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并不算长评的长评】写给《请向》

我真的,退坑我没哭,完结我没哭,但是看到长评我真的哭了,真的只有我媳妇儿知道我这半年多以来经历了些什么,从坑初到坑尾,我总算填完了,当时从没想过这是我在这个圈子里的句号,我用尽了自己所有能想到的美好,都附加在这篇文身上了,填的很辛苦,也足够幸福了,未来长长久久的当我媳妇儿吧,不同圈子也要继续做一对写手老夫老妻@喻文州的心脏 ❤

喻文州的心脏:


@叫我总攻大大
先夸一波花花,能写得这么好。
接着请原谅我后面又扯了一堆有的没的(='_'=)


————————


怎么讲,千言万语在心头。没想到在正式脱粉的日子写起了《请向》的长评。


其实并不算是长评,就当做也是我这些日子以来的一个句号吧。



请向我走来。


初看此名,脑中就形成了一个画面。


他背着光,一步一步向着蹲在角落里的少年走来。


然后笑着,对少年张开手。


美好得不真实。


【这里吹一下我花的高超的起名】




事实上正文并不阳春白雪,但十足的烟火气已经足够了。


或者说,这更适合戬杰二人。


文中的葛格是个开朗可爱的大男孩,底迪也将高冷毒舌的属性发挥得淋漓尽致。


似乎他们原本就该是这样的相处方式。


我记得葛格家的肉饼和大床,记得大家一起给底迪打架,记得妖孽的小绵羊,长长的羽绒服,还有底迪亲手系上的那条意义非凡的红围巾。


无数次戳心,无数次甜蜜,无数次我们心中戬杰二人最好的样子。


如果有平行时空,那他们一定是请向里的样子。


这是最好的他们。




请向不算特别长,但也应该是戬杰文里面的大长篇了。


有血【真的有,好几次打架绝对见血】有肉【算是有好伐】,有泪...好吧没有,只有笑。


又笑又甜得我个专门写甜的人都受不了。


所以当初花花跟我讲她心中《请向》的基本剧情走向,我的内心是崩溃的。


上部结束于迫于现实无奈分开。


下部开始于分离数年再相见。


你看到的每一颗糖,都会变成下部回忆时的一把把戳心大刀。


就说厉不厉害,气不气人。


但总归,是he的。


后来发生了一些事,也改变了想法。


《请向》也终于彻底he。成为我起初所希望的,一颗原原本本的大糖。


我反倒不那么开心了,糖也不那么甜了。


似乎已经接受了迫于现实的虐才是真相,仿佛这是虚假的美好。


不管了,就当做是平行时空吧。


他们相知相爱,没有现实负累,只有一生顺遂,岁月静好。




花花写了很久,从17年五月份,到昨天。番外也不能继续了。


我们有一阵每天都在聊请向,这也是我,很喜欢的一篇文。


当时大概是六月份吧,我窝在床上笑着看完了前几章。


戳开了花花的小窗口:花老师!吧啦吧啦...


这是我第一次跟花花聊天,因为请向。


那话是怎么说的?


请向一线牵,珍惜这段缘。




花花发上一篇番外《陪伴与余生》的时候,我评论说,这是戬杰最好的样子。


昨天花花全文传了百度云,我觉得我得说点什么。


可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总而言之,内心还是难以高兴起来。



《请向》里的葛格底迪,是他们又不是他们。


我喜欢葛格底迪一起时喝酒聊天时,周身那比他们单独更耀眼的光亮。


我喜欢《请向》中彼此喜欢,眼睛中仿佛也闪着光亮的他们。


我喜欢我的喜爱。


不曾改变。


时移世易,喜欢也会被数不清的现实消磨。


可那些曾经的喜欢做不得假。


正如葛格小作文中说的那句话:


“爱是,我用生命在喜欢你,并且我越喜欢我越愉快的呼吸。”


喜欢本身就是,越喜欢越愉快,本身即焕发光彩的过程。


谁又能说,在这场盛大的空欢喜面前,喜欢是徒劳呢。


这一切都是值得珍惜,真实而不作伪的。




请不要难过。


至少《请向》里的他们,已经向彼此走去。


永永远远,幸福快乐的生活在一起。


这就够了。




我用一年的时间经历这甜美梦幻的一切,没料到,几个小时就写尽了。




很抱歉总是偏题。


同人就是编写一个梦,现在梦醒了。


但是《请向》,这个美梦的过程,就在这里。


美好得让人掉眼泪。


————————

评论

热度(55)

  1. 叫我总攻大大喻文州的心脏 转载了此文字
    我真的,退坑我没哭,完结我没哭,但是看到长评我真的哭了,真的只有我媳妇儿知道我这半年多以来经历了些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