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我总攻大大

在情侣鞋中间放双儿童运动鞋💕
cp是我喻→@喻文州的心脏❤
是捧在心尖儿上的人啊(*^3^)

【飞咻】《肉体关系》C6



*短篇

*OOC×一个亿

*和肉体其实没什么太大关系


C6

在琴房那天,绝对算的上是闵玧其和金泰亨关系上有质的飞跃而迈出的一大步。

最明显的区别就是闵玧其不再对金泰亨冷着一张脸了。说话的态度也好了不少,心情好的话晚上一聊就是几小时。偶尔的还能答应跟他出去吃个饭,看场电影。

在闵玧其不太耐心的指导下,金泰亨甚至还学会了好几首简单的四指连弹,虽然经常要慢或者快上半拍。

除了两个人早就睡过这件事还没挑明之外,一切都按照正常顺序进行的顺风顺水。

几个月的时间说话的功夫就过去了,当初早晨在酒店一脸懵逼惊慌失措明明好像是昨天才发生的一样,可一转眼就已经到了盛夏,是金泰亨毕业的日子了。

临近毕业那阵子,金泰亨忙的恨不能多搞几个分身出来,对闵玧其的关心一下子少了许多,后几天干脆断了联系。

要不说人就是贱的慌呢。

闵玧其真心实意的感慨,平时金泰亨在他身边蹦跶也就不觉得怎么着,这猛得一消失,还真特么挺想他的。

原来心里那条不大的缝儿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成了个大口子,整个儿一无法自拔痛不欲生。

毕业典礼这天连太阳都更毒了几分,闵玧其拿着几本乐谱走在树荫底下,心里念叨着千万千万别主动去找金泰亨。

人家都要毕业了,大学里的恋爱到了这关头都是分手季,更何况他俩还没在一起,还发生过不该发生的事,为人师表搞自己学生……

闵玧其瞎琢磨了一大堆,再琢磨下去严重程度都快该被警察叔叔请去喝茶了,可就算这样,脚底下的方向还是特别不听话的朝典礼那边挪过去,等他想起来早就已经到了附近不足五米远的地方。

好看的人放到哪里都是夺人眼球的,闵玧其一眼就看见了站在人群中的金泰亨,他穿着一身学士服,正搂着身边同样打扮的朴智旻拍照。

另一边的金泰亨像是感觉到有人在远处看他似得转过头,两个人视线相撞,闵玧其立刻尴尬的把目光移到别处。想着假装路过,离开这里。

“闵老师!”

看出闵玧其又要习惯性跑路的金泰亨扯着嗓子喊了他一声。闵玧其停顿了一秒,最终还是没有挪的动步子,留在了原地。

金泰亨本来就不是故意晾着闵玧其不搭理他,正想着毕业之后要再想什么辙才能天天有机会跟他待在一块,这会儿见了闵玧其主动过来看他,乐的更狗看见骨头似得,赶紧拨开人群,撒丫子的跑了过去。

“这么热的天你还来看我啊。”金泰亨跑到闵玧其跟前笑嘻嘻的说。

“没有,我就是路过。”闵玧其死鸭子嘴硬的解释。

“那正好,我这边也没什么事了,我陪你一起回去吧。”金泰亨也不失望,依旧带笑看着闵玧其。

你可千万不能答应金泰亨,答应了的话十有八九就要彻底栽在他身上了……

闵玧其心里的声音是这么劝他来着,可从嘴里说出来的却完全成了两码事。

“好啊。”闵玧其说。

校园里的人几乎都聚集到了毕业典礼上,原先人来人往的林荫路格外的安静。金泰亨脱掉了学士服,跟闵玧其并肩走在去音乐楼琴房的方向。

这还是第一次,两个人谁都没有讲话,原先叽叽喳喳的金泰亨也沉默着。偶尔往闵玧其身上瞟一眼,像是在等着他先开口。

闵玧其也觉得气氛莫名的有些尴尬,但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难道说祝贺你毕业了,以后别忘了有时间回学校看看老师?还是直接了当的告诉他你知道么,咱俩几个月前在一起睡过一觉,你技术挺好的,我很满意?

说什么都不对,说什么都听着像脑子进了水。

果然不能和419对象发生任何肉体以外的关系,闵玧其一想到他和金泰亨现在这不清不楚的现状就发愁。

从林荫路到音乐楼,再到闵玧其拿出钥匙打开琴房的门,金泰亨都没如愿听到他说一个字。

闵玧其一进门就坐到了钢琴前,眼神固定在面前的乐谱上。时不时在琴键上胡乱按出几个旋律,像是完全当金泰亨不存在一样。

这样下去不行……

金泰亨看着快要把乐谱盯出一个洞的闵玧其,最终还是绷不住先开了口。

“闵玧其。”金泰亨压低声音喊了他的名字。

闵玧其抬起头,进门以来第一次把视线转移到一直在他身边倚着钢琴的金泰亨身上。他对金泰亨直接喊他名字的倒没显得惊讶,只是淡淡的看着他。

“我今天就正式毕业了。”金泰亨认真的盯着闵玧其的眼睛,一句一顿的说。“以后没事儿的话,可能都不会再回来了。”

哦,原来不过是想来告别的。

闵玧其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一点也不失望,扯着嘴角朝金泰亨笑了笑。“那不是挺好的,彻底解放了。”

“你就没什么想对我说的?”追求对象一直不开窍怎么办,金泰亨简直快被闵玧其的反应气笑了。

“说什么?祝贺你毕业?”闵玧其打算把装傻进行到底。

“实在没有就算了。”金泰亨彻底放弃让他主动说出实话的念头。“不过我可是一堆话想跟你说。”

“首先,你去过校外街拐角那家酒店开过房么?”

“没有。”

金泰亨问的突然,闵玧其回答的也是飞快。

现在承认也没什么意思了,闵玧其想,金泰亨本来就该离开这里过全新的日子。

“没去过最好,我就是想告诉你千万别去,几个月前我在那儿开房,退房的时候前台竟然要了我五百,我差点儿就因为没带够钱让警察带走。”

“你是傻逼吗?那天的钱我头一天晚上就给过了,而且…………”

金泰亨故意胡说了一些不存在的事,不出所料的正中闵玧其下怀,等他再反应过来已经为时已晚了。

“你早就知道那天的人是我了对吧。”闵玧其干脆不再遮掩,问出了他眼下最想知道的问题。

“准确的说。”金泰亨笑了笑,带着几分玩世不恭的样子。“第二天就知道了。”

“您可真大方啊闵老师,419连自己大半个月的工资都舍得给出去。而且还高估我了,我一晚上哪值这么多钱。”

“那听你这意思,是想来找我退钱的?”

闵玧其琢磨不透本来就思维跳跃的金泰亨的想法,只觉得他的话听起来说不出的好笑。

“退钱是不可能了,我花完了。”金泰亨十分理所当然。“肉偿是我目前唯一的解决方式。”

听听这不要脸的蜜汁自信,闵玧其彻底崩不住笑了出来。

“那按你给自己的定价,多久才能偿的完。”

闵玧其关上钢琴的琴盖,深感他和金泰亨的对话相当糟糕。可就是不由自主的跟着接了下去。

金泰亨没急着回答,他俯下身趁着闵玧其闪躲之前快速吻上了他的嘴唇,转而在他耳边轻声的说了一句。

“到我死那天吧。”



-END-












评论(13)

热度(105)