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飞咻】《动荡》C13



*OOC×一个亿

*黑道继承人与他的导师

*小奶狗变身小狼狗的全过程


-13

初夏的天气还是温和的,阳光搭配着不疾不徐的风,正好拂过蹲坐在操场树荫下少年人的脸上,温和而不急躁。

遗憾的是少年好像在等待些什么人似的,对周围不曾留意。

两年时间匆匆而过,不知不觉金泰亨就度过了在基地中的第三个年头。

19岁的年纪足够让他原本稚嫩的脸庞变得更加轮廓分明,瘦弱的身材也有了明显的肌肉线条。眼神中全然看不到曾经的迷茫,平添了几分凌厉,无一处不打上长大的标签。

是除了训练场上之外,旁人都不曾见过的模样。

该来的人由远及近缓步走过来,明明还没到达跟前,金泰亨就已经露出了笑容,单手托腮数着那人的脚步。

“看你这姿势,等很久了吗?”闵玧其在距离金泰亨五步之外的地方停住,开口询问。

“嗯。”金泰亨坐直身子抬头望向闵玧其,依旧带着笑点头确定道。“或许你哪一天可以试试比我先到。”

“…………”

闵玧其一时语塞,皱起眉头又很快舒展开来,语气平淡的回应:“看在你不久之后即将成为真正少爷的份上,放过你了。”

这种暗里吐槽闵玧其每次都迟到的话放在之前,金泰亨是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讲的。现在闵玧其反倒变得非常适应,或者说是,今天懒得和他计较。

“不放过又能怎么样,你打不赢我了。”

虽然本意不过是开个顶撞的玩笑,但金泰亨也确实不再是闵玧其能轻易掐住脖子的小孩子。

事实就摆在眼前,绕是平常教育起金泰亨大道理一堆的闵玧其也无力反驳。

“快起来,今天还有重要的事等着你完成。”闵玧其含糊其辞,更多是不知道怎么详细的说明,只得把眼神看向一边不直视金泰亨,样子心虚的很。

金泰亨瞧在眼里却不想追根究底,完全出于对闵玧其无条件的信任,只沉默的朝他伸出双手,这个动作的含义可以概括成四个字,拉我起来。

“敢问少爷您今年几岁啊?”

闵玧其对金泰亨这种表现显得十分无奈,个子都要比他高上半头,还像三岁孩子摔倒般的撒娇,只差脸颊没有挂上几滴委屈的眼泪。

“马上就十九岁半了。”金泰亨举起的手始终没有放下,丝毫没有自己起身的打算。

能得到如此诚实且认真的回答是闵玧其万万意想不到的,只能边摇头边把往前迈了两步,抓住金泰亨的手,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

还没等金泰亨站稳,便嫌弃的松了手。

“重死了。”

闵玧其违心的说了一句,转身向远处走去。

金泰亨看起来倒是莫名满足,他拍拍身上沾到的灰尘,笑眯眯的快步跟了上去。

该用什么话来概括陪伴两个字的含义呢?

对于金泰亨来讲,大概是比起过去又长高了十公分,变声期嘶哑的嗓音如今低了几度,月末测评中每栏的评分不知不觉的全都从吊车尾上升到了全优,亲眼见证这一切的闵玧其先生也在过程中成功的用糖果戒掉了烟。

他不知不觉忘掉了自己最初在意的生与死,变成为了得到闵玧其肯定而拼命的疯子。

“泰亨啊,做得好。”

闵玧其从在训练或是测评结束后揉一把金泰亨汗津津的头发,发自内心夸奖他几句。

那则是支撑金泰亨的全部动力。

无论什么时候回忆起来,金泰亨始终都觉得每天在闵玧其身边的那两年,是他人生中度过的最幸福的日子。

那时的他还不清楚自己对闵玧其是哪一种喜欢,只单纯的享受于难过有人安慰,开心有人分享,生病了有人照顾,受伤了有人擦药,累到喘不过气还可以扎进他怀里换个拥抱。

甚至于闵玧其偶尔的严肃与日常的嫌弃,皱起眉想要发过的表情,在金泰亨眼里都是无可复制的好看。

如果时间能停在十九岁半之前就好了,再不然就停在他跟在闵玧其后边离开操场的那一天。闵玧其还是整日都在身边的闵玧其,他还是可以为他一句话竭尽全力的疯子。

去年的十一月份,金羿突发心脏病送到医院,完成了一场庞大复杂的手术。之后长期的疗养也没带来任何恢复的迹象,金泰亨与两个几年来还算和平的孩子,自然把竞争毫无准备的提前了许多。

再过一个月,他们都将离开这个让人付出太多艰辛与成倍苦恼的地方,谁活着出去还尚未可知。

神经突然的高度紧绷让每个人都如临大敌,恨不能把本就不多的空闲全都投身于训练和靶场上。

可闵玧其却反常的给金泰亨放了半天假,直到下午才不知道要带他去到哪里。

总之不会太简单就对了……

跟在闵玧其身后的金泰亨看着他后脑勺被风吹起的头发,一路无话。

他在前面走,他在后面跟,这幕已经重复过无数遍了。习惯的可怕,关键也许就在于他们两个还没对比厌烦。

训练馆后略显荒凉的地方有一排仓库,堆满了淘汰掉的器材,因为没有窗户见不到光的缘故,每一间都阴冷潮湿,搁置的久了,连里面的灯也已经无法使用。

闵玧其带着金泰亨直到深处最右的那间才停下,推拉式的铁门完全敞开着,房间内的东西早被清了个干净,空无一物。

“进去吧。”

闵玧其回过头捏捏金泰亨的肩膀,淡淡开口。

不明就里的金泰亨听话的走进了房间,先是环顾了一圈四周泛黄的墙壁,在完全投不到光的角落看到了摆放整齐的食物和水。

来不及再做出任何反应和再对闵玧其说些什么,门关上的动静就先传了过来,陈旧的轨道发出铁器刺耳的声响。

金泰亨的世界也随之陷入了一片黑暗。








评论(8)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