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洋岳】CP联文:《绅士》一发完



《绅士》


*联文 | 一发完

*AU | OOC | BE

*卜岳篇👉🏻@喻文州的心脏 ❤


-0

我从未想过能在偌大的城里再次遇见

那一瞬间脑海里的词汇不是成熟,而是长大


-1

“这地界儿多少年都没这么冷过了。”

司机师傅把车内的暖风又调高了一个档,跟后座的乘客搭话道。

“对啊,得有七八年了吧。”乘客看着窗外的景色,配合的回应,几个年头都说的清楚。

叮。

短信的提示音响了一下,乘客从口袋拿出手机,撇到木子洋先生几个字后便关掉了屏幕。果然除了通讯公司外,就没什么人会给他发短信。

出租车行驶的方向是朝着机场去的,木子洋结束了为期两周的出差,连本城的母校大学都没时间去看一看,就在今天准备返回。

一座城市是多少人的根,又有多少路人在这里埋葬了什么,木子洋无法计算不得而知,只清楚自己多年后再次归来,看着跟之前大不相同的街道,只觉得连回忆都剩下的寥寥无几。

到达机场的时间跟预计的差不多,木子洋付完钱打开车门,还没等伸出腿,就被强烈的冷空气扑了个满怀,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诶!兄弟坐车走么?回去不打表。”

司机两秒的功夫就在门口又拉起活来,木子洋对这种见缝就钻的积极精神佩服的五体投地,赶紧下了车,生怕耽误了人家的生意。

“不用了,谢谢。”

被询问的人声线低沉的很,带着本地人才有腔调,木子洋听到熟悉的语气弯着腰拿出行李的手停顿一下,而后快速的抬起了头。

对面那人好像有些近视,只看了大概轮廓就不确定的眯起了眼,接下来的反应和木子洋如出一辙。

这个人是岳明辉吗?

是岳明辉吧,木子洋确定。

离着上次见面,过去已经七八年了。

还是与当年一样的两张面孔。

不同的是岳明辉剪了一头利落的短发,身后不再背着那把年代感十足的吉他。木子洋换掉了一贯的T恤和牛仔裤,西装革履一丝不苟。

岁月这东西,早就让他们各不相同。


-2

我记得那时候他常跟我说

我最讨厌你了啊木子洋,最讨厌你了


-3

初见岳明辉是在木子洋入学的那天。

身为同系学长的岳明辉不情愿的站在大太阳下迎接新生,木子洋则恰好是最后一个。

那时的木子洋对岳明辉真的没留下什么好印象,背着个吉他加上一脸烦躁的表情,怎么瞧怎么装。

能相熟起来是万万没想到的,还要归功于岳明辉到超市才发现自己钱包离奇的失踪,后面结账的刚好是老好人木子洋。

男孩子的友谊就是能在一场出手相助下快速的建立,从见面连招呼都不打变成张嘴就一句傻逼的相互问候。突飞猛进,猝不及防。

岳明辉喜欢摇滚乐,木子洋不喜欢,岳明辉动不动老拿着外国名著,木子洋欣赏不来,岳明辉老穿木子洋的衣服,木子洋……

木子洋头回见岳明辉光着膀子从楼上到自己宿舍找衣服穿的时候,简直特么神奇的要死。

后来……后来穿的多了,不光木子洋习惯了,舍友们都表示习惯了。

“你每次穿完我衣服还回来的时候,能不能别都这么皱皱巴巴的?”

木子洋有轻微的洁癖,不严重,可看见岳明辉回回还回来的衣服叠都不叠且全是褶子,难免的难以忍受。

要不是飘着洗衣粉的味道,木子洋恐怕会严重的怀疑是不是压根就没洗。

“大男人哪来的这么多毛病?”

跟木子洋同理的,岳明辉也嫌弃木子洋过得太精巧了,什么衣服洗完晾起来要拽平了才行,乱七八糟的听着就折腾。

别的不提,光爱哭这一条,就老让岳明辉手足无措。

一丁点感动或者委屈都能让木子洋的红眼眶,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不哄吧,不合适。哄吧,又没主意。一个头两个大。

“要都像你是的那么没毛病,咱学校早变垃圾场了。”木子洋虽说公认的爱哭,但论互怼却从没输过,立马毫不示弱的呛声道。

这俩能成朋友属实算个奇迹。

当时所有的围观群众都是这样认为。

“我最讨厌你了木子洋,真的。”岳明辉经常接不住话,怨气慢慢发展成接近口头禅的一句。“最讨厌你了。”

少年人总喜欢口是心非。

就好比岳明辉说他最讨厌的人是木子洋,木子洋嫌弃岳明辉的审美有问题。为这还幼稚的扯着嗓子吵过几次。

结果每次争吵连三分钟都持续不了。


-4

如果有机会重新来过的话

我大概依旧会选择变成只爱他的疯子


-5

有人说,人最大的愚蠢就是以为自己对身边的别人足够了解。在木子洋眼里,岳明辉就是这么个彻彻底底的笨蛋。

他总对木子洋说,哥哥别提多了解你了,爱哭又毒舌,还有些招人烦的洁癖。时不时使个小性子,晾着自己一会儿就好了。

岳明辉每回一对木子洋说这些,他都特想怼一句,你丫了解个屁。

了解怎么能看不出我喜欢你。

木子洋喜欢岳明辉,是木子洋一个人的秘密。

他不是没想过让岳明辉知道,明里暗里的暗示通通都没用。那位哥的脑子相当符合本人的直男作风,榆木疙瘩做的,油盐不进,无计可施。

是什么让情况出现转机的呢?

木子洋曾经总结过一番,发现应该感谢跟他同级的姑娘,敢爱敢恨,敢直接了当的和岳明辉表白,还在三伏天里送岳明辉一条亲手织的毛围巾。

在一旁木子洋心里别提多不是滋味,更没想到岳明辉会毫不犹豫的拒绝。为了寻找原因,他口是心非的说了姑娘不少的好话,愣是没从岳明辉的嘴里撬出回答。

隔着学校三条街的地方有个不大的小酒吧,里面常年放着的都是岳明辉喜欢的摇滚乐,在木子洋耳朵里听着吵的脑仁儿生疼。

拒绝了姑娘后的晚上,岳明辉就带着木子洋去了那里。在正对吧台中央的座位上一杯一杯的喝着酒,除了日常的琐碎外其他的闭口不提。

岳明辉爱喝酒,酒量却差劲的很,自己走进来别人扶出去几乎成为常态。好在他不是第一次喝醉,更不是第一次在喝醉之后勾住木子洋的脖子。

木子洋习以为常的抓住岳明辉的手腕试着把他扶起来,可这次岳明辉却没以往配合。

“你是装不懂还是真不懂?”岳明辉把脸凑到木子洋耳边说道。“我最喜欢你了啊木子洋,最喜欢你了。”

卫生间的隔间对两个大男人来说拥挤了些。

木子洋在那里进入了岳明辉的身体,门外喧闹的音乐声在酒精的作用下淡化了不少,他耳边只听得见岳明辉低喘下反复吐出的几个字。

我最喜欢你了啊,最喜欢你了。


-6

能击垮一对恋人最直接的方式有多少

除了隔阂猜忌误会之外,还有一种叫理所当然


-7

无论拿什么与和岳明辉在一起的那两年做比较,在木子洋心里都是及不上的美好。

木子洋会和他在深夜里牵着手散步,春天躺在草地上听他耳机里的摇滚乐,夏天互相咬一口对方手里的冰棍,秋天摘掉落在他头上的枫叶,冬天敞开大衣把他裹在怀里。

学校的每个角落里,都有他们相处过的痕迹。偶尔也会翘几节课出去,逛街时木子洋依旧嘲笑岳明辉的审美,然后找个地方吃饭,看一场男孩子们都喜欢的电影。

怎么看都不够浪漫,但是木子洋特别知足。

有停止时间的能力就好了,永远停在每天都有岳明辉的那两年,没有分离,所有不好的事都没有发生。

岳明辉毕业离校那天,木子洋拉着他的行李箱,一路上碎碎念着提醒着。记得要常给他打电话,要按时吃饭,深色和浅色的衣服要分开洗,照顾好自己不要生病。

“好了好了,我都记住了。”岳明辉伸手捏了捏木子洋的下巴,从他手上接过行李。“等着我休息的时候来找你。”

岳明辉说完这句便离开,木子洋猜他应该也像自己一样舍不得。

等岳明辉的电话慢慢成为木子洋后来唯一的寄托,从开始的一天几通变成几天一通,再到主动打过去的无人接听。

木子洋知道岳明辉忙,听到他每次不耐烦的抱怨就知道。可除了尽量的理解,木子洋什么都给不了。

是什么让无止境的包容也微不足道的?

木子洋记得那是一个星期里接到的第一个岳明辉的电话,他开心的和岳明辉说着这些天发生的,岳明辉只是应着,在通话的最后才坦白了这通电话的目的。

岳明辉有机会去外地工作了,几年后能换一个更光明的前程。

总被岳明辉吐槽是爱哭鬼的木子洋那天没有掉眼泪,他只是遗憾,遗憾从开始到结束,他连我爱你这三个字都没对岳明辉讲过。

事情的发展和大部分校园恋爱一样。

面对缺乏信心的木子洋,岳明辉冷静的说出了分手,他离开生活多年的城市出了远门,除了记忆什么都没带走。

木子洋与家,他一别就是许多年。


-8

我幻想过无数种相逢的画面

如今却保持风度站在对面,话都说不出口


-9

虽然现在再提过往也没什么意义,木子洋面对岳明辉的时候,还是会不由得想起他离开的那一天。

那天也像眼前一样冷,木子洋在飞机起飞的前一秒才赶到机场,抱着一丝渺茫的希望在人群中寻找熟悉的身影。

可到底不是所有人都像电视剧一样好运,最终木子洋想挽留的话只能遗憾作废,连句简单的告别都没有。

“好久不见了。”岳明辉打断了木子洋的回忆,他往前迈了一步,笑起来还是露着一颗小虎牙。“怎么样,过得好吗?”

“挺好的。”

木子洋曾经以为再见到岳明辉一定会有无数的话要对他说,没想到等真的实现了却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突然有一点不想走了啊。

与其用梦想成真久别重逢或者这么多年我还是没有忘记你之类的词汇形容,木子洋觉得这一句最贴切。

“这么冷的天没有人来接你吗?”木子洋扬起嘴角扯出个笑,礼貌的问。“要不要……”

“我不是说了让你在里面等我的吗?”

木子洋那句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喝杯咖啡还没来得及说完,便被从岳明辉身后过来的男人抢了话。之后更像是没注意到他的存在似得抓过岳明辉在低温下微微泛红的手,放在嘴边哈了口气。

搭配上岳明辉此时看木子洋时带着一丝尴尬的眼神,恐怕瞎子也可以把情况看个明白。

木子洋盯着男人瞧了几眼,自我嘲笑的感觉他两个人倒也很相配,起码从专注的动作里看的出他真心待岳明辉好。

“岳岳,这是谁啊?”

直到把岳明辉的手捂的暖了些,男人才注意到旁边木子洋的存在。岳明辉却侧着头不直视任何一个,犹豫着不曾回答。

“我是他学弟。”

木子洋无法形容心情如何,仿佛真的光明磊落般简化了自己的身份,与男人礼节性的握了握手。

“卜凡。”男人说。

木子洋是目送着岳明辉离开的。

叫卜凡的男人牵着岳明辉的手,空出的那只则拉着他的行李箱,就像多年前木子洋送他毕业离校时一样。

没什么大不了,不过是主角换个人来当。


-10

直到最后还是只剩我一个人

要说埋怨,或许该怨老天都让你错过

















评论(6)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