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飞咻】《动荡》C8



*OOC×一个亿

*黑道继承人和他的导师

*小奶狗变身小狼狗的全过程


-8

不论从哪方面来讲,金泰亨绝对是闵玧其见过最神奇的孩子。

自从十七岁的生日过去,就好像打开了不知名的开关,短短一两个月的时间内完全变了模样。

因为起步比别人晚了一年,闵玧其把金泰亨每天要完成的任务足足增加了一倍。

漫长而枯燥的体能训练永远都做不完,格斗中难免的伤痕总是旧的还没好又添了新的,掌心的枪茧比原来更厚实了几分,混着训练场的尘土成日里泛着微微的黄。

日复一日的怎么看怎么乏味,可是只要闵玧其目光所及的地方,金泰亨永远是笑着的。

今天天气对比之下没有昨天冷要开心,今天跑步的时长比昨天少了两分钟要开心,今天的晚餐多了鸡腿要开心,不管什么事都要开心那么一下。

闵玧其觉得自己可能要花很久重新理解一下金泰亨变化过快的性格和思维。可还没等他的反射弧跟上金泰亨的脑回路,猛然间又发现这孩子无形之中甚至还管到自己的头上来了。

闵玧其认为他这辈子最离不开的除了呼吸之外,第二顺位的一定是烟和酒,在这么苦逼的地方没有酒也就算了,仅剩下抽烟这么一个消遣,还经常被金泰亨强制性的剥夺了。

“哥,抽烟对身体很不好的。”

金泰亨每次说这话的时候,总是眨巴着他那两只不掺杂质的大眼睛,然后一把夺过闵玧其手里的烟夹到自己耳朵上,咧着四方嘴笑眯眯的跑出老远。

按照闵玧其正常的反应来讲,他应该完全无视金泰亨重新拿出一根烟点燃,然而现实却是听话的收回了烟盒。

我是不是有点太惯着他了?

闵玧其经常这样反思自己,同时开始怀疑自己做的那两颗煎蛋是不是真的有什么毒。

不然原来那个一声不吭满脸迷茫的忧郁少年跑到哪去了?

这次依然没等到闵玧其怀疑完当初看到的全部都是假象,金泰亨就身体力行的告诉他忧郁少年那一面还是真实存在的。

在基地这两个多月里,闵玧其只趁着金泰亨上文化课的时候回去过几次,不到天黑就会回来。简而言之就是从见到闵玧其第一面起,他们还没分开超过24小时。

时间这个东西,你如果从眼前朝着未来数,哪怕是两天后都会觉得漫长。可如果朝过去数,就会发现不知不觉之中就过了那么久。

临近农历新年的那几天,金泰亨就开始发愁。所有的训导都要回家了,这其中当然包括他的闵玧其。

去年过年金泰亨才来没几个月,与另外两个人又是被迫形成的敌对关系。吃过晚饭后便各自回了房间,冷清清的一丝年味都没有。

虽然以往在家无非也就是多几道菜,母亲会指使他去买两瓶酒,照例撒上半宿的酒疯。起码看起来没那么孤独就够了。

闵玧其实在新年的当天早晨才准备要离开的,他没有拿走任何一件行李,看起来也不像会离开很久的意思。

金泰亨早早的就等在外头,明知道不现实,内心还是忍不住非常想闵玧其不走的话就好了。

收拾妥当的闵玧其一出门便看见金泰亨埋头蹲在那里,听到门响后才向他这边望过来,跟初次见面的样子如出一辙。

“我明天下午应该就会回来了,你这两天都不用训练,好好休息一下吧。”闵玧其拎着手上的车钥匙走近金泰亨,简单交代了几句。

“嗯,我知道了,你路上注意安全。”金泰亨听话的应着,强扯嘴角的笑说不上来的难看。

怎样能让自己看起来一点都不难过。

表情管理这一项对金泰亨来说还是有些困难,再怎么想方设法让喜怒都不行于色,眼神里暗下去的光芒也逃不开的都写到了脸上。

就算这幅眼巴巴的样子显得十分可怜,但是家里还有一个丢下很久的孩子几天前就催促着他快回去。

闵玧其花了几秒权衡了一下,还是决定迈开步子离开,每走一步都觉得自己像个什么人渣。

真是败给金泰亨了。

闵玧其走出去没多远,最终还是于心不忍的回过了头。金泰亨不知什么时候站起了身,见他停下便招了招手。

“去穿好你的外套,跟我走。”闵玧其说着又返了回来。

金泰亨楞在原地一动不动,要不是闵玧其正冲着他过来,他可能会以为刚才听到的只是幻觉。

“我只给你三分钟时间”闵玧其晃了晃手表。“不然我就自己走了。”

金泰亨确定闵玧其的意思后顾不上享受要带他一起回家的喜悦,生怕闵玧其反悔似得快速点了点头,用百米冲刺的速度拔腿就往宿舍跑。

闵玧其的决定做的十分冒险。

跟单纯的带金泰亨出去剪头发不一样,把金家少爷带出去过夜,被金羿发现的后果简直无法想象。

管他的呢,天塌下来还有地撑着呢不是吗?

闵玧其看着金泰亨飞奔着的背影,感觉后果什么的都不重要了。

金泰亨及时的在三分钟之内回到了闵玧其面前,闵玧其什么也没说,领着他往室外的操场方向过去。

闵玧其受训也在这里,他还记得操场最后的地方有一个闲置很久的破房子,那是唯一一处墙头没有铁丝网并且巧妙避开所有监控的死角,他曾经很多次趁着天黑偷偷跑回去看住宿在学校的田柾国。

好在虽然设备更新了一番,这个漏洞依旧没有改变,在门口都是安保的情况下带金泰亨出去是不太可能了,所以闵玧其打算让他像自己当年一样。

“你从这里翻出去,绕着后面农田的路跑到第三个路口,那边就逃开所有的监控了。”

基地里能走的能全都回家过年了,原本总有一两个人在的操场里空无一人。闵玧其简明扼要的给金泰亨指了路,金泰亨仔细的听着,闵玧其说完后他便利用起近期学到的技巧,轻而易举的爬到了屋顶上。

金泰亨脸变得比翻书还快,容易满足到带他逃出去一次都这么兴奋。闵玧其摇头淡淡的笑了笑,对他开心的点依旧无法理解。

“除非你能比我先到达路口,否则你就再照原路跑回来吧。”

闵玧其估计自己从操场走到门口再开车到达路口大概一共需要20分钟,如果金泰亨跟他同时或者比他先到,那就证明体能方面的训练已经阶段性的达标。

“我会先在那里等你的。”

金泰亨满脸自信的和闵玧其保证,从屋顶的另一面跳下去不见了影子。











评论(9)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