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飞咻】《动荡》C9



*OOC×一个亿

*黑道继承人和他的导师

*小奶狗变身小狼狗的全过程


-9

虽然闵玧其嘴上说着不会等金泰亨,但实际行动上还是放了水,比预计的时间足足晚到了五分钟。

彼时的金泰亨正倚在路口的路牌上目视着闵玧其的车子靠近然后停下,并且巧妙的在他打开窗那一秒收敛了原本还有些急促的呼吸,刻意扬起下巴眯着眼睛,嘴角都带着嘚瑟的弧度。

这幅显摆的样子到了闵玧其眼里就只剩下两个字,欠揍。

“不错。”闵玧其用手指敲了两下方向盘。“看来以后的体能训练可以再多加一点了。”

毫不夸张,金泰亨的表情瞬间凝固在脸上,洋洋得意瞬间变成了一脸呆滞,茫然的眼神仿佛无声的在问闵玧其,你是认真的吗?

故意捉弄一个小孩子难免显得有些幼稚,但见到金泰亨的反应之后,闵玧其还是难免想笑,干脆倒在椅背上无声的笑到发抖。

如果闵玧其在说了些什么之后眼神突然变得温柔,那他一定就是在骗你。

金泰亨根据几个月以来对闵玧其的了解得出结论,即使每次还是一样会上当,金泰亨也觉得闵玧其得逞后傻笑的样子难得的可爱。

闵玧其不喜欢别人在他身边吵闹,一路上金泰亨都尽量保持安静。

车内封闭的环境让金泰亨才刚刚察觉到闵玧其今天好像用了香水,味道淡淡的,闻起来很像他小时候常吃的薄荷糖。

闵玧其本身也像极了那种薄荷糖。

看起来是最普通的,吃到嘴里总是先有一股不讲情面的凉意,让人呼吸都是冷冰冰的,可是捱过了那一阵子就能尝的出甜味来。

金泰亨其实不喜欢薄荷糖,它不如草莓味甜的直白。可再也找不到它的时候,金泰亨还是真情实感的难过了很久。后来才慢慢发现,好像真正难忘的正是让他嫌恶的前几秒钟。

薄荷糖是会上瘾的,闵玧其大概也会上瘾的。

“你在想什么?”

因为金泰亨异常的安静,专注开车的闵玧其疑惑的偏过头看了看,就瞧见他目光毫无焦距的发着呆。

“啊?没……没什么。”被打断思绪的金泰亨也无法明白自己的胡思乱想,下意识随口找个理由搪塞了过去。“我在想如果偷跑出来的事被金羿发现了要怎么办。”

“哦,那可真要谢谢你在我们出发接近半个小时以后才想到这个问题,要是中间没有结巴的话,我可能就相信了。”

“………………”

这哥恐怕永远都学不会人艰不拆了。

面对闵玧其一如既往一针见血的毒舌,金泰亨照例选择了闭嘴。漫漫长路上的对话刚进行没两句就又陷入了寂静,只剩金泰亨叫不上名字的音乐小声播放着。

到达市区后闵玧其中途停下车去了一趟自助银行取钱,街道的车辆不多,店铺也多数都是关着门的,一路上畅通无阻。

之前金泰亨一直对于夜总会这个词没什么概念,头一回站在门口的反应就是,非常不符合闵玧其的人设,整个浮夸的很。

店外的装潢就透着珠光宝气,花花绿绿别提多扎眼,却起了个与不切题的很风雅的名字,锦瑟。

金泰亨跟在闵玧其身后进了门,里头比外头也好不到那去。总觉得风尘中散发着腐朽和萎靡。没有丁点阳光透进来的环境加上暗暗的灯光,让金泰亨莫名的好感不起来。

今天不再营业,店内只剩下穿着几个人前后忙碌着收拾。还有一个女人背对着他们的方向指挥着卡座里的员工,闵玧其朝发现他的人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放轻了声音悄悄走到了女人的身后。

他站在女人偏左侧的地方,却伸手在右侧耳边打了个响指,女人寻着声音往右看过去,闵玧其立马趁她回头的瞬间凑过去,不算大声的喊了一句。

“我他妈早晚被你吓死!”

“你胆子这么小是怎么待在这儿工作这么久的啊莹姐。”

卫莹一脸惊悚快速转过身,直接被闵玧其扶着腰圈进怀里。卫莹看清来人的脸后才松了口气,泄愤的在闵玧其胸口上捶了一记粉拳。

怎么看着就跟谈恋爱似得。

亲眼目睹全过程的金泰亨手足无措的留在原地没动,微微皱眉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从未见过的女人,和从未见过的另一个闵玧其。

“诶,那孩子是谁啊,长的挺不错的,新人?”卫莹注意到了不远处的金泰亨,压低了声音在闵玧其耳边问道。

“你想的美。”闵玧其松开环住卫莹的手。“这可是你未来的老板。”

“你胆子也太大了吧,怎么把他带出来了?”卫莹理解了闵玧其的意思,一脸的不可思议。

“泰亨啊。”闵玧其对此倒是满不在乎,招招手叫金泰亨过来向他介绍卫莹。“叫莹姐。”

“哥!!”

还没等金泰亨迈开步子去跟卫莹打招呼,从身后就传来了带着奶音却中气十足的一声喊叫。

金泰亨被吓了一跳,他不易察觉的缩了缩脖子,紧接着就看到一个人影裹着外头的寒风,飞快在他身边蹿了出去。

“我还以为你今天也不回来了。”

来的突然措不及防吓到金泰亨的就是差点被闵玧其送去伊拉克的田柾国,他兴奋的冲到前头抱住闵玧其转了个圈,还不忘了抱怨。

金泰亨偶尔能听到闵玧其提到田柾国,知道他是几岁的时候被闵玧其捡回家的孩子。

“我遇见他时,他正在跟几个差不多大的小孩抢一块面包,怎么都不肯退步,那之后我就把他带在身边。也亏得他好养活,别人再怎么累他都一样精力旺盛。不然可能活不到今天。”

闵玧其是这样和金泰亨说的。

目前看来,还真的闻名不如见面。确实第一眼就……让人感觉很有活力。

“吵什么呢?”一个听起来十分熟悉的声音从楼梯位置传来。“我在楼上都听的见。”

金泰亨顺着声音的方向望过去,正好和下楼的郑号锡四目相对,各自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你疯了吗?”

郑号锡的话是对闵玧其说的,显然不理解他的做法,无论如何金泰亨都不该出现在这里。

闵玧其耸耸肩,懒得多做任何解释,倒是金泰亨一副受到了很大冲击的模样。

在他印象里的郑号锡是严厉和苛刻的,怎么都不会像眼前这样,头发乱糟糟的,甚至还穿了一件图案饱含童心的睡衣。

进门才不到二十分钟,就发生了各种大跌眼镜的事。

金泰亨仿佛听到了自己大脑里世界观正在重建的提示音。














评论(9)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