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飞咻】《动荡》C10



*OOC×一个亿

*黑道继承人与他的导师

*小奶狗变身小狼狗的全过程


-10

“我都已经把他带回来了,说什么都没用了。”

闵玧其是这样跟状况外的郑号锡解释的。

好吧,根本算不上解释。

“万一被老头子知道了,我绝对不帮你。”

郑号锡显然对此早就已经习以为常,自己都记不清是第几次说不管闵玧其了,单是因为夜总会的小男孩被欺负而出手得罪人后的次数就不知道有多少。

“保证不用你操心行了吧。”

同理的闵玧其也对郑号锡那句话听到耳朵都要起茧子,草草的敷衍了过去。

听到了全部对话的卫莹和田柾国都沉默着看向金泰亨,眼神算不上不友好,但还是透着几分危险。

从刚刚一系列冲击中缓过神的金泰亨现在才意识到可能发生的情况的严重性,本来就不自在的环境下变得更加尴尬。

“怎么都围在这儿?”闵玧其注意到所有人都极其严肃的站在原地默不作声,开口提醒道。“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

闵玧其说的还是十分有份量的,话音刚落人就全部散开去做自己还未完成的事,田柾国被卫莹强行拉去一起收拾卡座,郑号锡则伸了个懒腰,转身上楼换掉他那套过分童趣的睡衣。

“哥,被金羿发现后果真的很严重吗?”

金泰亨等到大家都各自忙碌之后才凑到闵玧其身边,变得愈发低沉的嗓音难得的严肃。

“不知道。”闵玧其伸手揉了一把金泰亨的后脖颈,实话实说道。“赌一次吧。”

这是闵玧其第二次跟金泰亨说赌一次吧。

金泰亨其实不太理解闵玧其这句话里有什么总能让他安心的特殊魔力,就像那次说了赌一次能不能活,他就认定了自己不会死。

“好了,别傻站着了。”闵玧其说着绕到吧台后面,从冰箱拿出一罐可乐扔给了金泰亨。“这反正也是你家的地盘,找个地方坐或者随便逛逛吧。”

金泰亨点点头表示明白,没理由也讨厌这里的他只是坐在了不远处的桌旁。闵玧其找出近期的账簿翻看起里头的流水账,不再注意金泰亨的动向。

账簿翻了多久,金泰亨就盯着闵玧其看了多久。看他低头时头顶的发旋,疑惑时抿紧的嘴唇,还有发现问题时无意识发出的啧啧声。

没什么好看的,可金泰亨一点也不觉得无聊。

午饭因为大家都忙碌了一个上午的原因变得很简单,陆陆续续又有几个回家去了,只剩下为数不多的两三个人留下。

无家可归又不至于无处可出,金泰亨莫名感觉这八成也算得上不幸中的万幸,类似于他当初想着再艰难的生活也至少不是一个人。

四楼的装修和氛围完全是与下面几层完全不同的样子,完完全全是个普通的家的模样,客厅里的阳光洒在窗台的绿植上,因为卫莹在的缘故处处一尘不染,每个房间的门上还挂着写上各自姓名的牌子。

年夜饭在闲聊没多久后便开始着手准备,卫莹用她带有精致繁琐美甲的手细致的择着菜。闵玧其和郑号锡都一副厨艺不错的样子在厨房忙碌着,田柾国则站在后面趁机偷吃几口余下的边角料,不大的厨房被挤的满满当当,偶尔还能听到小声谈话的动静。

与他人不熟悉并且对料理一窍不通的金泰亨只能再次进入了视线跟随闵玧其的模式,几个小时内的注视恐怕比之前几个月都多。

各种各样的饭菜是在天黑之后才满满当当的摆上餐桌的。许是因为闵玧其私下跟说了些什么的缘故,旁人对金泰亨的态度都热情了不少,最后一丝尴尬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年纪最小的田柾国依次给每个人的杯子里倒满了酒,其中还包括至今一滴酒都没沾过的金泰亨。

没人知道金泰亨有多讨厌酒这种东西的存在,对他来说简直称得上最大的心理阴影。

在这种时候总不能不顾及别人的感受,金泰亨硬着头皮在大家举杯的时候跟着灌了一大口,除了难喝之外再也找不到任何感受。

伴随苦涩味道一起而来的还有逐渐变得通红的脖子与脸色,就坐在旁边的闵玧其注意到了金泰亨是真的不会喝酒,干脆把他酒杯里余下的都倒进了自己杯里。

只对金泰亨而言的小插曲悄无声息的过去,桌前的气氛始终很好的进行着,聊琐碎开玩笑,话题切换的快速又不着边际。

进行到接近尾声时便等于到了每个小孩子最期待的时刻,可以拿到一年只有一次的压岁钱。

虽然除了闵玧其之外的郑号锡和卫莹都因为金泰亨到底是金家少爷的身份而有些别扭,但三个成年的大人还是都准备了他的那份。对比起田柾国毫不掩饰的开心,金泰亨表现的则多半是不知所措。

上一次收到压岁钱大概是金羿还没抛弃他那时的事了?

年代实在太久远,金泰亨已经记不清了,他捏着特意挑选出的崭新的钞票,觉得应该自己该做点什么才好。

谢谢这两个字还没说出口,田柾国就抢先搂住脖子在三人的脸上亲了一下。

“要不是过年的关系,我肯定要给你一拳。”

闵玧其满脸嫌弃的用手背擦了擦脸,惹得周围一群集体发笑。也把金泰亨想说的话彻底堵在了嗓子里。

八成家家户户饭后的必备节目就是凑在一起打牌。何况是在随便拉开哪个抽屉都能找出一副扑克的家里,牌局更加变成不用谁带头都能促成的事,大家一起默契的移到客厅,连玩法都不需要任何多余的废话。

长期生活在这种环境的田柾国对此称得上是得心应手,很快的参与了进去。而金泰亨则待在闵玧其身边旁观了半天以后,连规则都没看明白。

半数以上都抽烟导致房间内的烟雾熏得金泰亨有些睁不开眼睛,饭前的半杯酒好像也发挥了作用,吵闹声中还是搞不懂的规则跟着变成催眠剂,不知不觉就让他垂下头睡了过去。

闵玧其叫醒他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十二点,金泰亨迷迷糊糊的睁眼,仰起头无神的看着闵玧其,紧接着就听到了让他瞬间困意全无的一句话。

“跟我回房间睡吧。”

闵玧其说。



















评论(3)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