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飞咻】《动荡》C11



*OOC×一个亿

*黑道继承人和他的导师

*小奶狗变身小狼狗的全过程


-11

闵玧其房间的整体色调是简单又沉闷的。

入眼的几乎全是黑灰白这基础的三个颜色,家具也只有简单的衣柜,书桌,和两个大男人躺上去略显拥挤的床。

没有经过一天辛苦的训练加上时间已到凌晨的关系,闵玧其干脆省去了洗澡环节,进门便脱掉了衣服躺到了床上。

跟只穿了内裤的闵玧其独处一室……

要不是这一幕真实的摆在眼前,金泰亨恐怕到现在都还是不敢相信的。

可能也怪他逞强灌下去的那杯酒,金泰亨觉得自己反应都迟钝了不少,只知道直愣愣的站在那,整个人透着满满的不知所措。

“明天终于不用陪着你早起了。”闵玧其把被子盖到胸口的位置,为了腾出位置特意的往里挪了些,做完这一切后才发现金泰亨始终在床边站着一动不动。“你是打算在那里站一晚吗?”

“没,没有。”

金泰亨也不知道自己瞎紧张个什么劲,仅仅两个字的回答还要结巴一次。只能掩饰般一颗颗解着衬衣的纽扣。

一向猜不透金泰亨心思的闵玧其在夜里更懒得纠结金泰亨的蜜汁尴尬,干脆转身背对过去,一副随便你的架势。

金泰亨是双手搭在胸口平躺到床上的,动作看起来僵硬的难受。

狭窄的空间里只要胳膊如果稍一放松就会碰到闵玧其,强迫性的让他睡意全无。

深色系的窗帘连一丝光亮都透不进来,周围除了呼吸声之外再也没有任何动静,金泰亨在黑暗中始终睁着眼睛,无事可做的胡思乱想起来。

金泰亨难免想到了那个可怜又可恨的女人,想她拿着自己回到金家而得到的补偿之后,是继续那样子浑浑噩噩,还是打起精神来好好生活。

假如当时没有答应要离开会怎样?

那他现在可能躺在家里的床上听着妈妈酒后的叫喊声,等到安静下来再走出去把她扶回房间,好好的睡个安稳觉。每日重复着望不到尽头。

没有训练,没有伤口,没有选择,不讲弱肉强食,不考虑或生或死。也不知道谁是闵玧其。

绕了一大圈,最后又回到了闵玧其。

金泰亨郁闷的轻叹了口气,生怕吵醒了多半已经睡着的人。后知后觉的暗骂了自己几句没出息,什么都能扯到闵玧其身上。

闵玧其有朋友,有个从小养在身边的弟弟,有他没有参与的过去,还有不曾跟他提过的故事。

闵玧其对他而言特别不同,可对比下来他对闵玧其来说却显得无关紧要。就像别人已经在他身边好多年,自己连其中的十分之一都达不到。

最简单的例子,田柾国可以在开心的时候毫无顾忌的亲闵玧其一下。但是他连一句谢谢都卡在喉咙里没说出口。

虽然清楚很不应该,金泰亨还是出于本能的嫉妒的,就像小孩子会嫉妒旁人有他没有玩具。

“哥?”

金泰亨不知道出于什么目的轻声的喊了闵玧其,对方没有回应,似乎已经睡熟了。

“闵玧其!?”

金泰亨慢慢坐起身凑到闵玧其耳边不远的地方,稍微提高音量直接叫了他的名字,依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适应了黑暗的金泰亨歪头盯着背对他的闵玧其的侧脸,下颌线不带任何凌厉的棱角,紧闭着的双眼连睫毛都不曾有一点眨动,包括呼吸声都是轻柔舒缓的模样。

闵玧其的脸看起来好像特别好亲。

金泰亨刚想到这里,身体却不听使唤的早就靠近了闵玧其,屏息把嘴唇贴到了他耳垂边的脸颊上轻轻碰了一下。

疯了疯了,金泰亨闻到闵玧其颈边没散去的香水味后才意识到自己都做了些什么,他赶忙挺直了腰,顾不得吵醒闵玧其的危险,快速的翻身躺了回去。

疯狂跳动的心脏在夜里可以清晰的听到砰砰的声响,正在经历这种情况的金泰亨感觉它像是随时都要跳出胸膛,好在闵玧其还保持原姿势睡着,没有醒来的迹象。

金泰亨又多等了一会,直到心跳平复的差不多才算彻底松了口气。

有件事金泰亨直到许多年后都不知道。

其实闵玧其在他叫第一声哥的时候就已经醒了过来,出于无法理解这孩子想做什么的好奇心才没有接话。

那个吻来的出乎意料,突然到闵玧其的脑子在一瞬间也一片空白。

就当他是单纯的感激和依赖吧。

闵玧其思索了半天才找了个不太像话的理由。为了不让金泰亨难堪,他选择了沉默,当做自己毫不知情。

各怀心事的两个人在夜晚已过去大半才进入梦乡。冬天的夜长的很,天还没亮金泰亨就在长久以来培养的生物钟下睁开眼睛,刚想动身起床,却被显然还没睡够的闵玧其拦住了。

“别动。”闵玧其伸出腿压到了金泰亨身上,眯缝着眼看了看他。“你起这么早干嘛?就不能让我多睡一会儿?”

“不用早点回去么。”听出了闵玧其的声音有些烦躁,金泰试探的问道。

“金羿发现的话号锡会告诉我的。所以现在乖乖给我睡觉。”

闵玧其没心情多做解释,腿依旧搁在金泰亨身上没动,只把被子拉过头顶不再理他。

被一条腿结结实实控制住的金泰亨识相的闭上嘴,毫无办法的重新闭上眼假寐。

等到闵玧其睡醒时间已经过了中午十二点,被压制着下半身的金泰亨从束缚中解脱出来一起起床,洗漱整理过后才走出房间。

楼下的音乐声隐隐约约的传上来,随着每下一层楼梯而变得越发强烈刺耳,形形色色的人在撞见闵玧其时纷纷恭恭敬敬打着招呼,闵玧其点头算是回应,脚步丝毫不停地朝楼下走去。

金泰亨没想到在年关刚过仅仅一天的下午这里也是如此忙碌的,闵玧其暗色花纹的衬衫在迷离的灯光下若隐若现的露出一半的胸膛,娴熟的迎接每个前来消费的客人,把随叫随到的男孩们安排进各色的包房里。

金泰亨不喜欢这样的闵玧其。

他坐在闵玧其安排的吧台酒保的旁边,低下头再不愿多看一眼。拿起桌上的苹果泄愤似得咬了一口。

闵玧其绝对也不喜欢这样。

哪天我真的能以主人的身份站在这里的话,第一件事一定是给他所有想要的。

金泰亨暗自许诺,努力的理由又多了一个。













评论(6)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