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飞咻】《动荡》C4



*OOC×一个亿

*黑道继承人和他的导师

*小奶狗表情小狼狗的全过程


-4

郑号锡两天前找到闵玧其的时候,他正坐在夜总会卡座里对着田柾国训话。

“下次再考出这种成绩的话信不信我把你送到伊拉克去挡炸弹。”

闵玧其把一张几乎所有科目都是不及格的成绩单拍到了茶几上,冲着站在对面的田柾国吼了一句。

田柾国下意识的缩起了脖子,张了张嘴想辩解些什么,可看到闵玧其瞪眼瞧着自己,生生把话又咽了回去。

“哥,谁又惹你生气了?”郑号锡从刚进门就听到了闵玧其的吼声。

“号锡哥。”田柾国见郑号锡过来立刻委屈巴巴的叫了声哥。

闵玧其看到郑号锡后往卡座里挪了挪,让出位置给他坐下。

“你看看这小子在学校都学了些什么回来,今天参加家长会的时候我都恨不得找个地缝儿钻进去。”闵玧其把刚刚的成绩单又拿了过来,抖了抖递到郑号锡面前。

“因为不及格就要送他去挡炸弹?”郑号锡接过成绩单看一眼便笑了出来。“你未免也太小题大做了。”

闵玧其知道郑号锡是在给田柾国开脱,干脆扭头不再看他。郑号锡趁着空档朝田柾国使了个眼色,田柾国立刻意会到了他的意思,脚底抹油跑的飞快。

“就你惯着他。”闵玧其见田柾国走了开口抱怨。“干脆你把他带走算了,省得一天到晚惹我心烦。”

“没问题。”郑号锡答应的果断。“只要你舍得的话。”

闵玧其嫌弃的撇了撇嘴。

要是舍得的话,那孩子恐怕早就被他真的送去挡炸弹了。

“对了,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被派去基地当训导了吗?”一直专注于考试成绩的闵玧其才注意到郑号锡现在似乎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别提了。”郑号锡摇头苦笑。“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才来找你的。”

接下来的时间里,郑号锡像好容易找到人大倒苦水一样详细的给闵玧其描述了金泰亨的情况,听的他一愣一愣的。

“他真的连还手都不知道?射击最多能到七环?”闵玧其诧异道。

“没错,就算是普通的孩子挨了打也知道反击,更何况他已经受训一年了。”郑号锡耸了耸肩,一脸的无可奈何。

“那还留着他有什么用。”闵玧其转动着食指上的戒指。“一年的功夫植物人都打苏醒了,他这样不是瘫的那肯定就是装的。”

“我也想劝老头子趁早放弃,可他似乎很看重那孩子。”

郑号锡把话说到这份上,闵玧其就算傻也该彻底明白了,他这是想把那孩子丢给自己。

“呀!郑号锡。你解决不了的就丢给我?我是什么?救世主吗?”闵玧其瞬间垮下脸,看起来非常不高兴。

“你是不是救世主我不知道,但你和其他人都不一样。”郑号锡说的真诚。

或许是郑号锡的话让闵玧其很是受用,又或许是他真的对那个孩子充满了好奇。隔天他便把手头的事都交代给了卫莹,不顾田柾国拼命耍赖的不让他离开。简单收拾了几件衣服,第三天一早就先去金氏找到了金羿。

金羿看到他来之后的眼神不可谓不惊喜,闵玧其先是把所有不能保证自己一定能成功的话都说在了前头,金羿一一点头答应后他才动身去到了基地。

把行李放在训导楼安排好的卧室里,闵玧其看看时间已经快过正午,干脆踱着悠闲的步子往训练馆走,打算去看看那位连郑号锡都头疼的孩子。

在馆外瞧了远远的一眼,闵玧其就确定了蹲坐在地上的一定是金泰亨。

他伸出手介绍自己的同时打量着金泰亨,第一印象就是这孩子的刘海太长了。

长到他仰着头看着闵玧其,眼睛全都藏在了细碎的头发底下。还有些稚嫩的脸颊沾满了被汗水凝结成一团的尘土,看起来十分狼狈。

依旧蹲坐在原地的金泰亨犹豫了片刻,才同样伸出手握住了闵玧其,任由对方用力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

在基地的一年里金泰亨又长高了不少,站起来似乎比闵玧其还要高上那么一点。平视的角度让他现在才彻底看清了闵玧其的长相。

一双明亮的眼睛从见到他那刻起就笑的弯弯的,没有过多棱角的脸型让整个人都显得柔和了不少,嘴角勾起正好的弧度。怎么都像是一副温柔无害的样子。

竟然换这样的一个人来当他的训导,金泰亨暗喜,看来金羿到底还是忍不住想要放弃他了吧。

“泰亨呐。”

闵玧其突然开口打断了金泰亨的猜想,他把手放在金泰亨的脸上,仔细的抹去了他脸上的污渍。

闵玧其的力度不重,但手上的茧子还是摩擦的脸颊微微发疼。金泰亨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显然有些不知所措,他尴尬的侧了侧头,却也意外的没有躲开。

“今天的训练到刚才为止全部结束了。”闵玧其收回了手。“我带你去剪剪头发吧。”

金泰亨从来到基地以后就再没出过门,所以不自觉就默许了才见面的闵玧其提出的建议

一路上闵玧其只有在刚出发不久的时候简单的做了个自我介绍,但也足够金泰亨把他了解个大概。

闵玧其,今年二十岁。和他的上任训导郑号锡是从许多年前在训练营认识的。家里还有个比他小几岁的弟弟,之前一直在金羿旗下的一家夜总会工作,工作内容说的通俗一点就是拉皮条。

闵玧其的声线低沉而又慵懒,对于平日里五点钟就要风雨无阻起床训练的金泰亨来讲,中午一两点本来就是最困的时候,几句话的功夫里有好几次他马上就要垂下头睡着了。

出于礼貌和这是长久以来第一次有人对他没有冷眼相对的原因,金泰亨只能努力清醒起来。在闵玧其需要对方回应的时候嗯一声表示自己有在好好听他讲的话。讲完以后也强忍着没有睡过去。

车最后在市区里的一家理发店门口停下,金泰亨下车跟在闵玧其身后进了店。

“把他的刘海剪短一点,剩下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闵玧其只说了这么一句话,换来造型师热情的频频点头和一万张包票。完全不问金泰亨的意思,径直坐到了不远处的沙发上。

闵玧其从书报架子上拿出一本杂志快速的浏览,显然内容完全不符合他的口味。金泰亨透过镜子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便越发觉得无聊透顶,干脆伴着造型师在他头上轻柔修剪的动作闭上眼假寐解乏。

后来不知道怎么竟真的睡着了。

闵玧其叫醒他的时候头发已经修剪好了,他抬眼看了看镜子。除了刘海剪到眼皮上方之外,其余的再看不出任何明显的变化。

“还是露出眼睛好看,精神多了。”闵玧其倒是一副很满意的样子。

“嗯。”金泰亨不可置否,他勾勾嘴角冲着镜子里身后的闵玧其笑了笑。闵玧其捏了捏他的肩膀算是回应,随后转身去收银台付钱。

出了理发店的门,金泰亨跟在闵玧其身旁边走边环顾四周。周围的一切于他而言都是陌生的,充满了新鲜感。

闵玧其看着金泰亨因为新奇到处乱晃的脑袋,心下感叹他到底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

“别动。”

闵玧其突然停下脚步拦在了他面前。金泰亨差点因为没站稳撞到闵玧其的鼻子。

被拦住去路的金泰亨一阵莫名其妙,他疑惑的朝闵玧其眨了眨眼,只见那人伸手凑近了过来。

金泰亨只有一个想法:又来?

一个小时前闵玧其帮他擦去污渍的触感好像还留在他的脸颊上,动作也跟现在一模一样。

眼下像是又要重演一遍,这次金泰亨几乎是立刻向后退了一步试图躲开闵玧其的触碰。

“不是说了让你别动。”闵玧其的手转而勾住了金泰亨的脖子,又把他拉了回来。“脸上有头发,一会儿进到眼睛里怎么办,嗯?”

说完也不等金泰亨反应,微微张开嘴冲着他右眼下方的地方吹了几口气。

被勾着脖子的金泰亨动弹不得,两个人的距离近到他甚至可以看清闵玧其轻颤着的睫毛。

金泰亨心虚似得把视线移到闵玧其的肩头,不知怎得就涨红了脸,一路红到了耳根,连脖颈都透出了淡淡的粉色。跟神色如常的闵玧其形成了极其鲜明的对此。

“好了。”闵玧其成功的赶走金泰亨脸上的碎发后松开了手。“你想不想喝点什么?”

“…………”

金泰亨久不答话,站在那一动不动。

“喂!金泰亨!?”

“啊?”

闵玧其提高音量后喊了喊他的名字,这才把正出神的金泰亨喊回来。

“我问你想不想喝点什么。”闵玧其指了指对面的奶茶店,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可乐,加很多冰的那种。”

金泰亨还沉寂在刚才尴尬的气氛里,想也不想的回答。

















评论(6)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