细到大早晨刚睡醒就听的人直犯困。

“这个傻子啊。”

金硕珍在一旁红着耳根,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也不知道南俊这种刨根问底逮谁问谁对谁毫无秘密的毛病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改,平白害得他跟着丢人。

“都到这一步了,你还觉得他傻?”闵玧其听了金硕珍的感慨简直哭笑不得,靠在靠背上给他总结道:“他现在都快成了人精了好不好。”

“嗯?”金硕珍不是很明白闵玧其的意思。

“他找我来说那些话,连你怎么回答他的都一个字不落,不是明摆着让我这个旁观者发现你不对劲儿。他说的你不听,所以找我帮着他来提醒你。”

闵玧其除了上次发现南俊的身世可能不一般之外,这还是第二次和金硕珍说了这么多,恐怕比开会时讲设计图还要费劲,不耐烦的补上一句:“你们俩到底谁才是个傻子啊?”

“…………”行吧,细想想闵玧其说的也不无道理。金硕珍默认了自己现在似乎真的变得不怎么聪明的事实,左右问田柾国没问出什么,便直接干脆的问闵玧其。“那你觉得我现在该怎么办?”

“这种事都要问我怎么办,我真是……”闵玧其想说我真是服你服的透透的了,可转念又觉着再吐槽也没有意义,叹口气回答道:“我认为人活着,必须要做的一些自己并不喜欢做的事,太多了。”

“如果难得找到自己喜欢的,不要管结果,过程都会是享受和幸福的,也许你会感觉你对某些人事物只算的上习惯而不是喜欢,那我只能告诉你,习惯比喜欢更可怕。”

一个不留神就又说了这么多话,到了这份儿上,能不能领会精神就全要靠金硕珍自己来想清楚了。

闵玧其看了看墙上的挂钟,起身和金硕珍说:“好了,你自己回去慢慢想吧,我马上要出门,就不留你在我这儿耽误时间了。”

本来起个大早是为了做好准备中午见高层领导讨论他到底能不能升职的事儿的,莫名其妙就被对门的哥儿俩耽误了一整个上午,闵玧其估摸着现在出门还能早到一会儿,把好容易有点头绪的金硕珍顺便送回了他自己的家。

习惯比喜欢更可怕。

金硕珍一直琢磨着闵玧其的话,他慢吞吞的用钥匙打开家门进去,南俊坐在沙发上看书,回过头看见他来才撂下,还是那么傻里傻气的笑着和他说:“哥,你回来啦。”

“刚才来了两个女人,其中一个阿姨说她是房东,来收租的,我说你不在,她们就回去了。”

南俊说着走上前去接过金硕珍的外套挂在衣架上,金硕珍自然的递给他,反过来回想这理所当然的动作,发现习惯确实十分可怕。

“南俊啊,我……”

“你不用给我讲道理了,我都问过玧其哥了。”

金硕珍才开了个头就被南俊打断,南俊向来做过的事都会大大方方的承认,倒不另他意外,静静地等着南俊继续说下去。

“他告诉我,喜欢一个人可以吻他没有错,可是也需要在彼此都同意的情况下才可以。我现在知道我的做法是错误的,所以哥能不能不要提了?”

南俊的条理已经越来越清楚,不再需要任何人的翻译,金硕珍听着也认为闵玧其可能是真的语重心长的和他讲过,只能干巴巴的点头表示自己的默认。

这叫什么事儿啊,自己刚费了半天劲才理出了点头绪,结果说翻篇儿就翻篇儿了。

“我去做饭吧,你想吃什么?”有苦说不出这词儿放到金硕珍身上最合适不过了,他越过南俊向厨房走去,有几分逃避现实的意思。

“吃什么都好。”

南俊随口答了,看着金硕珍的背影直到他转弯进了厨房,满脑子想的都是闵玧其教他的办法。

“你要是想知道他喜不喜欢你,那就晾着他吧,等他自己来承认。”




















评论(12)

热度(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