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飞咻】《动荡》C3



*OOC×一个亿

*黑道继承人和他的导师

*小奶狗变身小狼狗的全过程


-3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真正踏进那个男人家的大门,金泰亨才能理解母亲口中的想象不到的好到底有多好。

没出过小城的金泰亨只觉得这幢房子大概比他的学校还大,汽车驶进大门后又开出好一段才到达正门的门口。

进门后一眼便看到客厅正中央端坐着的男人,就算只是穿着简单的居家服也掩不住他的气场。金泰亨愣了一秒,几乎是一瞬间就把他跟记忆中早已经模糊的父亲的长相对上了号。

也是这时候他才发现,其实自己是经常能看到他的。在路边书报亭的报纸头版上,在学校图书馆的杂志封面上。

金氏集团董事长,金羿。这是那个男人的名字,因为看见的次数太多,金泰亨记得很清楚。

没有人会不对这样的男人投怀送抱。

金泰亨突然理解了母亲的执着。也突然理解了为什么她会掐着自己的脸问他怎么跟那个王八蛋长得那么像。

是真的很像啊,连鼻尖那颗痣的位置都一模一样。

金泰亨站在门厅的鞋柜旁,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做出什么表情才好。

“怎么现在才到。”金羿先开口打破了沉默。“快过来坐。”

金泰亨没有应声,走上前虚坐到离着金羿最远的沙发上。

“都长这么高了啊。”金羿为了不让气氛尴尬,尽量让自己看起来和蔼可亲的样子。

然而似乎并没有什么用,金泰亨怀疑他根本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记得。

“爸,有客人来了?”

金羿话音刚落便有另一个声音从楼上传了下来,金泰亨从他的角度向楼上望过去,穿着驼色毛衣的青年正缓缓的下着楼梯。

这应该就是传说中病恹恹的大哥了。

金泰亨看着他略显苍白的脸色内心笃定。

“南俊呀。”金羿像是终于找到救星似得喊了一句。“你弟弟回来了。”

金南俊没有丝毫惊讶的表情,冲着金泰亨露出和善的笑。反倒是金泰亨有些诧异于他的大度。

“金南俊。”金南俊坐在金泰亨对面的沙发上自我介绍道。“欢迎你回来。”

“金泰亨。”

金泰亨开口说了进门以来的第一句话。

晚饭的时候家里的女主人没有回来,金泰亨也并不好奇那是一个怎样的女人。他能出现在这里就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

就算避免了不必要的尴尬,一桌子佳肴吃在金泰亨嘴里还是味如嚼蜡。金南俊一直尝试着跟他聊天,他只淡淡的回应几声。本能的冷漠而疏远。

他在客房睡了一晚,柔软的大床让他很不适应,翻来覆去只得浅寐。第二天一早,看起来像是管家的人给他送进来一身新衣服。吃过早餐之后便由人带着离开了这里。

金泰亨什么都没问,因为他知道由不得自己。

他最终在一个看起来像是庄园一样的地方落了脚,里面射击场训练场一应俱全。金泰亨早就想到一切都不会太简单。只是没有想到一切都太过于不简单。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金南俊的表情如此淡定,原来像他这样的野种并不止一个,还有两个和他一样的孩子被金羿安排在这里。他们第一次见他的眼神充满着厌烦与敌意。

每天要做的事情就是一系列非人的训练,为争夺继承人的资格拼命。他们享有少爷的名号与条件,却没有一点少爷的待遇。

唯一值得高兴的就是住处的木板床和之前的家里的那张差不多,金泰亨不至于睡不着觉。

生日是满身伤痕的在训练场度过的。金泰亨躺在地垫上不知怎么的就流了泪,大抵是想到自己不过才刚刚十六岁。

金泰亨本能的厌恶这样的生活,成日里都想着怎么才能被放弃被赶出这里。他在练习射击的时候故意的脱靶,在练习格斗的时候故意的不还手默默挨打。每一天多出来的伤口都揭示着他想摆脱这里的心。

金羿偶尔会过来巡视一趟,金泰亨想应该是他装出来的不争气让金羿开始嫌弃了起来,他对自己视而不见的样子让金泰亨莫名的充满了期望。

时间就这样从冬日走过了春夏,不长的秋天也已经过完了一半。马上又要迎来新的冬季。

遗憾的是金泰亨还是没有被赶出去,他的训导已经换过四个。每个给金羿的回复都是从没见过如此烂泥扶不上墙的学生。

不知怎么的,即使这么多人都给金羿下了定论,他还是乐此不疲的给金泰亨继续寻找着下一位导师。

第五任导师也是金泰亨最惧怕的一个。他的名字叫郑号锡。不同于之前导师的狠戾,他不会顾着金泰亨可笑的少爷身份,下手从不留情。

金泰亨还是像原来一样咬着牙忍受着更加严厉的特训,坚定的要离开的心控制着他不做出任何反击。

“boss,我知道这样说有些过分,但我劝你最好还是放弃他吧。”

身为第五任导师的郑号锡在坚持了一个月后也终于忍不住朝金羿摇了摇头,露出了爱莫能助的表情。

“他真有这么差劲?”金羿放下手里的钢笔不死心的问。

“非常差劲。”

郑号锡回答的果断,金羿听了瞬间垮下了肩,失望的心情不言而喻。

从金羿的表现里郑号锡还是能猜出他的心思的,受训的三个孩子里只有金泰亨野心最小,是最容易掌控的。

故意的冷落不如说是因为太过看好所以才怕他骄傲。

虽说是挑一个成为未来名正言顺的接班人,可老头子心里到底还是想着如今病恹恹的正统儿子哪天能好起来也不一定。

真有那么一天的话,金泰亨的品性无疑是最容易从继承人地位上一脚踹开的不二人选。

郑号锡看的清楚,也无奈于金泰亨实在烂泥扶不上墙。

“要是连你都没办法,恐怕也没人帮的了我了。”金羿焦虑的揉了揉有些胀痛太阳穴,深吸一口气之后说道。

即使明知道金羿对自己报以厚望也不甘放弃,可郑号锡实在不愿再在金泰亨身上浪费时间。他站在原地看着办公桌上的地球仪,脑子飞速的过滤着大概可以接替他的人选。

“我想,也许可以让玧其哥过来试试。”

郑号锡考量了一圈,最后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心理对金羿举荐道。

闵玧其赶到基地这天,金泰亨刚做完受罚的五十个俯卧撑,正蹲坐在训练馆外的水泥地上埋脸喘着粗气。

郑号锡几天前就没再来过,金泰亨跟着另一个孩子的导师受训,自然增多了许多不必要的体罚,身上也添了许多磕碰的产生的淤伤。

正午的阳光刚好的撒在金泰亨的身上,他脱力想着一会要赶紧趁着午休的时间回去睡上一觉,否则很难撑过下午不公平的对抗。

还没等金泰亨缓过劲准备动身,一阵越行越近的脚步声就走到了他的前方挡住了所有光线。他微微抬起了头,先入眼的是一双漆皮的黑色皮鞋。

头抬了的急了些,金泰亨忍不住有些眩晕。那人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阳光的颜色无形之中给他四周渡上了一层温暖的轮廓。

“你就是金泰亨吧。”来的人伸出一只手凑到金泰亨面前。“我叫闵玧其,是你的新导师。”

迎着光只能半眯着眼的金泰亨怔愣的看着闵玧其的笑脸。

过了很多年之后他都一直记得。

有个叫闵玧其的男人站在逆光里向他伸出一只手,笑的特别好看。






























评论(1)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