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飞咻】《动荡》C1



*中篇连载

*OOC×一个亿

*人设目前不存在


-0

你喜欢他多久了?

“大概从十七岁开始,五年了。”

那你想过放弃么?

“没有。”

为什么?

“因为总觉得,五年好像还不够长。”


-1

十点四十一分,是夜生活才刚开始的时间。金泰亨坐在角落里翻来袖口看了一眼手表,霓虹交错的光线不时的照在他的脸上。刚才还一直安静悠长的歌声不知道什么时候切换的,强烈的电子音乐吵的人耳膜生疼。

真特么的让人烦躁。

金泰亨视线始终固定在不远处那个搂着别人脖子谈笑风生的人身上,打火机盖子在他手里开开合合的咔咔作响,最后又烦躁的扔回在了面前的大理石台面上。

“哥。”田柾国偷偷朝金泰亨的方向瞟了一眼,俯在吧台上贴着闵玧其的耳边说道。“他已经坐在那儿两个小时了。”

“我知道,今天是星期三。”闵玧其小幅度的摇晃着酒杯,背对着金泰亨的方向头也不回的说。

田柾国皱了皱眉,显然不能理解二者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说起来他可是老板,每次都把他一个人晾在那儿……合适么?”

刚开始金泰亨过来,除了闵玧其之外的所有人对他都是十分殷勤的,可无一幸免的都被他一句“不用在意我”的命令挡了回去,久而久之,每个人也就都学会了视而不见。

“是挺不合适的,要不你过去?”

闵玧其抬眼看了看田柾国,田柾国立马摇头表示拒绝,打远处瞧过去都感觉金泰亨四周都布满了冰茬子,他还没傻到主动凑上去找不痛快。

“要是不出什么意外,他大概还会在这里待上两个小时。”闵玧其拿起酒杯不深不浅的抿了一口。“如果你实在看不下去的话,打电话给号锡,他有办法在三分钟之内让他离开。”

话音刚落,场内的音乐便停了下了,趁着还未来的及切换到下一首的空档,田柾国也跟着安静下来的氛围小声说了一句。“哥还真是了解他啊。”

闵玧其但笑不语,毕竟当了金泰亨四年的导师不是么。如果说要出一本书叫金泰亨的秉性与微表情的话,恐怕没人比他更有资格。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田柾国到底还是没有打电话给郑号锡。想也知道他会怎样用冷冰冰的语气说,呀!柾国啊,你不管闲事能死吗?

随着客人的逐渐的增多,加上金泰亨所在的角落不仔细看实在是不打眼极了,也就没人再注意他那边的动向。

闵玧其领着一群唇红齿白的小男孩穿梭在各个包房里,再出来身后的人总会少那么几个。金泰亨的目光随着闵玧其变换着方向,要是他的眼神能化成一团火的话,闵玧其八成早就灰飞烟灭了。

天知道金泰亨多讨厌闵玧其这幅样子。

还是跟第一次带他来这里的时候一样,衬衫的扣子故意解开了两颗,胸膛的轮廓在半敞的衣料下若隐若现。挂着讨好却又有几分不谙世事的笑,卖力的推销着自己手底下的男孩儿们。

最讨厌的,是从第一次来这里直到现在都会出现在闵玧其身边的女人。十分自然的靠近然后伸手搂住她的腰,紧贴着耳语些什么,然后露出不能再好看的笑。

金泰亨攥了攥拳头,闭上眼脱力似得把头靠在皮质的沙发背上。这种画面他每来一次都要看上一遍,每次都烦的牙根痒痒。

闵玧其招呼完包房里的客人,把所有出台的名字用手机在内网上划掉。做完这些就靠在两个包房之间的墙上,盯着脚下大理石地板的纹路发呆。

半年多以来,每个周三的晚上,金泰亨都会来这里待五个小时。跟之前他规定的心理隔离的时长和日期一样。

那时候闵玧其会把他关进空无一物的房间里,待在黑暗中静的可怕。起初金泰亨中途总是会声嘶力竭的哭喊着求闵玧其放他出去。

可如今看来,他的训练成功的很。

闵玧其出神的想着,突然觉得这样的成功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事。其中最大的弊端,就是让金泰亨变得太过偏执。

大理石衬着凌乱的灯光照出了一个淡淡的影子,闵玧其注意到却保持原姿势没动,从嘈杂的音乐里捕捉到轻微的高跟鞋踮脚走路的声响。掐算着离他还有一步之遥之际猛然回身把来的人揽进了怀里。

“莹姐,这种无聊的游戏你都玩不腻的吗?”闵玧其全然没有了刚才面无表情的神态,他松开怀里明显吓了一跳的卫莹,扬起嘴角笑了笑。

“我早晚要被你吓出心脏病。”卫莹捂住自己砰砰直跳的心脏,任由闵玧其又环住她的腰,不知情的人看了,八成会以为他们是一对恩爱的情侣。

从夜总会刚刚开业那天开始算起,卫莹和闵玧其认识少说也有六七年了。他们分管着这里的男孩儿和女孩儿们,关系是在其他夜总会里少有的和睦。

要说十七八岁刚认识那阵子,别样的心思闵玧其不是没动过。当时莹姐也才满二十岁,正是最好的年纪。腿长胸大身材好,精致的五官配上一头干净利落的短发,生理没问题的男人恐怕没几个不动心。

可待的日子长了,那些还没爆发的感情全都被扼杀在了摇篮里,看着她跟看着从小养大的田柾国也没什么两样。

“有事儿找我?”

闵玧其把勾着卫莹腰的手收紧了几分,醉酒般的语气伴着温热的呼吸刺激着卫莹的感官。要不是余光里看见他一脸正直无害的表情,卫莹真的要怀疑闵玧其是不是在勾引她。

“没事儿就不能找你了?哦,也对,你多忙啊。不像我,手头的姑娘们生理期都是扎堆来的,每个月总有这么几天闲的长毛。”

卫莹后退一步从闵玧其的怀里抽了身,拿出了烟点燃后先塞进了他嘴里。虽然说着不满的话,可不论语气还是行为都没有一丝抱怨的意思。

闵玧其接过烟深吸了一口,烟雾随着他说话时嘴唇咬字的张合喷洒出来。“说的就跟你不是姑娘似得。”

“…………”

卫莹想,如果生气真的减寿的话,那她怕是没几年好活了。

闵玧其见她吃瘪的样子觉得就好笑,仰着头笑的夸张。卫莹撇了撇嘴角,一副你开心就好的表情由着闵玧其肆无忌惮的笑。

不远处服务生带着新来的客人朝两人这边走过来,闵玧其立刻收敛起来,伸手拍了拍卫莹的肩膀。“继续歇着吧姑娘,有时间请你吃饭。”

“对了,忘了告诉你。”闵玧其往前走了两步,又想起来什么似得朝卫莹走了回来。“今天的衣服很好看,特别适合你。”

对闵玧其这种满脸真诚的无形撩早就习惯了的卫莹话都懒得再接,摆了摆手就先行回了吧台。

不确定那个对自己来说十分碍眼的女人走了没有,金泰亨始终闭眼靠在沙发上。

全世界可能都找不到比他更落魄的老板了。明明是自家的场子,却一个人坐在角落里,连跟员工说句话的勇气都提不起。

直到贴着他指尖的手机发出震动的触感,金泰亨才睁开眼坐直了身子,原本想着挂断的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上的名字,犹豫了一秒还是站起来离开了卡座。

“喂。”

金泰亨走出大门后才接通了电话,来电的人正是闵玧其跟田柾国说可以让他三秒之内离开的郑号锡。

“你又去玧其哥那里了?”电话刚一接通,郑号锡就隐约听到那头传来的音乐声。

对于闵玧其和金泰亨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郑号锡除了替两个人叹几口气以外也是无计可施。要是早就能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五年前他宁可继续当不成器的金泰亨的导师,也决不让这两个人有一丁点的联系。

“什么事。”金泰亨对郑号锡的明知故问不予回应。直奔主题说道。

“人抓到了。”郑号锡也不拖拉,一字一顿着表述自己打这通电话的目的。

“嗯,把他看好了,我马上回去。”

金泰亨说完便结束了通话,拿出西裤口袋里的钥匙打开停在对面路边车上的中控。

他和闵玧其现在这样子有多久了?

再也没有对他笑过,没有像抱那个女人一样抱过他,没有揉着他的耳垂说,我们泰亨真的很棒。

金泰亨一步一步的朝马路对面走着,路灯的光线把他的影子拉的很长。

一百九十八天了。

他记得清清楚楚。

因为每过一天,都像一个印记刻在他心口上。














评论(5)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